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4
1074

重要歐洲私人收藏

岳敏君
後花園
前往
1074

重要歐洲私人收藏

岳敏君
後花園
前往

拍品詳情

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岳敏君
後花園
二〇〇五年作
款識
Yue Minjun,2005
Yue Minjun,《後花園》,2005(作品背面)
油畫畫布
280 x 400 公分 ,110¼ x 157½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新加坡,Fortune Cookie Projects
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展覽

中國,深圳,何香凝美術館〈複製的偶像:岳敏君作品2004-2006〉二〇〇六年六月三日至十一日,78至79頁(彩色圖版)

出版

〈中國油畫家全集:岳敏君〉(中國成都,四川美術出版社,二〇〇六年),108至109頁(彩色圖版)

相關資料

傳統與現實間的荒誔
岳敏君

岳敏君的標誌性大笑臉,無疑是九十年代中國當代藝術最具代表性的符號。其筆下千人一面的笑臉不僅是自畫像,更是中國九十年代的眾生相︰既要生活在文革的陰霾之下,同時卻又要面對中國急劇現代化的壓力。藝術家準確地捕捉中國人的無助感,並將之刻劃得淋漓盡致,因此成為「玩世現實主義」的領軍人物。「玩世現實主義」一詞由先鋒藝評家栗憲庭所創,揭示中國看似完美表面背後的覺醒。創作於二OO五年的《後花園》是藝術家千禧年後的成熟之作。藝術家以自身的形象入畫,四個笑臉人置身於中國傳統庭園常見的假山石之間,他們閉著眼,穿梭其中,嘲笑著世情,遊戲於人間。整幅作品充斥著荒誕意味,岳敏君強調對現實的關注,假山石是中國傳統的借喻,對應著中國九十年代在社會及經濟上的急速發展,笑面人的反諷及荒誔的立場,是對社會新常態的一種對抗。

一九六二年生於黑龍江的岳敏君,屬文革後的第三代藝術家。一九九一年遷居北京市郊圓明園畫家村之舉成為其創作路上的一個重要轉捩點。在此生活,令他得以遠離政府和學術界的規範,享有真正的創作自由。「這正是我想要的藝術家的生活,一切看起來那麽棒,做一個獨立的藝術家看起來也没那麽難,租金很低,環境比單位好多了,最重要的是,我一下子就可以自己决定自己的生活,决定每天的日子怎麽過。」(《岳敏君》,四川美術出版社,2007年)也就是在這裏,岳敏君認識比鄰而居的方力鈞和楊少斌,並一起成為「玩世現實主義」的先頭部隊。岳敏君更將他的藝術家朋友畫入畫中,題材多取材自他的生活片段。這種貼近生活的選材,與後期更為樣版式的構圖及造型截然不同。

對藝術家本人而言,在九十年代的日子裏,笑是他面對生活的一種方式。'85新潮期間中國湧現一批擁抱理想主義的藝術家,他們受到西方現代思潮的啟蒙,試圖復興中國文化。然而,到了岳敏君這一代「玩世現實主義」藝術家,見証過前兩代人在這方面的嘗試不果後,不禁對人生提出了根本的質疑。岳敏君與別不同,選擇以荒誕的大笑臉來表達他的人生觀。「大笑的形象對我而言是一種保証,保証一切都會變好,就像佛教所承諾的來生完滿。」笑能夠令他的心境保持平靜。「我以為,放棄一切是人生的境界,避免於社會的爭鬥,可保持內心的平和。放棄一切可使人滿不在乎,超然度外,任何問題都可一笑了之,不往心裡去,轉變成虛無。從而能夠達到超平靜的內心世界。」(同上)

策展人栗憲庭指出,藝術家通過一排排重複的大笑人,對中國淪為大量生產商品、高舉消費主義的經濟機器作出調侃,「用商業方式消費全權意識形態,又用全權無個性形象的排列去影射商業文化對人的侵蝕,造成雙重調侃的感覺。」(《竹簾後的臉》,香港少勵畫廊,1994年)嘲諷調侃的調子和對生存狀態的批判一直是藝術家往後創作的主旋律,但大笑人其後已換上亮白整齊的牙齒,以全新的光頭形象和一身粉紅色皮膚示人。《後花園 》的人物正是岳敏君這種美學的重要呈現。

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