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凝盈一色

|
香港

明十七世紀 黃花梨獨板圍子夔龍紋羅漢床

來源

紐約蘇富比1997年9月23日,編號399

相關資料

羅漢床黃花梨製,床面攢框鑲席芯,冰盤沿下飾束腰,鼓腿膨牙,內翻馬蹄。三面獨板圍子,與牙條同飾螭龍紋,螭龍身型捲曲矯健,威猛逼真。造型端莊穩重,傳世明代家具中罕見。

榻、羅漢床、架子床、拔步床是中國古代家居中四種不同形式的臥具,而羅漢床可臥可坐,在明清時期廣受歡迎,是文人雅士書齋中不可缺少的家具。明人文震亨在《長物志》,卷六〈几榻〉開篇曰:「古人製几榻,雖長短廣狹不齊,置於齋室,必古雅可愛,又坐卧依憑,無不便適。燕衎之暇,以之展經史,閱書畫,陳鼎彝,羅餚核,施枕簟,何施不可。」(英譯見柯律格,《Superfluous Things. Material Culture and Social Status in Early Modern China》,檀香山,2004年,頁42)。賓客到訪,羅漢床中可置小几,對坐品茶聊天,或對奕。元陳元靚刻本《事林廣記》記載了兩個蒙古人坐在羅漢床對玩雙陸棋的情境(圖一),此插圖亦錄於 Sarah Handler,《Austere Luminosity of Chinese Classical Furniture》,柏克萊,2001年,圖版9.7。

羅漢床由漢代的榻逐漸演變而成,隨時代更迭,床榻構造、圍子均在演變。內蒙古自治區赤峰市翁牛特旗解放營子鄉遼墓中出土的遼代床榻插圖,見前述出處頁122-5。山西大同北魏司馬金龍墓出土了五塊較完整的漆屏,上繪一位賢淑婦女端坐三面高圍欄的榻上,床榻造型華美,圖見前述出處圖版9.2。《對相四言》是南宋末出現的圖文對照課本,後元、明、清朝均有修改,明正統元年版《新編對相四言》內頁,見一五圍子羅漢床,旁註識「床」。1609年,明朝人王圻及其兒子王思義出版了百科式圖錄類書《三才圖會》,〈器用十二卷〉有三圍子羅漢床,註識為「榻」(圖二)。至明朝,中國家具除了體現完善的功能,更注重造型和美學的平衡,從高低起伏的三圍子到內翻馬蹄腿,線條簡樸和諧。圍板宛如寶座之式樣,置於堂中,更顯高貴。明尼亞波利斯美術館陳設了此場景,圖見 Robert D. Jacobsen,《Classical Chinese Furniture in the Minneapolis Museum of Art, Minneapolis》, 1999年,圖版5。

儘管羅漢床流行一時,如本品獨板上雕刻夔龍者,傳世品中未見可比較者。波士頓美術館藏一件造型相似,有束腰,無紋飾羅漢床,圖見 Nancy Berliner,《Beyond the Screen. Chinese Furniture of the 16th and 17th Centuries》,波士頓,1996年,圖版14。Kenneth A. 及 Helen F. Spencer 基金會舊藏,現藏堪薩斯城納爾遜阿特金斯藝術博物館,圖見 Laurence Sickman,〈Simplicity and Subtlety: The Decorative Arts in China〉,《Apollo Magazine》,1973年3月,頁270。Ruth and Bruce Dayton 伉儷舊藏一較大例,現藏明尼亞波利斯美術館,圖見前出處,圖版22。另一葉承耀醫生舊藏,售於香港蘇富比2015年10月7日,編號119。

清宮舊藏一間明代紫檀玫瑰椅,同飾螭夔龍紋,圖見《故宮博物院文物珍品全集.明清家具(上)》,香港,2002年,圖版40。

凝盈一色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