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6

拍品詳情

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郝量
毒浮屠2
2010年作
重彩水墨絹本
畫作:162.5 x 90.5 公分,64 x 35⅝ 英寸
畫框: 220.5 x 132 公分,86¾ x 52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北京,北京空间畫廊
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展覽

深圳, 關山月美術館,「第七屆深圳國際水墨雙年展—在線人間」,2011年12月1日至31日
北京,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SHUIMO Meet Revolution, The New Silk Road」,2015年4月至5月,頁167,載彩圖

相關資料

「短短數載,他像一個折疊已久的扇面迅速而富於彈性地打開,以充滿活力的形式,不斷地解讀著,同時也是在推薦這一種古老的世界觀。」

朱朱


設於幽邃林中的《毒浮屠2》,畫中人物蒙面拈花、身伴畜物、袍下骨骼隱現,乃集郝量筆下聞名遐邇的骨骼皮囊虛實世界觀特徵於一畫的早期作品,亦為藝術家以毒浮屠為主題所繪僅兩幅作品之一,尤為珍罕。郝量第一幅《毒浮屠》面世於2010年第七屆深圳水墨雙年展中的「在線人間」特展中,憑藉無縫揉合中國古典寫實的傳統工筆,西方文藝復興的濕壁畫視覺效果與解剖理學思維,以及標新立異的偶化美學而鶴立雞群,備受矚目。而《毒浮屠2》曾參與北京民生現代美術館在2015年舉辦的「水墨:世界變革與藝術新路」大型水墨藝術展。該展以先驅、革新、承拓主題探索百年中國水墨傳統的歷史變革。郝量與本作作為參展的六十名藝術家及一百五十件作品之一,力證其對傳統中國古典水墨的闡釋與當代藝術脈搏接軌有着前瞻性的貢獻。

1983年生、近年榮獲參與第五十七屆威尼斯雙年展的主題展的郝量,乃中國當代水墨藝術家中最年輕亦是最重要的一位。郝量浸淫傳統水墨畫多年,並不斷研究和臨摹,他的絲絹人像畫、手卷和山水畫皆筆工細膩,兼顧技巧、傳統和主題,將古代水墨畫技法帶進二十一世紀。早年他對歷史題材及古畫技法產生興趣,而恰逢1980年代大量西方日本的動畫片湧入中國,引入了嶄新的視覺觀感體驗,而當中更是不乏神怪題材,故此讓郝量對神秘玄幻的敘事抒發興致更濃,其獨樹一幟的骨骼人體畫風亦續見苗頭。

論及貫穿郝量作品的骨骼核心意象,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南宋畫家李嵩的《骷髏幻戲圖》對藝術家影響甚深。畫中市井一骷髏席地而坐,懸絲操控著小骷髏傀儡手舞足蹈,哄得小孩子湊前欲抓,而骷髏身後的年少婦人則靜靜哺乳,淡然沉著。人生各階段循環盡在一圖,並以奇幻形象詩意體現,凸顯古人別具玩味的審美情趣、生死及世界觀,讓郝量印象深刻。「古代中國對世界的認知是與當下截然不同,個人只是世界的一個面,基於這樣的基礎才產生了獨特而絢爛的文藝。」郝量與胡昉的一則訪談中說道。(〈煉成現在這個肉身〉,《幽邃之地》,觀心亭,2014年,頁82)是故,郝量在「存在主義」和中國美學中的「虛空」等藝術學理深究的過程中,獲得了一個恰如其分又強而有力的承載體—半肉身半軀骨的人物形象—並孜孜不倦地以「骨、肉、形、神」為單位,探討如何體現人「形之上」的命題。藝評家朱朱觀察道:「短短數載,他像一個折疊已久的扇面迅速而富於彈性地打開,以充滿活力的形式,不斷地解讀著,同時也是在推薦這一種古老的世界觀。」(〈幽邃之地〉,出處如上,頁9)尤其是在開始創作《毒浮屠》系列的2010至2011年間,郝量對人之存在感的琢磨思維,更是盡呈作品中,本作則為一典範。

自幼受篤信佛教的家庭氛圍薰陶的郝量,筆下作品不乏佛家題材倫理。《毒浮屠2》中的「浮屠」,便是佛語中的「佛陀」或「覺者」之意,所描無疑為畫中步出幽林那目不斜視的蒙面男子。乍看貌似山中隱士,可細看一身雅緻錦袍下骨骼若隱若現,瞬添詭魅。若有若無的白骨彷彿與畫作標題的「毒」字互相呼應,帶有警世之喻,反諷人皆凡俗,覓尋突破新知時若不自量力,易誤入歧途,就如歌德筆下文學人物浮士德對知識和權力貪求無已,不惜把靈魂出賣予惡魔,終歸地獄,輪迴不得。

然則,更顯郝量看似傳統的皮囊下滲透當代思維的超卓境界,是他如何透過對中國古代經典的摹寫以及對西方解剖學的興趣相互交融,試圖激活傳統對肉、骨、花、鷹等文化符號的認知,「以器形寫無形」表述難以形喻的佛教空觀:萬物的生滅都處在不斷循環轉化的過程中。他的半肉半骨藝術語彙隱喻著生命的短暫,然而人往生後的軀殼筋肉,可為鷹鷲果腹之食,延續他者生命,而骨骼朽蝕歸塵土亦可作養分,孕育花草之生。《毒浮屠2》藉著這些象徵符號雅頌著人之形能如此蛻變之際,也為人之神化為虛影而去從不明訴說著淡淡哀傷。「都是花,外殼不管多麼絢爛,内在都终將枯萎。」郝量曾道。或因如此,畫中浮屠拈花而非掐手印,悄寓人生無常,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

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