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8
528

知名日本博物館收藏

山姆·弗朗西斯
致志水楠男的安魂曲
前往
528

知名日本博物館收藏

山姆·弗朗西斯
致志水楠男的安魂曲
前往

拍品詳情

當代藝術

|
香港

山姆·弗朗西斯
1923 - 1994年
致志水楠男的安魂曲
一九七九年作
款識
SFP79-1(作品畫布折入處)
壓克力畫布
274.5 x 365.8 公分,108⅛ x 144⅛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東京,彌生畫廊
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本作為山姆·弗朗西斯基金會之註冊作品,圖錄及檔案編號為SFF.713,並將載於山姆·弗朗西斯基金會出版之〈山姆·弗朗西斯:畫布及畫板作品全集〉。上述資料或就基金會持續研究而作相應更改。此外,本作亦另附山姆·弗朗西斯基金會檔案編號SFP79-1

展覽

紐約,André Emmerich 畫廊〈山姆·弗朗西斯:近期畫作〉一九七九年五月十九日至六月十五日
巴黎,Jean Fournier畫廊〈山姆·弗朗西斯〉一九七九年十月二十日至十一月三十日
米蘭,Studio Marconi畫廊,〈山姆·弗朗西斯:1960-1983年作品展〉一九八三年五月十二日至六月十五日,無頁數(圖版)
波昂,聯邦德國藝術展覽大廳〈山姆·弗朗西斯〉一九九三年二月十二日至四月十八日,210至211頁(彩色圖版)
日本,德山,德山市美術博物館〈出光美術館館藏:山姆·弗朗西斯與仙崖義梵〉一九九七年四月十一日至六月一日,42至43頁,圖版17(彩色圖版)
日本,富山,富山縣立近代美術館〈出光美術館館藏:山姆·弗朗西斯〉二〇〇二年八月十日至九月十六日,76至77頁,圖錄編號49(彩色圖版)此展覽於同年巡迴日本各地:千葉,川村紀念美術館,九月二十八日至十一月十日;愛媛,愛媛縣美術館,十一月十六日至十二月二十三日;以及二〇〇三年於東京,現代美術館,四月五日至五月二十五日;福島,磐城市立美術館,六月三日至七月六日;大分縣,大分縣立美術館,九月十三日至十月二十六日

出版

〈山姆·弗朗西斯:創作是一種短暫而熱烈的冥想〉Parinaud, André著(Jardin des Arts 199畫廊,一九八〇年)35頁(彩色圖版)
〈展覽:波昂-山姆·弗朗西斯:色彩風暴中的群島〉Petra Bosetti撰,載於〈藝術(漢堡)2〉一九九三年二月期,88頁(圖版)
〈當代大師:山姆·弗朗西斯〉(東京,講談社,一九九四年)圖版54
〈山姆·弗朗西斯:1947-1990作品展展覽圖錄〉(洛杉磯,洛杉磯當代藝術美術館,一九九九年)43頁,圖版45至46
〈山姆·弗朗西斯:畫布及畫板作品全集,1946-1994〉Debra Burchett-Lere編(加利福尼亞大學出版社,二〇一一年)109頁,圖錄編號SFF.713,相關圖錄之資料光碟載彩色圖版

相關資料

致志水楠男的安魂曲

「我好像無法再到沒有他的日本去了。」
——山姆·弗朗西斯

作於一九七九年的《致志水楠男的安魂曲》適逢弗朗西斯的創作高峰期,作品以藝術家錯綜交疊的經典柵格作構圖,張力縱橫,色彩斑駁炫目,尺幅恢宏壯觀,而且參展無數,堪稱弗朗西斯七十年代後期筆下眾多相類作品中的超逸典範。從本作的標題可知,弗朗西斯的一位至親——志水楠男——於同年辭世,從而促成了此畫的誕生,可見畫作除了體現弗朗西斯獨特的藝術語彙畫風之餘,亦包含了藝術家對故人深切的哀悼以及由衷的敬意。

志水楠男乃日本藝壇知名南畫廊的創辦人,該畫廊以首家將胡安·米羅、阿爾伯托·賈柯梅蒂、賈斯培·瓊斯以及弗朗西斯等西方當代巨匠引入日本藝術市場的畫廊而著稱。其時的日本仍沉浸於法國後印象派藝術的魅力影響中,由此可見,志水楠男賦予果敢前瞻的賞藝視野。藝術家與志水於一九五七年相識後迅速成為知己,而志水也同時擔任弗朗西斯的作品經銷代表。美籍的弗朗西斯透過在南畫廊展出作品以及志水的引導下漸漸融入日本藝術圈,結交了許多日本首屈一指的藝術大師,當中包括了具體派的靈魂人物吉原治良及山口長男。一九六六年,弗朗西斯在志水的協助下,完成了帕薩迪納藝術博物館為募款而委託創作的著名《帕薩迪納盒子》系列,該慈善企劃更成為藝術家於一九七〇年開立印刷商,以便製作自己的版畫作品的契機。弗朗西斯與志水除了在藝壇上合作無間,兩人亦常常結伴遊玩,看看棒球賽,去酒吧享受悠閒時間。

志水與弗朗西斯的深交,以及其對藝術家事業發展的不懈支持對後者來說影響深遠,刻骨銘心。因此,志水突然離世的消息,為藝術家一九七九年的春天添上一片陰霾。弗朗西斯特意前往日本參加摯友的悼念儀式,及後更寄住於志水家數週,陪同故友的親人。志水的離去為弗朗西斯帶來不能言喻的衝擊與悲愴,為了追憶,他毅然前往歐洲散心,並有好一段時間抗拒回訪日本。藝術家在一封信函裡哀嘆:「我好像無法再到沒有他的日本去了。」 (〈山姆·弗朗西斯:畫布及畫板作品全集 1946-1994〉Debra Burchet-Lere, William C. Agee. 著(加州大學出版社,二〇一一年)252頁)在這段追思期間,弗朗西斯極力籌劃,出版了一本名為《向志水楠男致敬》的印刷作品集,與之同時,本作亦因此成形。藝術家在本畫中用豪邁奔放的橫豎筆觸描出濃稠框架,線條之間故意留白,為觀者騰出並塑造了冥思的空間,彷彿在呼應他筆下的呢喃詩語,「死亡/無平面/僅是深度」,在潑彩紛飛的畫布上編制了一首紀念志水楠男的安魂曲。





當代藝術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