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3
1003

亞洲私人收藏

朱沅芷
旋轉木馬;日光浴者;現代公寓(三聯作)
前往
1003

亞洲私人收藏

朱沅芷
旋轉木馬;日光浴者;現代公寓(三聯作)
前往

拍品詳情

現當代亞洲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朱沅芷
旋轉木馬;日光浴者;現代公寓(三聯作)
一九三二年作
油畫畫布裱於紙板
49.5 by 35.7 cm.; 19 1/2 by 14 in. (L)
52.3 by 45.2 cm.; 20 5/8 by 17 3/4 in. (M)
50 by 35.7 cm.; 19 5/8 by 14 in. (R)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註:畫背貼有紐約凡德·塔那邦畫廊、康乃狄克州立大學威廉班頓美術館、及紐約馬勃洛畫廊標籤(左與中聯);畫背貼有紐約大中央藝術畫廊、康乃狄克州立大學威廉班頓美術館、及紐約馬勃洛畫廊標籤(右聯)

來源

亞洲私人收藏

展覽

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美國畫家和攝影家壁畫展〉一九三二年五月三日至三十一日
史托爾斯,康乃狄克州立大學威廉班頓美術館〈朱沅芷作品展〉一九七九年十月十三日至十一月十八日
紐約,凡德·塔那邦畫廊〈朱沅芷:早期現代繪畫1926-1932〉一九八三年十一月八日至十二月十日(左與中聯)
紐約,大中央藝術畫廊〈紐約:都市生活時代的帝國之城 1875-1945〉一九八八年十二月十四日至一九八九年一月十六日(右聯)
台北,台北市立美術館〈朱沅芷作品展〉一九九二年三月二十五日至六月十四日,125、128、131頁
紐約,馬勃洛畫廊〈朱沅芷:現代華傑〉二〇〇五年十月十九日至十一月十九日,圖版2至4,6至7頁

相關資料

見證歷史的珍罕三聯傑作

朱沅芷《旋轉木馬;日光浴者;現代公寓》

旅美華人先驅朱沅芷畢生行疆廣闊,其自十五歲起遠赴舊金山、二十一歲闖蕩巴黎、二十四歲轉戰紐約,此番豐富閱歷,使他成為連結亞、歐、美洲畫壇的人物。1932年,身在紐約的朱沅芷獲得現代美術館(Museum of Modern Art,MoMA)邀請,參與「美國畫家和攝影家壁畫展」(Murals by American Painters and Photographers),成為六十五位參展者之一,在中國更登上是年出版之《中國名人錄》,成就備受肯定。《旋轉木馬;日光浴者;現代公寓》(拍品編號1003)不僅是朱沅芷極為罕見的三聯屏繪畫,更是當年參展力作,在其藝術歷程上,有著無可取代之重要性。

奮鬥於美國大歷史裡的華人畫傑

中國藝術史上,朱沅芷固然是旅美系統之先驅,即便在美國藝術史,其亦參與了現代主義在北美之發展。現代美術館在1932年舉行「美國畫家和攝影家壁畫展」,除了作為喬遷至現址之揭幕首展,同時也為了鼓勵美國畫家與攝影師創作壁畫,以抗衡當時國內炙手可熱的歐洲與墨西哥藝術家。此次展覽由紐約文化界名人克斯汀(Lincoln Kirstein)擔任總監,其於當年新聞稿中明確指出:「近年來,墨西哥引起我們的巨大興趣,而西岸更將里維拉、奧洛斯高及沙洛等名字帶到我們跟前」、「急需舉辦此次展覽之目的,實乃源自洛克菲勒中心建築之風波……傳聞洛克菲勒中心之壁畫繪製工作,已經內定判予外國藝術家,紐約的藝術家對此表示抗議。」可見里維拉等墨西哥大師在美國的廣泛活動,觸發了本地藝壇的強烈反彈。因此,此次展覽要求參加者必須於美國出生,或者是美國公民。朱沅芷由於早年投奔父親時己獲得美國公民身份,因此合乎資格參加此次美國與墨西哥藝壇之間的歷史性角力,並成為六十五位參展者之中,唯一一位亞裔代表。

「美國畫家和攝影家壁畫展」以「戰後的美國」(post-war subject)為主題,館方以六個星期為限,要求每位參加者提交一件三聯屏以及一件大幅作品。朱沅芷對於此次機會極為重視,按學者周念慈考證:「沅芷在這段時間內謝絕一切訪客,把自己關在房內,每天只吃少許食物,不眠不休,僅靠大量的中國酒來支撐體力。」經過廢寢忘食之努力,藝術家最終完成了兩幅生平經典:一幅是《工業之輪在紐約》,另一幅則是此組三聯屏《旋轉木馬;日光浴者;現代公寓》。

