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7
1027

歐洲重要私人收藏

蕭勤
冥想的能量
前往
1027

歐洲重要私人收藏

蕭勤
冥想的能量
前往

拍品詳情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蕭勤
冥想的能量
款識
Hsiao 勤 64(下方)
冥想的能量 La forza della meditazione(畫背)
一九六四年作
壓克力彩畫布
160 x 130 cm; 63 x 51 ⅛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註:本作將收錄於2018年11月出版之〈向無限昇華〉蕭勤作品集
本作之資料與真確性已獲蕭勤本人及蕭勤國際文化藝術基金會確認

來源

歐洲重要私人收藏

展覽

巴黎,國際當代藝術畫廊,一九六四年
米蘭,山羊畫廊,一九六四年
米蘭,聖安德雷阿畫廊,一九七〇年
莫登那,莫登那市立美術館,一九七一年
米蘭,修伯特畫廊,一九七三年

出版

〈回家:蕭勤個展展覽圖錄〉(上海,中華藝術宮,二〇一八年)

相關資料

靜觀蕭勤:
智悲圓融,天人合一

2018年3月,上海中華藝術宮以「世界大同,蕭勤回家」為主題,為今年八秩晉三的蕭勤舉行大型回顧展,同時宣佈成立「蕭勤藝術研究中心」,這位出生於中國上海,曾經在台灣、西班牙、意大利、英國、美國等地發展的國際大師,經歷終生不懈的奮鬥,終於以最崇高的待遇回歸自己出生成長之地,而「大同」更可謂形容蕭勤畢生創作的一個非常恰當的詞彙:早在事業奮鬥之初,蕭勤已經以發揚中國現代藝術為己任,無論身在台灣抑或歐美,始終以推廣所有志同道合者為首要考慮,而不拘泥於一己之名利,使「東方畫會」於五〇年代誕生於台灣,並在六〇年代的歐洲延伸擴大為影響深遠的「龐圖運動」。作為兼具社會活動家身份的藝術家,蕭勤從家族淵源、個人生平到作品風格,都與全球現代、戰後與當代藝術發展有著密切關係,可說只要對蕭勤理解透徹,即能相對清晰地掌握東西方現當代藝術脈絡:蕭勤父親蕭友梅乃中國現代音樂之父、上海國立音樂學院創辦人,姑父王世杰則是武漢大學首任校長、1946年巴黎和會中國代表團團長;蕭勤五〇年代在台北師從前國立藝專教授李仲生,不僅直接繼承中國現代主義精神,亦與一眾同門成立了首個華人戰後藝術團體「東方畫會」;1956年,蕭勤獲得西班牙政府全額獎學金出國留學,卻因彼邦美院之因循守舊而毅然放棄資助,立志憑藉自己的力量立足歐洲,終於在1959年定居米蘭,並在1961年聯合李元佳、吾妻兼治郎及卡爾代拉拉等同儕,以及忘年知交封塔那的支持下發起「龐圖運動」,開創東西方戰後藝術史上最大規模的深度交融;此後,蕭勤的人物際遇更為廣闊,國際知交如曼佐尼、達達米諾、法蘭西斯等,一時難以盡錄,而《冥想的能量》(拍品編號1027)即是他在「龐圖運動」時期最為經典的作品,不僅體現東方「靜觀」精神,更結合前衛的戰後藝術形式與創作媒材,讓東方傳統思想脫胎換骨,在新時代裡煥發嶄新活力。

