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西南部雲南省喜馬拉雅山腳的偏僻山區,法國釀酒師Maxence Dulou掌管著一片奇異的領域:一塊塊如拼圖般連接起來的葡萄園依陡坡而種,阡陌交錯,小村莊散佈其中。由於土壤特性大不相同,Dulou透露,他必須先把這個地區劃分為三百多個地塊,並獨立繪製和管理每塊土地的地理特徵和用途。在每塊耕地上,當地農民採用相應的種植、整枝、灌溉及除草方法,全部過程依靠人手打理。在雲南,每英畝葡萄園每年需投入1,400工時,與波爾多或布艮地的頂級葡萄園相比,所需時間多出四倍。Dulou說:「假如你想在法國做同樣的事情,大家會說『你瘋了』。但在中國,我們有熟悉耕種的人手來完成此舉。」


法國釀酒師MAXENCE DULOU

經過耗時費力的耕種過程後,「敖雲」終於面世。Dulou希望藉著這個嶄新的葡萄酒品牌,改變品酒專家對中國葡萄酒的看法。敖雲葡萄酒採用90%卡本納蘇維翁及10%卡本納弗朗,產區海拔高達8,500英尺──因此命名為「敖雲」,意指在雲上奔馳。此外,這款酒產量極低,全球限量推出24,000瓶。敖雲在去年推出首個年份佳釀——2013年,而2014年份亦剛上市。

雖然Dulou是這項大型計劃的掌舵人,但敖雲酒莊並非出自他一人之手。從起步開始,奢侈品牌LVMH集團為此項目融資,並交由品牌的葡萄酒及烈酒部門主管Jean-Guillaume Prats管理。數年前,Prats察覺到雲南山區與其他舉世聞名的葡萄酒產區有不少相似之處。Prats最近表示:「它的天氣變化模式接近波爾多,亦像西班牙一些有世代務農的村民聚居的偏遠村落。當地陡峭的地勢類似阿根廷烏格河谷,而萬里無雲的藍天則像南非斯泰倫博斯區。」

假如你想在法國做同樣的事情,大家會說『你瘋了』。但在中國,我們有熟悉耕種的人手來完成此舉。

法國釀酒師Maxence Dulou

Prats與Dulou 在南非初次見面,當時Dulou正在當地一個葡萄園工作,並在Prats心中留下深刻印象。在中國查勘過多個具潛力的地點後,Prats找到這個位於雲南的壯麗山區,並取得五十年租約。Dulou生於波爾多,具備法國釀酒經驗和將之實踐於另一片大陸的能力,因此成為管理酒莊的完美人選。這是LVMH集團在中國長期發展的首要計劃,Dulou為了全心投入工作,帶著智利籍妻子和兩名年幼子女再度越洋過海。

在十九世紀末,一名法國傳教士將葡萄種植引進雲南山區的心臟地帶,不過它們都是小規模生產,當中大部分因文化大革命而中斷。Dulou很快便迷上了這個貌似平平無奇的偏遠地區,原因不只是當地的老葡萄樹藤比新種更有助加快生產,他說:「這裡的村莊──阿東、西當、斯農和朔日──都種有胡桃樹、玉米田、大麥及葡萄園。一百年來,其農耕方式一直不變,而我們亦致力保持原狀」。以人手栽種葡萄的生產模式不可多得,從多個小型葡萄園精選葡萄的機會亦非隨處可行:四個村莊位於不同海拔高度,它們的土壤特性及日照程度截然不同,形成許多細微差別。雖然這些風土潛質同時帶來顯著的運輸困難,但Dulou卻未因此卻步。


LVMH集團最近推出的高級葡萄酒產自喜馬拉雅山腳,圖片來源LVMH

計劃最初的首要難題是葡萄園的偏遠位置,從雲南省會昆明駕車出發,途經山區到產地需時一整天,路途非常遙遠。Dulou很快意識到敖雲酒莊的營運模式必須是自給自足:譬如器材發生了故障,他與他的團隊需要自行修理,否則要等上兩星期或更長的時間,才有維修工人前來修理。另一難題是經常停電,如果在製作過程中停電,會令裝瓶等步驟變得相當困難。經過幾次事故後,Dulou安裝了一個備用發電機以防萬一,並以無電模式進行其他程序:例如,人手除梗的方法可避免機械中斷操作的問題。

極端氣候是另一個挑戰。這片山谷陡峭險峻,即使在仲夏期間,當地的日照時間亦相當有限。因此,他們要等到開花後160天左右,即十月底才採摘葡萄,而不採取波爾多慣常的120天生產週期。雖然如此,這裡的氣候亦隱藏著優勢:乾燥和稀薄的空氣有助防止大多數害蟲及病害散播,例如貴腐菌及霉菌,因此酒莊可以實踐有機種植,不需使用農藥。



敖雲2013年份酒,圖片來源LVMH

在如此高海拔的地區種植葡萄,可謂是前無古人之舉,Dulou就像一名瘋狂的科學家,不斷地改良釀製過程,並探究含氧量低的空氣如何影響發酵、浸泡和萃取。最終,敖雲酒莊將專門建造的酒窖建於海拔最高的阿東村,海拔達8,500英尺。酒窖位於一座圓形建築內,四周圍以土牆,和諧地接合當地的建築特色。

中國生產的頂級葡萄酒不只「敖雲」。LVMH旗下的另一個品牌Chandon早已在寧夏北部釀製一款香檳型氣泡酒。數年前,意大利Illva集團大舉購入中國最古老的葡萄酒廠張裕集團的股票,此後一直協助酒廠提升技術設備和生產質素。結果,張裕集團憑著意大利製的釀酒和裝瓶機器,成功打造出位於煙台、價值九億美元的張裕國際葡萄酒城,猶如一個為酒迷而設的主題公園。

它的天氣變化模式接近波爾多,亦像西班牙一些有世代務農的村民聚居的偏遠村落。當地陡峭的地勢類似阿根廷烏格河谷,而萬里無雲的藍天則像南非斯泰倫博斯區。

Jean-Guillaume Prats – LVMH 品牌的葡萄酒及烈酒部門主管

不過,單憑將舊世界的釀酒知識套用於中國的新舊酒廠,是否就能吸引到世界各地的葡萄酒愛好者?或許「敖雲」將能為這條問題提供答案。蘇富比洋酒部專家Nicholas Jackson似乎也有同樣想法。Jackson表示:「我預料這是中國生產的第一款優質葡萄酒。就葡萄酒風格而言,許多人說它像波爾多,但我不這麼想。我覺得它擁有獨特的香氣和口感,其清爽感和鹹香特色使勁度得以平衡, 其中10%品麗珠帶來了當地的風土植物氣息。它能持續發展嗎?鑒於第一個年份的品質,我認為不無可能」。一如所料,LVMH集團的Prats對其看法表示同意,他說:「假如讓我恣意夢想,我希望它能媲美Penfolds Grange(俗譯奔富·葛蘭許)」,他所指的就是那個聞名遐邇的澳洲葡萄酒品牌。「(它會成為)經典的新世界葡萄酒,獨一無二,無可比擬──是充滿神秘感的典範」。這是一個遠大目標,但Dulou或許會如願以償。畢竟,他所選擇的葡萄酒新產區就是傳說中香格里拉的所在地。 

 

Mark Ellwood居於紐約,定期為《彭博》、《Departures》及《華爾街日報雜誌》撰寫文章。

敖雲2013年及2014年酒款現於紐約和香港蘇富比洋酒零售店有售,兩地售價分別為295美元和2,380港元。查詢:紐約 +1 212 894 1990;香港 +852 2886 7888;wine@sotheby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