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7

拍品詳情

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草間彌生
生於1929年
南瓜軍
2014年作
款識
《南瓜軍,PUMPKIN-ARMY》,Yayoi Kusama,2014(作品背面)


壓克力畫布
130.3 x 162 公分, 51¼ x 63¾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倫敦,Victoria Miro畫廊
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此作品附設株式會社草間彌生簽發之藝術品註冊卡

相關資料

「我喜歡南瓜,它們外形趣怪,有溫暖的感覺,有如人類般的個性和形態。我依然渴望創作南瓜作品。我像一個孩子般充滿熱情。」

草間彌生


《南瓜軍》洋溢天馬行空的喜悅之情,在草間彌生的作品構圖中極度罕見,不單止技藝精純,亦將草間彌生的南瓜主題與無限重複的影響概念相結合,見證了九十載光陰積累下來的深厚藝創修為。草間堪稱當世最為舉足輕重的女性藝術家,在革新抽象主義、表現主義、情感主義、普普藝術和極簡主義方面成就斐然,並打破所有藝術範疇和媒材的框架。草間自踏上燦爛的藝術星途之初,一直致力創作前衛藝術,在國際藝壇上與安迪・沃荷、喬治・西格、唐納德・賈德、克萊斯・歐登伯格等男性藝術家主導的力量分庭抗禮。此後,她的破格新思從未間斷;如今雖已屆九旬,創作熱情卻從未止息。她憑藉無可阻擋的魄力和卓爾不群的藝術視野,孜孜不倦地創製出精巧複雜的作品,一件比一件矚目迷人。本作創作於2014年,時值草間再度享譽國際的巔峰時期,是她筆下劃時代的多元經典鉅作。

正如金寶湯罐頭之於安迪・沃荷,南瓜是草間藝術的代表圖案,也是藝術家動人的自我寫照。經過幾十年近乎執迷的創作與重複創作,草間透過南瓜把廣博的藝術哲學磨礪得臻至完美,編織出令人目眩神迷的視覺敘事,令觀者馬上聯想起極簡主義的精煉形式、普普藝術的重複符號及歐普藝術的錯視幻象。草間的南瓜既超現實又如夢似幻,體現了藝術家的超凡作畫技藝,以及她貫徹整個事業生涯的專注和嚴謹精神。與此同時,本作別具一格,猶如一頁藝術索引,展示草間在當代藝術和文化界留下的偉大航跡。

直至八十和九十年代,已臻成熟的南瓜作品才開始出現,當時她逐步回歸藝壇,作品中愈發豐富的敘述元素與六十年代無限網系列中的素練風格截然不同。不過,南瓜這項素材(現時最具標誌性的圓點南瓜還未成形)早於四十年代當藝術家在京都市立工藝美術學校修習日本畫時已初次出現。對草間而言,南瓜是她核心的精神力量,原生自她兒時一次生動的幻覺。「我第一次看見南瓜,就是小學的時候。當時我和祖父到一個種子採集場參觀……看到一個人頭般大的南瓜……它還開始繪形繪聲地跟我說話」(《無限網》,草間彌生著,拉爾夫・麥卡錫譯,英國倫敦泰特出版社,2011年,頁75)。除了人格化的南瓜外,草間也有著其他類似經驗,主角都是一些植物和物件,在她記憶中,她小時候曾經和懂得說話的花朵和狗隻聊天。然而,有別於花朵和狗隻帶給她的心理創傷,那個會說話的南瓜給她一種「寬厚謙遜」的感覺(《無限網》,草間彌生著,拉爾夫・麥卡錫譯,英國倫敦泰特出版社,2011年,頁76),並散發出一股「實在的、靈性上的和諧」(同上)。

草間的南瓜寓意深刻,也是藝術家的自我抒發,它予人一種既陌生又熟悉的怪異感覺,但同時親切仁澤,洋溢安詳寧謐的氛圍,是生命和活力的體現。傳統上,南瓜象徵繁衍,因此給人豐足和喜悅的感覺,就像在農田上辛勤勞作一季後滿載收成。草間在國際藝壇沉寂將近二十年後,在1993年獲邀參加第45屆威尼斯雙年展,成為第一位在日本展館中舉辦個展的藝術家及女性藝術家。她在展館裡設置《鏡屋(南瓜)》,從地板到天花板盡是黃底黑點的迷幻盛宴。炫目迷人的鏡屋中心滿佈南瓜雕塑,帶出南瓜主題的同時,更與其1966年的鉅作《無限鏡屋──永恆的愛》遙相呼應。因此,南瓜象徵草間重返藝壇,是她再度享譽國際的凱旋頌詩。

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