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拍品詳情

中國藝術珍品

|
倫敦

清雍正 粉彩三多盃一對
《大清雍正年製》款

來源

仇焱之收藏
倫敦蘇富比1974年7月9日,編號407
香港蘇富比2001年10月29日,編號595
香港蘇富比2004年4月25日,編號247

出版

《香港蘇富比三十周年》,香港蘇富比, 2003年,圖板 329

相關資料

佳果獻瑞:仇焱之舊藏三多盃

康蕊君

本品珍稀罕有,粉彩精妙,傳世孤品。康熙晚期,歐洲琺瑯彩傳入中國,中華藝匠以之創製粉彩瓷,蘊藉含蓄,本品正屬臻例。粉白、胭脂紅、檸檬黄彩等首用於紫禁城宮廷作坊所製瓷器,旋即傳至景德鎮御窰,後者更創製新穎粉彩色調,獨樹一格。雍正朝早期,唐英所製粉彩瓷精雅秀麗,盡展粉彩色調所長。唐英,景德鎮御窰督陶官,擅書畫詩詞,工藝精湛。

此時期所製粉彩瓷器,每品紋飾悉心繪畫,獨特精雅,極盡細緻,當屬粉彩瓷至臻,本品即乃其中佳例。至乾隆一朝,為供大批製作,粉彩瓷色調發展成規。

雍正年間,不僅新研粉彩釉料,紋飾繪畫手法亦見創新。藝匠或受西方繪畫技巧啟發, 施傳統琺瑯彩時亦有利用色調深淺,營造立體效果。如此技巧,可見於本品內壁礬紅櫻桃。

本品紋飾,色澤變化細微有致,如花伴綠葉,每塊均施多種綠彩,葉塊連綿相接,營造自然效果,明顯不屬成批製作。壽桃紋飾,乃雍正、乾隆兩朝經典,見於盌、盤、瓶等器,而石榴紋飾,則乃瑞果紋飾當中最繁複者,極其罕見。本品石榴果紋飾,果子、果衣刻劃細微精巧,藝匠利用新穎粉彩釉料及作畫技巧,成就自然畫風,所繪紋飾,完善臻美,更勝天然。

雍正帝喜愛吉祥紋飾,見於其日常所用。三多紋飾,多為石榴、桃實及佛手,本品則以枇杷代佛手,寓意福壽綿延,多子多孫。 石榴多子,象徵子孫興旺;西王母壽桃三千年開花、三千年結果,祝願長壽;枇杷佳果,形似琵琶,色澤金黃,寓意豐盛吉祥。

外施胭脂紅、內繪瑞果紋飾之盃,見於景德鎮最早期粉彩瓷,帶康熙或雍正款,本品內壁繪櫻桃三顆,分佈隨意自然,與該款粉彩瓷遙遙呼應。比較一康熙例,趙從衍舊藏,現屬呂國文收藏,售於香港蘇富比1986年11月18日,編號131。另一例帶雍正年款,圖載於朱湯生,《中國瓷器—莊紹綏收藏》,香港,2009年,圖版94。

本品所書六字雙框楷款,取自成化朝,雍正年間僅用於至珍佳品。

本盃紋飾,疑為孤品,唯可比較一對雍正年盃例,果實較小,出自賀璧理(1848-1939)收藏,售於紐約蘇富比(紐約蘇富比前身Anderson Galleries)1925年1月30日,編號 194;另比一例,現藏於科隆東亞藝術博物館,或為前述賀璧理收藏盃例,載於展覽圖錄《Glanz der Kaiser von China》,科隆,2012年,頁200,編號8(圖1)。紋飾相近之例,僅見一對盌,尺寸較大,雍正年款,所帶雙圈款較為常見,售於香港蘇富比2007年4月8日,編號 808。

本品出自仇焱之雅藏,售於蘇富比。仇焱之,二十世紀最著名收藏家及古董商之一,1980至81年,倫敦及香港蘇富比三場拍賣呈獻其珍藏,本品則售於該三場拍賣之前。仇氏青年時代即從事中國藝術鑑藏買賣,先後於上海、香港及瑞士從商,其人明辨善鑑,對追求珍品熱忱不懈,因而成為收藏家最喜愛古董商之一,包括戴維德爵士、瑞典國王古斯塔夫.阿道夫、安宅英一、胡惠春、芭芭拉.赫頓等名家。仇氏於玫茵堂收藏等多個重要收藏之集成,均扮演重要角色。時至今日,仇焱之收藏仍屬中國藝術品最顯赫來源之一。

中國藝術珍品

|
倫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