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品詳情

明宣德 青花纏枝蓮托八吉祥合盌
《大明宣德年製》款
宣德合盌胎細色淨,發色濃湛,釉潤如脂。盌深壁,微折腰,凸飾弦紋成雙,口沿外侈。青花揮毫,發色靛藍,弦紋上方妙繪纏枝瑞蓮,鮮妍盛綻,上托佛教法物八吉祥,細畫法輪、法螺、寶幢、寶傘、蓮花、雙魚、寶瓶、盤長,綴以飄帶,並飾延枝捲葉相襯,弘顯佛智圓滿。弦紋下折腰處另添連枝花卉,簡約典雅。圓蓋穹頂,青花滿繪,中心芙蕖,花蕊微凸,環飾蓮托八吉祥,與盌上所畫,兩兩相對。蓋內、盌心各書青花六字楷款對銘,僅後者畫雙圈。澄觀法物,八識涵蘊,佛學會心,恩澤廣施。如此宣德重器,來源有緒,傳世罕見,寥若晨星。
總高 10.7 公分,4 1/4 英寸;徑 17.8 公分,7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相關資料

來源
仇焱之(1910-1980年)收藏
香港蘇富比1980年11月25日,編號5
趙從衍(1912-1999年)收藏
香港蘇富比1987年5月19日,編號231

出版
《香港蘇富比二十週年》,香港,1993年,圖版79
《香港蘇富比三十週年》,香港,2003年,圖版231

為宣宗奉酒
康蕊君

青花纏枝蓮托八吉祥合盌,造形殊麗,深蘊佛意,美善至臻,乃宣窰典範,除現存台北故宮博物院之清宮舊藏,無見同例。兩岸故宮藏品之外,與此合盌器形相同且盌蓋仍存者,僅有四例,但紋飾皆與此器相異,其中只有一件尚屬私人收藏。

此類合盌尤為珍稀,中國歷史上少見此類蓋、盌相應器皿,應為特殊用途而設計,於明早期官窰瓷器中佔有舉足輕重之地位。蓋、盌同書年款,識於中心,掀蓋時即映入眼簾,甚是引人注目。類同款識位置,唯見於高足盌、盃,兩者之關聯性,令人推測此設計或因祭祀用途而生。

蓮托八吉祥紋之佛教寓意,更加確認此器的宗教用途,宣德帝尚儒勤政,但延續前朝對佛教之崇信。永樂帝在位時,有藏僧身任朝廷要職,各式器物上均可見藏傳佛教的紋飾圖像。成祖敕命建修多處佛寺僧院,包括南京大報恩寺與琉璃寶塔,始建於永樂朝,直至宣德朝在太監鄭和監造下竣工。宮廷作坊並鑄造鎏金佛像,刻銘當朝年款,記載帝王施供;且詔命恭造佛經,磁青紙泥金敬書,或輔圖印刷,工序繁複;宮廷器物作坊特為佛教祭典打造所需之織錦、瓷器等各項器物,用於宮內儀式,亦布施予宮外寺院。

纏枝蓮托八吉祥紋飾始見於永樂朝,經典雋永,用於綴飾佛教器物,如掐絲琺瑯壇城底座、朱漆描金經板、刺繡絲綢飄帶等(《Defining Yongle. Imperial Art in Early Fifteenth-Century China》,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紐約,2005年,圖版9、22、34)。宣德窰以青花瓷大幅取代前朝佛教祭典使用的單色瓷,並首於瓷器上繪蓮托八吉祥紋,除了此類合盌,亦可見於青花大盌、高圈足盌、高足盃、大盤及罐(《明代宣德官窰菁華特展圖錄》,台北,1998年,編號44、93、116、184;及《故宮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青花釉裏紅(上)》,上海,2000年,圖版107)。

合盌線條優雅,蓋、盌口沿微微外撇柔彎,曲線交接處精準吻合,盡現瓷匠巧技精工。下腹轉折利落,腹壁凸弦紋兩道,透露器形或取思自金屬器雛本,然金銀器多已熔化重鑄,因而難見存世作例。合盌,又作盉盌,既指蓋與盌之相合,又可解作用以盛食物或酒飲的食器。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明宣宗宮中行樂圖》記述宣德帝遊獵觀戲等餘閒活動(圖一),卷中描繪方桌上陳設儲酒器,可見一合盌,或為金器,見《故宮經典:明永樂宣德文物圖典》,故宮博物院,北京,2012年,圖版92,及展覽圖錄《明:盛世皇朝五十年》,大英博物館,倫敦,2014年,圖127,頁144-7;方桌酒器細部線描圖亦刊載於《景德鎮出土明宣德官窰瓷器》,鴻禧美術館,台北,1998年,頁160,同錄另一食案亦擺滿飲食器。霍吉淑論及此類合盌應用於調製酒液(《Ming Ceramics in the British Museum》,倫敦,2001年,頁131)。行樂圖中,山水案屏前,金黃合盌旁,陳設一大二小金蓋罐連朱漆座、一金執壺、一金瓶、一套金盃及盃托。

