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8

拍品詳情

水松石山房藏珍玩專場 — 匠心寶蘊

|
香港

清康熙 田黃巧作雙龍戲珠紋印章
《佶》、《吉人》款

來源

Robert Hall,倫敦,1979年11月

展覽

曾柱昭及莫士撝,《文玩萃珍》,香港大學馮平山博物館, 香港,1986年,編號54

相關資料

石質細膩瑩潤,隨形圓雕,留皮巧作雙龍戲珠,底無印文。雙龍身形矯健,雙目圓睜,張牙舞爪,威武凜然;祥雲縈繞,龍體若隱若現。一側草書陽雕「溫其如玉」、「佶」;另一側陽雕「懷袖之珍」、「吉人」橢圓印。

本品碩大,巧手活雕,印牆陽文雕著名書法家林佶印款,可算清初田黃石雕至臻。騰龍戲珠,生動靈活,畫意濃溢,工匠細工慢琢,將繪畫精神轉化到三維圓石上,然不失原材獨有特質,巧妙創思,盡顯清初匠人鬼斧神工之技。

印身保留原石雛形,因材而施,別具匠心,通體浮雕,自然流暢,起伏有致,猶如繪畫。如斯處理手法,與傳統有別。清初以前,不乏田石籽料,一印之成,多為破方雕鈕。本品充分利用印身表面,施淺浮雕飾,取代傳統印鈕的裝飾功能。

雙龍穿梭於捲雲之間,時而隱藏,時而呈現,生動靈活,或承自宋人畫風,如陳容(約1200-1266年)極具代表性之《九龍圖》。原石表面起伏懸殊,對佈局造成一定難度,然而工匠精心鋪排,匠心獨運,一絲不苟,巧妙將原石凹凸不平之處化為畫意洋溢,層次分明,遠近有致,恰到好處的構圖。原石雛形得以運用發揮得淋漓盡致,盡顯玉匠駕馭田石的功架及高深的藝術造詣。

本品另一精深之處在於其保留原有石璞,皮色微存,略有薄意之趣。淺栗黃石璞與色澤較濃的田石互相呼應對比。如斯恰到好處的處理,巧妙為佈局增添層次感,達到古人追求貴石「留意不留皮」之境。香港佳士得曾於2016年6月1日出售恭親王龍鳳田黃對章,康熙乙亥(1719年)九月所作,同刻林佶款,編號3205。該對例在田石籽料及雕刻風格方面,均與本品有異曲同工之美,其因材而施,保留原石雛形,構圖一氣呵成,巧作薄意雕飾,故推斷三印若非出自同匠之手,則是兩匠緊密合作或互相影響而作。另可參考鴻禧美術館藏田黃雕龍紋印章例,田石雛形與皮色皆呼應紋飾,圖載於《中國雅趣品錄:從石印》,台北,1990年,編號96。

紋飾雕琢細緻深邃,線條流暢嫻熟,生動逼真,堪為精品。印牆所題,比德如玉,可見作者視之為珍寶。「溫其如玉」出於詩經,《詩》云:「言念君子,溫其如玉。故君子貴之也。」孔子曰君子以玉為貴,而玉所顯出之品性,正是仁人君子之德風。前人憑藉詩句,不單將此印串聯古代文學典故,也排比田黃與溫潤玉石,隱喻質雖異,德也同。印側另一邊題「懷袖之珍」,示意此章備受用者珍愛,常攜於衣袖間,為袖中臻絕之品。

林佶,字吉人,號鹿原,福建侯官人。康熙乙卯(1699年)舉人,壬辰(1712年)特賜進士,授內閣中書,《清史列傳》有傳記。據《欽定四庫全書總目》,卷184記載:「《樸學齋詩集十卷》(福建巡撫采進本),國朝林佶撰,佶有《甘泉宮瓦記已著錄》。佶工於楷法,文師汪琬,詩師陳廷敬、王士禎。琬之《堯峰文鈔》,廷敬之《午亭文編》,士禎之《精華錄》,皆其手書付雕。廷敬、士禎之集,皆刻於名位烜耀之時;而琬集則繕寫於身後,故世以是稱之。茲集古體詩三卷,今體詩七卷,淵源有自,故體格猶為近古。特才分差弱,出手微易耳。」

《清史稿.列傳二百七十一》曰:「初,聖祖嘗問廷敬今世誰能為古文者,廷敬舉琬以對。及琬病歸,聖祖南巡駐無錫,諭巡撫湯斌曰:『汪琬久在翰林,有文譽。今聞其居鄉甚清正,特賜御書一軸。』當時榮之。琬為文原本六經,疏暢類南宋諸家,敘事有法。公卿志狀,皆爭得琬文為重。嘗自輯詩文為類稿、續稿各數十卷,又簡其尤精者,囑門人林佶繕刻之。」

傳世品中,林佶鐫刻之物廖若晨星。儘管本品雕有其名並印款,然林佶並非製此印者,而乃其委託者。本品紋飾上流暢飄浮的行雲風格與謝汝奇石品有異曲同工之味。謝氏與林佶同為福建人,乃製硯及篆刻名家。其作品以雕工精湛,流暢連綿的獨特行雲見稱。北京故宮博物院藏清康熙端石莘田款鳳紋硯,硯背刻:「鹿原林佶篆為莘田研銘」、「林」、「佶」及「佶人之辭」,或與本品同出一轍,為林佶與時人相合之作,見《故宮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文房四寶.紙硯》,香港,2005年,圖版60。林佶之子林正青也為著名篆刻家,本印或有可能出自其手。

水松石山房藏珍玩專場 — 匠心寶蘊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