「龐圖運動」以東方「靜觀」精神為宗旨,此一主題在中國傳統宗教藝術中可謂不乏佳作;然而在表現形式方面,古代藝術以具有濃厚神話傳奇色彩的「經變」畫像為主,如敦煌、榆林石窟內之壁畫,作為弘揚法教的重要途徑;及至科學主義發達的二十世紀,西方哲學早以更為純粹的思辯形式廣為傳播,發揚東方哲學的模式亦須與時並進,而「龐圖運動」具有強烈符號性與象徵意義的抽象繪畫,即成為東方宗教哲學褪去神話外衣之後的上佳表現形式。《冥想的能量》體現蕭勤「龐圖運動」時期的經典風格,其以極簡的幾何元素構圖,下方的同心圓內外包裹,象徵元始狀態的主體精神,亦是「龐圖運動」的標誌符號;紫青雙色的箭形色塊,自上而下如醍醐灌頂,直接介入同心圓的紅色內核,如此構圖,主旨相當明顯:個體精神生命透過靜觀冥想,即能接通宇宙的無盡智慧與能量,小我與大我得以滙通,小生命即能從大生命之中獲得不息能量,從而發展得更為圓滿。同心圓懸浮於深邃美麗的姹紫空間,隱喻無盡寛廣的混沌宇宙,當中暗藏的點點潑彩,除了可視為宇宙中無數與此同心圓一樣的精神生命,亦充份抒發了藝術家的精神浩嘆。

佛法講求「智悲圓融」、漢儒提倡「天人合一」,藝術家在《冥想的能量》以極具現代特質的抽象繪畫,重新詮釋古老的哲學思想;在錘煉藝術語言的過程中,蕭勤亦敏銳地呼應時代發展,在媒材上採用戰後新發明的壓克力彩。這種相比傳統油彩更為艷麗、具有熒光效果的顏料,有利於突顯宇宙與精神能量之豐沛;其極簡卻富於震撼力的構圖,可見歐洲現代及戰後藝術中幾何抽象與奧普藝術的靈感啟迪;而點染畫面情感的彩點,則呼應著法式抒情抽象與美國抽象表現主義。可見藝術家在宗旨明確的創作前提下,博採諸家之長為己用,形成個性化的藝術語言。東方藝術在介入西方抽象的過程當中,往往從書法線條開始,繼之以詩意與留白,若論開宗明義為抽象繪畫引進東方哲學,甚至形成一個國際性的前衛運動,蕭勤可謂開創歷史先河,由他發起與推動的「龐圖運動」,與法國的抒情抽象、意大利的零藝社以及日本具體派可謂同代爭輝,彼此互相影響及良性競爭,共同創造戰後藝術百家爭鳴的局面。

每一位藝術家都有自己最喜愛慣用的畫面尺幅,作為充份抒展自己激情的創作空間。六〇年代的蕭勤,似乎對於100F號(160 x 130公分)的畫布情有獨鍾,成為他此時大幅作品之典型。《冥想的能量》的尺幅,與2017年蘇富比香港秋拍以5,980,000港幣刷新藝術家個人紀錄的《光之躍動17》相同,若論精彩程度,兩者亦屬蕭勤龐圖時期的最上乘作品。蕭勤的藝術市場價格,現時遠遠未能反映他在現代及戰後藝術史上的重要地位;隨著藝術家六〇年代成就與「龐圖運動」的歷史意義獲得重視,其作品價格亦呈現良性飛躍,然而距離價格上之真正體現,仍然存在偌大空間,如今象徵其首個事業巔峰的精彩大作釋出拍場,實為最佳的收藏機遇!

龐圖運動:東方與西方之橋

伊凡.夸羅尼

二戰之結束,標誌著藝術上一個強烈實驗性階段的開始,反映當時渴望重建與重生的時代面貌。在這背景底下,龐圖運動不僅體現了此一階段最內省與理想化的方面,也是最具包容性的一個前衛藝術運動。龐圖運動於1961年8月21日由蕭勤(中國)、卡爾岱拉拉(意大利)、李元佳(中國)、吾妻兼治郎(日本)和達達米諾(意大利)於米蘭創立,成為第一個結合東方與與西方藝術家的國際運動,並矢志將世俗生活昇華,以利及精神生命,並挽救非定形藝術的物質主義傾向。空間主義大師封塔那曾經就此分享他的感悟,並促成了龐圖運動的基礎理論:「了解在『無限』之中『有限』的範疇,即領悟『存在』與『思索』的真實性,及『工作理由』的純粹性」;受此格言啟發,龐圖藝術家發展出一套以下列四點為宗旨的系統:1. 超越記憶羈絆,並確信表現真我之激情;2. 確認空間乃一精神維度,以及定義我們的必然性之方法;3. 實踐秩序、和諧、平衡、純潔,是至關重要的;4. 了解在『無限』之中『有限』的範疇,在精神的真實性中找尋存在的真相。

