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6

拍品詳情

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傅丹
紅牛
2010年作
此作品是傅丹最初創作的27個鍍金紙板旗幟之一,紙板媒材除了是曼谷街頭的拾獲物,亦是當地的生產物
鍍金紙板
62.7 x 82 公分,24⅝ x 32¼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科隆,Buchholz 畫廊
紐約,私人收藏
倫敦,Inigo Philbrick 畫廊
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相關資料

我將自己視作與他人一樣的容器,繼承了歷史的無盡痕跡,卻沒有延續任何方向。

傅丹


《紅牛》一作充滿特色、矚目不群,畫面仿製一面鍍金的十三星美利堅聯盟國國旗。此國旗的式樣可追溯自美國成立初期,當時各個州份還未完全加入聯盟國。這面國旗以運送「紅牛」的包裝盒紙板製成,表面飾以金箔,驟眼可辨。「紅牛」是目前世界上擁有最高市場份額的飲料品牌,(截至2018年)每年銷售量達67.9億罐,街知巷聞。可是,它的由來卻鮮為人知:1987年,奧地利企業家迪特里希・馬特希茨(Dietrich Mateschitz)為了迎合西方人口味,將泰國同名能量飲料「紅牛」(Krating Daeng)加以改良,在泰國創立了紅牛公司(Red Bull GmbH)。在本作中,傅丹將星條旗圖案蓋在與本作同名的能量飲料——「紅牛」的包裝盒紙板上,暗示在立國之初,美國已經是全球貿易及消費主義的先驅。《紅牛》交織著複雜的社會與政治敘事體系,是傅丹概念精密、廣受好評的代表之作。

越南裔丹麥藝術家傅丹在1975年生於逃亡之島——富國,童年時籠罩著雙親無法移民美國的陰霾。傅丹四歲時與家人登上父親製造的小船,希望以海路逃離越南。一艘丹麥貨船在太平洋遇到傅氏一家,將他們帶回丹麥定居下來。因此,傅丹的概念作品中充滿了身份失落、移民殖民、權力結構和全球通信的主題。在藝術家所有作品中均可見他對全球化環境下文化與商業互相交流現象的研究執迷。他曾說:「我不全然相信自己的故事,或者說不相信這是個單一的故事。它與其他人對本地歷史和地緣政治歷史的個人故事互相交織。我將自己視作與他人一樣的容器,繼承了歷史的無盡痕跡,卻沒有延續任何方向。我試圖彌補這一點,嘗試找到當中意義並為自己找到方向。」(傅丹,引自弗朗西斯卡・帕柳卡撰,〈沒有出路:與傅丹對話〉,《慕斯雜誌》,2009年2月,電子版)。

本作以優雅簡潔的方式,呈現出傅氏描繪歷史痕跡與物件多面性的神奇魔力。作品中的包裝紙皮,只能在送貨品過程的尾聲收集得到,本身已帶有強烈的遷徙與變幻無常之意。這些主題,與傅丹的流徙經歷彼此呼應。他在日常隨處可見的紙盒表面貼上金箔,令人想起東南亞寺廟中常見的傳統鍍金技藝,以及黃金這個舉世公認的價值象徵。奢華燦爛的金箔與可丟棄的消費品紙盒並置,突出西方商業元素與日常生活的理想狀態,同時也在藝術與日常用品間展開對話。藝術史上多位最具新思的藝術家都曾使用紙板包裝盒創作,它與商業及日用品間的聯繫是寶貴的創作靈感;安迪・沃荷經典的布瑞洛箱和金寶湯罐頭、羅伯特·勞森伯格以紙片、織物、車輪及填充山羊等拾得物創作的拼貼作品,均為知名例子。傅丹繼承傳統,以自己獨特無雙的方式將紙板盒轉變為創作媒材,從個人及政治層面審視社會經濟的全球化現象。

同樣地,傅丹仿製美國國旗之舉,讓他躋身一眾著名藝術家之列,包括芭芭拉・克魯格、賈斯培・瓊斯、凱斯・哈林及尚・米榭・巴斯基亞;而他選擇十三星國旗,是為強調美國自立國以來便存在的消費主義及全球主義,以及它們對國家發展不可或缺的地位。亞當・塞爾指出:「美國除了以企業品牌殖民全世界,更殖民了自己,以蹂躪自身的原住民及生態環境建國。」(亞當·塞爾撰,〈廢墟中的藝術:傅丹的反常帝國〉,《衛報》,2015年1月21日)傅丹刻意採用美國國旗,象徵外人眼中的夢幻美國生活,來對比美國通過剝削其他國家的資源而自肥的殘酷現實。傅丹營造強烈的價值倒錯,從而深刻探討「構建美國雙重身份特徵的幻象與符號,強調它最美好的理想以及最不堪的腐敗」。(凱瑟琳・布林森著,《傅丹:讓我神魂顛倒》展覽圖錄,所羅門・R・古根海姆美術館,紐約,2018年)在芸芸處於事業生涯中期的當代藝術家群體中,傅丹如今備受矚目,他的作品以獨特而精妙的手法,深入探討重大國際議題。最近,紐約的所羅門・R・古根海姆美術館更為他舉行了一場事業生涯中期回顧展。傅丹在2017年代表丹麥參與威尼斯雙年展,並再於2019年以參展者身份展出作品。此外,香港M+展亭近期亦以傅丹與野口勇兩位藝術家的創作策劃舉行專題展覽。

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