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3
1033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關良
繁花吐艷
前往
1033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關良
繁花吐艷
前往

拍品詳情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關良
繁花吐艷
款識
關良(左下)
signed in Chinese
油畫畫布
71 x 51 cm; 28 x 20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藝術家家族珍藏
台北,蘇富比,1999年10月17日,拍品編號118
現亞洲重要私人藏家直接購自上述來源

展覽

台北,大未來畫廊〈關良百年紀念展〉二〇〇〇年四月十九日至五月十四日
台北,耿畫廊〈風華絕代─杭州藝專〉二〇一〇年三月六日至三月二十八日

出版

〈關良回憶錄〉關良、陸關發(中國,上海,上海書畫出版社出版,一九八四年),113頁
〈關良百年紀念展〉(台灣,台北,大未來畫廊出版,二〇〇〇年),69頁
〈關良 1900 – 1986〉CANS藝術新聞編輯團隊編(台灣,台北,華藝文化出版,二〇一二年),150頁

相關資料

「在這小小的、不到四十平方米的小天地裡,讓我漫遊了花果山、南天門、水晶宮、森羅殿……它還常常會帶領我闖進古老奇妙的神話世界裡去,給我幼稚、天真的想象力插上彩色的翅膀,飛到很遠很遠的地方,馳騁、翱翔在美麗的幻想世界裡。」

《關良回憶錄 (一)》節錄

關良的藝術熱情,源於他幼年跟隨父親看戲、並收集畫有戲劇人物的香煙畫片的美好回憶。在六十多年的創作生命裡,良公始終初心不渝,有如赤子一般放飛想象,抒寫一幅幅毫無煙火氣息的淨麗畫面,為紛擾不休的二十世紀,闢出一方存美揚善的藝術樂土。關良的創作風貌,既脫胎於傳統又食洋而化之,其京劇題材固是膾炙人口,然而京劇以外,不論風景、人物抑或靜物,凡是良公筆力到處,亦無一不是舞台物象之延伸,正如新文化運動巨擘郭沫若於1941年曾經評論:

「良公畫舞台人物,可謂維妙維肖。然人生一大舞台也……吾國畫藝,多避現實,良公盍亦寫人生舞台面乎!」

本次秋拍,蘇富比現代亞洲藝術部有幸徵得二十項來自單一重要私人收藏的良公拍品,媒材包攬油彩、彩墨、水彩以至素描,主題涵蓋京劇、人物、風景、靜物,作品時期更從極為罕見的二〇年代一直伸展至改革開放之後,實乃亞洲拍賣市場難得一見的全景式關良作品專題。

色彩萬花筒

豐富飽滿的色彩,是關良作品的重要特徵,傳遞他始終如一的天真純摯,以及對於人間的美好祝願。良公曾言:「色彩要明朗,這與時代和人的心情有關,與周圍的生活環璄變化有關。色彩上不必太細瑣,要通過色彩的藝術語滙,給人以強烈的印象。色彩是極富於感情的,要用色彩扣動觀者的心弦。」1917至1922年,藝術家肄業於東京太平洋畫會及川端研究所,通過日本第一代油畫家藤島武二及中村不折,習得融和了印象主義的學院派寫實技巧,並對立體主義、野獸主義等現代思潮獲得充份認識;至今年份最早的關良傳世作品,即是1927年的一幅靜物瓶花,足見良公對西方藝術鑽研之早,而《繁花吐艷》(拍品編號1033)更代表著藝術家靜物油畫的最高水平:本作色彩瑰麗,藝術家以蘸滿油彩之筆,塑造一株濃艷欲滴的富貴牡丹:殷紅、明黃、鉛白的花蕾,色彩純淨而明亮,應是直接從軟管擠出使用、未經調和的純色,產生明快矚目的直觀魅力;背景以方塊構成,上方群青色空間與下方的格子磁磚桌面約成八二之比,構成疏密有致的平衡結構,顯然參酌了立體主義布局,亦頗得野獸派喜以花布紋樣入畫的神髓;

同時,藝術家亦不忘於本作融滙東方美學。關良在國畫領域一直心儀齊白石,1942年,齊白石曾在李可染收藏的關良畫冊上親題「關良墨趣」;1956年,關良在北京更與李可染一同拜訪九十多歲的白石老人,親炙其花鳥創作之絕技;《繁花吐艷》除了巧妙使用一隻青花人物花瓶,引入中國書畫經典主題「松下高士」,其深邃如墨玉的葉子色澤,亦讓人聯想到齊白石著名的「紅花墨葉」,作品整體古拙率性的筆法,亦甚具國畫寫意精神,迥異於良公早年油畫的精細寫實,可見藝術家東西渾然的成熟風格。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