據《故宮瓷器錄》,台北,1961-1966年,第2輯(上),頁119-22,故宮博物院藏二十七件青花合盌,其中十三件飾纏枝蓮托八吉祥紋飾,尺寸略異;其中一例展出於博物院的宣德特展,前述出處,1998年,編號52(圖二),同錄紋飾相異之青花合盌,如番蓮紋、折枝花卉紋,編號50、51、53,及一件雲龍紋合盌,蓋已佚失,編號54,一件青花礬紅雲龍紋合盌,編號55,與青花釉裏紅龍紋作例,編號56。上述雖未載於台北故宮博物院更早之《明宣德瓷器特展目錄》,但後書卻錄一件晚期民窰摹作,書宣德偽款,編號50。

除兩岸故宮博物院僅存一件宣德青花帶蓋合盌,綴纏枝蓮紋,屬清宮舊藏,刊於《故宮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前述出處,圖版157(圖三),書中並載二件無蓋合盌,繪雲龍紋及花卉紋,圖版155、156;後二者並與另一件番蓮紋無蓋合盌,錄於耿寶昌編,《故宮博物院藏明初青花瓷》,北京,2002年,下卷,圖版151-3。

除兩岸故宮博物院之外,存世僅四例帶蓋合盌:大維德基金會藏一件龍紋作例,現存於大英博物館,載錄於康蕊君及霍吉淑,《大英博物館大維德爵士藏中國陶瓷精選》,倫敦,2009年,中譯版,北京,2013年,圖版30,書中並錄二件無蓋龍紋合盌,其一飾以礬紅,另一飾釉裏紅;大英博物館藏另一件蓮紋合盌,乃博物館先購得盌身,藏家 Oscar Raphael 隨後捐贈盌蓋,見霍吉淑,前述出處,2001年,編號4:19。另一件蓮紋合盌藏於舊金山亞洲藝術博物館,藏品編號B69P18L.a-b,未曾著錄出版。還有一件龍紋合盌,出自 R.H.R. Palmer 伉儷舊藏,現為區百齡所蓄,曾多次展出於東方陶瓷學會特展,如《The Arts of the Ming Dynasty》,倫敦,1957年,編號123,1989年1月17日售於香港佳士得,編號568(圖四)。

景德鎮明代官窰遺址出土一件器形紋飾均與此例相同之殘器,蓋缺失,展出於《景德鎮出土明宣德官窰瓷器》,鴻禧美術館,台北,1998年,編號18。北京國家博物館藏二件相類合盌,無蓋,刊載於《中國國家博物館館藏文物研究叢書:瓷器卷.明代》,上海,2007年,圖版41。上海博物館也藏一無蓋例,錄於陸明華,《上海博物館藏品研究大系:明代官窰瓷器》,上海,2007年,圖版4-19。

除本器與前述 Palmer 舊藏合盌,歷年拍賣會僅見另二無蓋合盌,其一紋飾與本品相同,1985年12月4日售於紐約蘇富比,編號233;另一綴折枝花卉紋,1981年11月24日售於香港蘇富比,編號84。

雍正一朝,景德鎮御窰廠復燒宋明經典名瓷,包括此類合盌,但添以天雞蓋鈕,見耿寶昌,《明清瓷器鑒定》,香港,1993年,圖414、429。

此件青花合盌曾先後為中國瓷器收藏名家仇焱之(圖五)及趙從衍(圖六)遞藏,並售於香港藝術品拍賣史上最為人稱道的二場拍賣會。仇焱之(1910-1980 年)乃最受尊崇之華人古董商及鑑藏家之一,年幼即入行學藝,攻鑑藏,兼買賣,曾於滬港兩地經商,後移居瑞士,曾輔助許多重要中國藝術收藏家,包括大維德爵士、芭芭拉.赫頓、瑞典國王古斯塔夫六世.阿道夫、胡惠春及安宅英一,助建他們之寶蓄雅藏,如玫茵堂中國藝術品收藏,協其謹思慎擇。仇氏私人所藏,見於1980及1981年共三場拍賣會,釋出大批珍品,轟動業界,於香港藝術市場影響更是深遠悠長。仇焱之舊藏廣得景仰,至今已成中國藝術品最尊貴之來源記錄。

一代船王趙從衍(1912-1999年)長年專注於蒐藏中國藝術,並以書畫、瓷器、玉器為重心,1978年曾於香港藝術館展出其珍藏百件明清瓷器。深知仇氏收藏質精稀珍,趙氏亦為拍賣會的主要競投者之一,為購心頭所好,踴躍出價,明顯以仇氏為楷模,藉此建立典藏。1987年香港蘇富比為趙從衍家族收藏舉辦拍賣專場時,場面之盛,不亞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