精煉取材:直指美國生活之核心價值

朱沅芷的藝術歷程,大致可分為「舊金山時期」、「巴黎時期」與「紐約時期」,在繪畫本作之時,藝術家已經走遍此三大城市,具有廣闊的國際視野與深刻的生活經驗,對於呈現當時的紐約面貌,有著敏銳的選材觸覺。本作雖為三聯式繪畫,然而每聯獨立觀之,均是一幅完整作品,這種可分可合的構思,不但呼應了紐約作為國際大都會的多元面貌,亦能盡展藝術家對於主題的精闢見解:驟眼看來,本作不過呈現中產階級的生活片段,然而細味之下,藝術家卻透過種種生活片段,深入探討美國社會之核心價值─《旋轉木馬》呈現美式休閒生活,旋轉木馬除了傳遞歡樂愉快的情感,其本身實為美國從歐洲引入的遊樂設施,經過大力推廣及改良,成為美式主題公園的重要部份,隱喻美國之於歐洲在經濟文化上青出於藍;《日光浴者》呈現五位正在愜意享受日光浴之裸女,其遠景為紐約地標布魯克林大橋,除了結合紐約的日常生活與城市景觀,藝術家刻意挑選天台為場景,實際上在強調社會風氣之開放、人權自由之平等;《現代公寓》呈現一位半躺於床上、似乎在編織毛衣的女性,其室內燈火通明,各式吊燈交叉照耀,無懼窗外的漫長黑夜,一具電話更醒目地佔據右下方,象徵與外間的便捷聯繫,宣告著先進的現代發明,正在守護美國人的家庭生活。

就創作主題而言,朱沅芷在舊金山及巴黎時期較為著重寫生或哲理思辨,然而自回歸紐約以後,其作品逐漸增加了社會與現實元素,這固然與其個人生活之歷練有關,亦有可能受到當時紐約畫壇盛行的「社會現實主義」(Social Realism)影響;事實上,當年與朱沅芷同場參展之藝術家如比特(George Biddle)、馬殊(Reginald Marsh)、貝樓斯(George Bellows)等,均為名噪一時的社會現實主義畫家。若把《工業之輪在紐約》與《旋轉木馬;日光浴者;現代公寓》並觀,這種傾向就更為明顯:作為一同參展之作品,《工業之輪在紐約》著重宏觀全局,反省作為國家意識形態的資本主義,而本作則更著重微觀的個人生活經驗,兩幅作品一體兩面,以華人的視界呈現當時的美國社會。

現代形式:舊金山與巴黎經驗之深化

朱沅芷「紐約時期」作品在題材上提升了社會性與現實性,然而就表現形式分析,其依然是明確的現代主義者:在舊金山時期,藝術家以立體主義旁支「共色主義」為主軸;抵達巴黎之後,則明顯受到超現實主義及表現主義影響;及至紐約時期,這些特徵非但並未消失,反而更圓熟的融入作品之中。《旋轉木馬;日光浴者;現代公寓》取材於現實,但在視覺效果上卻具有強烈的夢幻感,這首先是因為本作以三個不同場景組成,整體上刻意造成時間、空間上的跳躍,有如電影使用鏡頭分割,呈現三組平行時空;其次,藝術家在巴黎深受超現實主義影響,特別是佛洛依德有關夢的解析與精神分析理論,使他的畫面經常有如夢境般扭曲變形,譬如《旋轉木馬》的空間是從左上到右下的對角線向外拉伸,而《現代公寓》的空間則剛剛相反,是從右上到左下的對角線向外拉伸;居中的《日光浴者》,五位裸女所在的陽台地面傾斜,造成一邊的空間派生力動,而她們的腳則呈輻輳狀,似乎正在繞著中軸旋轉,使得整幅三聯屏在變形之中對稱,穩定之餘又產生運動的力量。

在運用超現實主義式變形的同時,《旋轉木馬;日光浴者;現代公寓》同時參酌立體主義式構圖,極力將景物以幾何形狀呈現,相比「舊金山時期」以幾何塊面組構物象,主次恰好相反,譬如《旋轉木馬》之主體呈圓柱狀、《日光浴者》突顯了浴女輻輳組成之圓,而《現代公寓》更巧妙藉著交錯投射的光線,構成一張佈滿三角形與矩形的網絡,三聯彼此呼應之處,亦正如學者王德育指出:「從左圖鬆散的具象描繪,到中央圖畫空間關係複雜的均衡,以至右圖空間關係和人物近乎完全瓦解。在構圖上,左邊的大圓圈,為輻輳排列之女人所形成的隱形圓圈所呼應;中央畫面陽台和牆壁的長方塊,又為右邊畫面中直線所形成的塊面所呼應。職是之故,這件三連幅是以完整的構圖整體規畫的」透過幾何形狀,每聯的力量流動均顯出清晰軌迹,並確保三者並觀之時,彼此交滙有條不紊,足見藝術家駕馭複雜構圖之能力。

《旋轉木馬;日光浴者;現代公寓》展現了朱沅芷對於現代主義諸派別之深入理解,正如藝評家周委爾(Edward Alden Jewell)在1932年5月22日《紐約時報》嘉許:「比德、馬殊、普爾、戴維斯、尼古拉德斯,以及朱沅芷─如果由我授權,我將樂意把壁畫交付他們創作。」自現代美術館展覽之後,朱沅芷獲得更多爭取委託之機會,不但於翌年在格林威治村創辦「近代藝術學院」,更結合自己對於中外哲學、心理學與藝術的理解,發展出「新立體主義」(又名「鑽石主義」)理論,實踐其開宗立派的宏大抱負。

現當代亞洲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