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2

拍品詳情

水松石山房藏珍玩專場 — 匠心寶蘊

|
香港

清乾隆 御題黃楊木雕文殊菩薩騎獅像
《乾隆辛巳御贊》款、「古香」印

來源

紐約蘇富比1980年2月28日,編號42
Timothy Lewis 收藏,Melplash Court,多塞特郡
多塞特郡 Duke's Auctioneers 2010年9月23日,編號1206

相關資料

題識:
是法王子,即法王身,非一非二,何踈何親。
如是現象,據師子背,不見一法,千古無對。
五臺示跡,國清留踪,成所作智,妙應無窮。
扶寸非小,丈六非大。住世度人,云何不可。

黃楊木雕菩薩面相慈祥莊嚴,斜披袈裟,右手持佛珠,左手置足後,結遊戲坐。所乘佛獅,雙目炯炯,口露獠牙,足踏利爪,毛髮蓬鬆,身綴鞍具飾纏枝蓮花,攀胸垂鈴、鞦墜穗子,細緻華麗。旁立胡人毛髮曲捲,鬆衣寬袖,上身繫紐,結領襟前,左手挽袍,右手前伸牽獅,雙腳下承流雲輕捲,底鐫隸書御贊,並以紀年、印章作結。整體工細入微,眼目添墨點睛,出神入化,如菩薩乘獅騰雲而至,弘揚佛法深義。

據御贊記錄及坐駕,菩薩應為文殊,又稱文殊師利或曼殊室利菩薩。「文殊」有美妙之意,「師利」則可解作吉祥、莊嚴,合起來可意譯為妙吉祥。文殊菩薩象徵智慧,乃佛教四大菩薩之一,釋迦牟尼佛的左脅侍菩薩,與象徵行德之右脅侍普賢菩薩相對應,論德,居菩薩之首,故稱法王子。文殊菩薩像,一般頂上常結五髻,代表五智,手持象徵智慧之劍,禦獅以展示智慧之威。此尊黃楊木雕文殊像,菩薩雖坐獅,然一改慣習,沒結五髻,更未持劍,甚為特別。

滿洲原作「滿珠」,因譯音相近,西藏傳統上尊稱清帝為「曼殊師利大皇帝」,即文殊,詳見阿桂等,《欽定四庫全書.欽定滿洲源流考》,卷1,頁3-4。乾隆皇帝篤信佛教,對文殊華號卻之不恭,更自稱為文殊菩薩的轉世(詳見乾隆皇帝佛裝像座前藏文,《故宫經典:故宮唐卡圖典》,北京,2011年,編號36)。又時往佛堂參拜禮佛,並命建寺堂,對供奉文殊菩薩之佛堂聖地,尤為重視。乾隆二十六年(1761年),高宗陪伴皇太后往山西五台山殊像寺進香,五台山傳說為文殊菩薩之道場。高宗得見文殊菩薩聖像,讚其莊嚴,念念未忘,回鑾後「心追手摹」御描文殊像,著丁觀鵬補色,該畫現存台北故宮博物院,見《故宮書畫圖錄》,卷13,台北,1994年,頁127-128。高宗又命人按文殊慈相雕石,奉於新建成之香山寶相寺,及至三十九年(1774年),更於承德熱河另建殊像寺。

清高宗命造辦處佛教造像眾,材質各樣,以奉於紫禁城內之大小佛堂。據《內務府造辦處活計檔》,高宗要求佛教造像製作嚴謹,並多番就佛像細部提出修改,如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高宗就騎吼、文殊、馱象三尊菩薩敕旨「獅、象、吼頭尾不視,後凡造騎獸之佛像倶要頭尾相視」。本尊文殊菩薩像,年代較早,是以未受佛獸須頭尾相視之規範。

除積極參與佛教造像製作,批評修改以外,高宗且製文詠贊,例如此黃楊木雕文殊菩薩像底部所鐫詩文,見於〈木刻文殊像贊〉,《清高宗御製文初集》,卷30,頁13,同頁並載〈木刻觀音像贊〉,出處同上,均抄錄於紀年乾隆二十五庚辰(1760年)與二十六辛巳之佛教像贊之間(圖一)。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品中,有一沉香木雕坐獅菩薩像,與此尊造型姿態相同,均雕菩薩結遊戲坐,騎乘佛獅,旁立胡人牽獅,底刻相同文殊御贊,圖見《中國美術分類全集.中國竹木牙角器全集》,卷2:木雕器(上),編號68。故宮藏像下承紫檀蓮花座,總高記為24公分,按比例推算略大於此尊。然故宮研究員或因菩薩造型及法器,指該像應為彌勒,見頁23。

同書下頁並錄一沉香木雕觀音像,底刻前述之〈木刻觀音像贊〉,高12.6公分,出處同上,編號69,又載於《故宫經典:故宮觀音圖典》,故宮博物院,北京,2012年,編號202。據清宮《內務府造辦處活計檔》記載,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太監胡世傑交香胎觀音菩薩一尊(隨黃綾佛衣打色木見線貼金寶座一座)、打色木供櫃一座,傳旨將菩薩連寶座配做六方文雅龕,下照清可軒又 [右] 佛座一樣配座,要與供櫃一般高,先做樣呈覧,得時在靜明園清涼禪窟殿內安供,其打色木供櫃著做材料用」,條目所載之觀音像,或與沉香刻文觀音像類同。

水松石山房藏珍玩專場 — 匠心寶蘊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