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0
1050

重要亞洲私人收藏

草間彌生
無限水玉 QHYO
前往
1050

重要亞洲私人收藏

草間彌生
無限水玉 QHYO
前往

拍品詳情

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草間彌生
無限水玉 QHYO
二〇〇五年作
款識
《Infinity-Dots QHYO》,Yayoi Kusama,2005(作品背面)
壓克力畫布 畫框
162 x 130 公分 ,63¾ x 51⅛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私人收藏
台灣,羅芙奧藝術集團,2012年11月24日,拍品編號539
現藏者購自上述拍賣

此作品附設藝術家工作室所發之藝術品註冊卡

相關資料

愛、圓點與和平
草間彌生

《無限水玉QHYO》引人注目,別具草間彌生的個人色彩,畫面佈滿其視為象徵「愛與和平」的圓點。儘管草間彌生的圓點畫法來自於童年的心靈創傷,但卻是其創作中最具樂觀精神的象徵圖案,特別是與帶有不祥意味的無限網相比,更顯豁達。草間彌生曾言:「這些一點一點的色點是聚集的量子,是黑白反相的網眼……我察覺到這件事,想要觀察自己生命這一個點。」 (《無限網:草間彌生自傳》,泰特出版社,二〇一一年,23頁)圓點遂成為她決意和渴望抗衡無限宇宙的象徵。到二十世紀六十年代末,圓點已成為她當時創作偶發藝術及其他藝術作品的獨有特徵,常繪於自己與表演者的身上。在草間彌生成立「人體彩繪企劃」裸體畫室的時候,她利用年輕模特兒作為畫布,讓參加者在其裸體上繪畫圓點。藝術家亦鼓勵觀眾脫掉衣服,互相塗畫。

在其自傳中,她分享了以下看法:「紅點、綠點與黃點可用來代表地球、太陽或月亮,或你想畫的事物。定義並不重要。我想表達的是,在人體上畫點可令一個人自我消融,回歸自然世界……我將自己全身畫滿圓點,背景亦覆蓋圓點,從中找到自我消融。身體在圓點中消失,與背景融為一體,此時我也得以消融。背景──或者網線──是反面,而背景上的圓點是正面。正反兩面合二為一,鞏固了我的表現手法,藉此達到消融。」(同上,47頁)

在一九六七年的實驗電影《草間彌生之自我消融》中,草間彌生著眼於圓點的唯一意義,以及它在浩瀚宇宙中消融自我的潛能:「我的生命也是一個點,是億萬粒子中的一點。我要用天文數字的斑點,編織出一張蒼白虛無的網,在此時此刻提出宣言,消融自我、他者和宇宙的一切。 」圓點象徵著她面對藝術世界的堅定立場,並奠定其重要地位,見證她致力躋身藝壇翹楚之列。她曾言:「我中了圓點網的魔咒。來吧,畢加索!來吧,馬蒂斯!任何人都來吧!我會以圓點面對他們。這是我的一切,也義無反顧。我要孤注一擲,舉起對抗歷史的革命旗幟。」(同上,24頁)

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