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3
1143

無涯:吉利翁·庫維中國當代藝術珍藏

岳敏君
金魚
前往
1143

無涯:吉利翁·庫維中國當代藝術珍藏

岳敏君
金魚
前往

拍品詳情

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岳敏君
1962年生
金魚
1993年作
款識
岳敏君,1993.12
油畫畫布
180 x 247 公分,70⅞ x 97¼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香港,少勵畫廊
私人收藏
紐約,蘇富比,2007年3月21日,拍品編號53
現藏者購自上述拍賣

展覽

香港,少勵畫廊,「竹薕後的臉」,1994年7月,頁17,載彩圖
布魯塞爾,穆塔德希藏館,「吉利翁・庫維收藏」,2007至2019年

出版

Jonathan Harris 著,《The Global Contemporary Art World》(新澤西州,2013年),頁143 (內文)

相關資料

「一笑了之是排解生活的尷尬狀況的最好方法,尤其是有可能發生衝突的時候,因為比起勃然大怒、或者將問題憋在心裡,大笑是更有效率、甚至是更有成效的行為。」

岳敏君


1993年作品《金魚》是岳敏君早期的玩世現實主義代表佳作。畫面由遠至近出現一整排面孔相同的光頭男,他們咧著嘴,瞇著眼,圍著天安門廣場前的金水橋,目光一致地傻笑著俯視水中唯一的金魚,整個畫面充斥荒誕意味。要審視中國當代藝術史,豈能不探討岳敏君的地位及「玩世現實主義」運動。岳敏君的瘋狂大笑人物是1990年代中國藝術崛起的代表;它是在動盪不安的政治形勢、社會經濟及文化理想互相衝突的時代裡,一眾當代藝術家默默耕耘的集體群像。這些毫無關聯的面孔是岳敏君的核心主題,反映藝術家認為面對現實的荒謬。這些人物雙目緊閉,象徵國家倡導的集體主義和平等主義等陳腐理念,更可解讀為岳敏君對中國淪為經濟機器的戲諷。對岳敏君來說,面對現實世界所充斥的荒唐之事,唯一的回應就是自嘲、歇斯底里和大笑。如他本人所言:「任何問題都可一笑了之,不往心裡去,轉變成虛無,從而能夠達到超平靜的內心世界」(岳敏君,〈有關作品的幾句話〉,《麻將:烏利・希克中國當代藝術收藏展》展覽圖錄,2006年,頁138)。

《金魚》是1990年代初岳敏君藝術風格萌芽時期的作品。一如許多同輩藝術家,岳敏君察看到中國民眾的高度同一化特徵,他們看上去面目模糊,彷彿千人一面、毫無特色和個性。岳敏君選取另一種極端方法去描繪這種現象——他用俗豔的顏色、喧鬧的氣氛、甚至令人目光疲勞的角度去表現這種現象。這個永遠咧嘴大笑的光頭男,是藝術家反复描畫的自畫像,他曾說:「我以為,放棄一切是人生的境界,避免於社會的爭鬥,可保持內心的平和。放棄一切可使人滿不在乎,超然度外,任何問題都可一笑了之,不往心裡去,轉變成虛無。從而能夠達到超平靜的內心世界。」(《岳敏君》,四川美術出版社,2007年)

岳敏君1962年生於黑龍江,是中國文革後的第三代藝術家。知名策展人栗憲庭曾指出,岳敏君藉著畫中不斷複製、整齊排列的傻笑人,嘲諷中國淪為大量生產的經濟機器、並奉消費主義為至上原則;他「利用商業主義、空洞愚昧的人物形象諷喻消費主義腐蝕社會主義理想和個人。消費主義和反個人主義有意無意地結合在一起,令他的作品充滿諷刺意味和幽默感」(《竹簾後的臉》,少勵畫廊,1994年)。《金魚》的畫面無論構圖和用色皆鮮明矚目,展現岳氏的一貫風格;它不僅是藝術家的個人自畫像,也是一整代在文革陰影下成長、後又經歷社會現代化巨浪沖刷的中國人的群體自畫像。

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