此一宣言之精髓,旨在宣示一種對於運用有限度手法-例如繪畫-的抗拒,並渴望繼續透過嶄新方法找尋藝術的關鍵價值。「點(龐圖)」,此一視覺語言的最根本元素,成為東西方藝術家都一致認同的符號。儘管最初只有六位藝術家簽署此份宣言(前五位經常會被提及,而第六位蘭達.維戈日後則未有參與龐圖聯展),龐圖運動卻不是一個封閉與精英主義之運動。從1962至1965年,龐圖運動的盛譽透過十三次展覽邁向國際,擴展至意大利、西班牙、瑞士及台灣等地。除了封塔那,此一開放的運動亦網羅了來自世界各國的空間主義、零藝社、核心運動以及奧普藝術家,譬如阿根廷的勒.帕克、法國的莫爾萊、委內瑞拉的索托以及克羅地亞的皮塞傑。在1962年8月11至25日舉行的「龐圖二展」當中,展出了二十六位來自三大洲十一國的藝術家。這個僅僅在一年前於米蘭誕生的藝術團體,此後直至1965年夏天,仍然透過不斷的展覽,將想法帶到台北、威尼斯、羅馬、佛羅倫薩及蘇黎世,成為二戰之後其中一個最大規的國際運動。

卡爾代拉拉《光線-空間》,1963年作

卡爾代拉拉乃龐圖運動創辦者,亦是二十世紀意大利最重要的藝術家之一。作為抽象藝術家,卡爾代拉拉經歷了漫長的具象訓練,並於六〇年代將其具象風格之精粹轉化為抽象。他的作品不僅讓人聯繫到蒙迪里安及亞伯斯的作品,更富於根深蒂固的詩情及存在主義視界。此幅1963年創作的《光線-空間》(現代亞洲藝術日拍,拍品編號717)乃藝術家最早的抽象作品,表現他如何以感性昇華新造型主義的亞伯斯式風格,以庶幾形以上的方式,進入帶有光華般的綿密之境。本作乃為了1958及1960年威尼斯雙年展藝評家大獎得主、以雷洛瓦、高更及賈科梅蒂的著名評論家斐斯而作,別具歷史意義。

吾妻兼治郎《MU-786》,1978年作

日本藝術家吾妻兼治郎是1961年龐圖運動宣言的簽署者。從東京藝術大學畢業之後,他遠赴米蘭布雷拉藝術學院深造,成為雕塑家馬里尼的助理。馬里尼鼓勵他通運自己的本國傳統找尋真我,經此點撥,藝術家發展出著名的MU系列,也就是日本漢字及中文裡「無」的意思。此一來自禪宗的哲學觀念,可見於吾妻兼治郎以《MU-786》 (現代亞洲藝術日拍,拍品編號718)銅雕為代表的所有作品。其標誌性的線條及圓形鏨刻,尤能突顯這位東洋巨匠如何顛覆雕塑作品的常規完整性。

(伊凡.夸羅尼,意大利記者、藝評家暨策展人,曾經出版多部學術著作,為重要西方現當代藝術家艾倫.鍾斯及瓦薩利等撰寫評論,並策劃2012年「意大利-中國雙年展」,現為歐洲設計學院講師。夸羅尼先生對於龐圖運動素有研究,因得知去年蘇富比香港秋拍之「龐圖運動」專輯,而主動為本次春拍撰寫上述三篇文章,蘇富比在此謹致謝忱。)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