日本戰後前衛藝術團體「具體派」近年享譽國際,世人目光無不聚焦於此,團體中較為沉靜低調的成員亦開始迅速崛起,其非凡造詣備受關注──上前智祐與正延正俊正是其中之二。同為第一代具體派藝術家,其他人偏向用爆炸性和表現主義風格的方法,或作表演性質的行動繪畫,上前智祐與正延正俊則著重靜態繪畫,默默地創作具創新精神的實驗性作品,如今再次引起評論關注。

二〇一七年九月三十日 秋季現當代藝術晚拍 拍品編號1053

上前智祐《無題》一九五六年作

上前智祐的一九五六年作品《無題》展現其獨創的「蝟集」或「稠密」美學,例如刺猬背上芒刺或稻秧密集之狀;短促厚重的濃彩色塊緊挨著互重疊疊,密麻麻地佈滿畫面。此美學與其他藝術家的風格異曲同工,例如草間彌生、馬克·托比、佐爾坦·克梅尼、艾豪等,他們的作品都與積累過程的美感相關。不過,上前智祐創作「稠密」畫的時間早於大部分人,呈現一種獨特的敏感氣質,其創作是一段沉浸於內省、繁複耗時,猶如苦行清修的過程,而成果卻熾熱如流焰,令人聯想到點描派或梵谷晚年的作品。

《無題》作於一九五六年,畫面猶如一團炙熱的熊熊焰火,是上前智祐的早期作品。在一九五八年〈新世代國際藝術:不定形藝術與具體派〉展覽上,上前智祐有一幅參展作品畫掛在伊夫·克萊因和尚·保羅·利奥佩爾的作品中間,後來被著名英國收藏家安東尼·鄧尼購得。在藝術界極具影響力的法國藝評家米榭·塔皮耶亦非常欣賞上前智祐的點描派風格作品,足證上前氏的前衛創新力和貢獻。

二〇一五年高知縣立美術館〈正延正俊:具體藝術家〉展覽現場 © The Museum of Art, Kochi

正延正俊是另一位畢生致力繪畫的第一代具體派藝術家。由於正延正俊的創作方式並不特別激進或戲劇化,因此他在具體派團體之外並非廣為人知。吉原治良允其於一九六五年在具體藝廊中舉辦個展,得此殊榮的具體派成員寥寥無幾。正延正俊以獨一無二的藝術風格著稱,畫面常常佈滿簡單形狀,有如團團紗線、手寫塗鴉或無法辨認的奇異符號,散發出原始主義美學風格,並與塞·托姆布雷的塗鴉有異曲同工之妙。

二〇一七年九月三十日 秋季現當代藝術晚拍 拍品編號1055

正延正俊《作品》一九六一年作(細部)

然而托姆布雷的作品將書寫作為概念基礎,正延正俊則關注物質質感的邏輯性,也定義了具體派在五、六十年代的關鍵實驗風格,喚醒材質本身的生命力。符號似的靈巧筆觸匯聚成神秘作品,令人想起古代陶器或日本藝術中的原始元素,將符號與物質合二為一,探索宇宙的深度。具體派領袖吉原治良如此稱讚其作品:「它們不只是符號,反而像是將背景的邏輯結構放大並複製後呈現的效果。」

創於一九六一年,《作品》散發出謙卑質樸的精神,而熟練精準的構圖又在平靜中透出與眾不同的精彩,可謂正延正俊的經典作品。正延正俊如今正於國際上重新獲得讚譽;二〇一五年,高知縣立美術館為其舉行大型回顧展,並巡展至西宮市大谷記念美術館;展覽圖錄中寫道:「(正延)捕捉到永恆的核心,無限的演變,一個本身從未改變、永遠靜寂無聲的世界。」

譯:鄭佩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