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品 124
  • 124

清乾隆 白玉雞缸盃 |

估價
10,000,000 - 15,000,000 HKD
已售出
12,175,000 HKD
招標截止

描述

來源

仇焱之(1910-1980年)收藏
香港蘇富比1994年5月4日,編號473

展覽

《One Man's Taste. Treasures from the Lakeside Pavilion》,鮑氏東亞藝術博物館,日內瓦,1988年,編號J28
明尼蘇達州明尼亞波利斯美術學院,1999-2008年借展,編號L99.270.4

拍品資料及來源

仇焱之寶藏雞缸玉盃 二十世紀鑑藏名家仇焱之,對雞缸盃惜慕不已,終生力蒐,傲藏成化雛本三件(圖一至三),又存清代御製仿古雞缸盃(圖四至五),悉為藝臻技絕之品,成就非凡,讓不少藏者望塵莫及。此盃取良玉、琢雅飾,意趣生動,無疑為仇氏對雞缸盃的畢生熱忱,添上完美句號。

盛清玉雞缸盃,受成化鬪彩啓思,朗逸雅緻,同類雖有數例,風格各異。觀此盃,嫩白如脂,佈局精巧用心,出類拔萃。

成化鬪彩雞缸盃,堪稱神品,數百年來享負盛名,言及雞缸盃,必提成化瓷珍,上至宮廷、下至民間,天下慕向,誠中國瓷器收藏家夢寐以求之品(圖一至三)。自明代首創,母子雞圖在宮中備受青睞,續製不斷。清初大量延燒鬪彩雞缸盃,有落當朝年款者,如康熙、雍正、乾隆款,但也有署成化仿款、堂款或無款者。清朝雞缸盃,紋飾細部略異,但大多以明代器為範本,仿其器形。直到雍正之時,世宗對御瓷要求嚴謹,或因此造就了母子雞圖案的變化,繪飾愈顯細膩。及至乾隆一朝,母子雞圖飾更是翻陳出新,演化出多種樣式。

母子雞圖雖獲各朝鍾愛,但多繪瓷上,如此玉質雞缸盃,絕無僅有,只見另外三例,器形雖類,然尺寸、細節均異於此。台北故宮博物院藏兩件尺寸較小之青玉雞缸盃(徑6.7公分),各琢大小雞隻十四,風格樸拙(編號:故玉001028及001029;圖六及七)。論佈局,台北二盃或與乾隆年製畫十二雞之鬪彩盃更加接近(見一在倫敦蘇富比成交之例,2005年11月9日,編號303,後再於香港蘇富比拍出,2009年10月8日,編號1612)。還有一較大之白玉雞缸盃(徑9.8 公分),飾賈昌喚雞,雕風率性,售於香港蘇富比2006年4月10日,編號1503。它與乾隆年製粉彩賈昌喚雞圖盃更為相近,但粉彩盃上書有御製詩,詩中雖提及成化鬪彩,但兩者形制相去甚遠(有關瓷質賈昌喚雞圖盃,可參考倫敦大英博物館大維德爵士舊藏兩瓷盃,圖見蘇玫瑰,《Illustrated Catalogue of Qing Enamelled Wares in the Percival David Foundation of Chinese Art》,倫敦,1991年,圖版A823及A827)。

上述數例玉雞缸盃中,論玉質、雕工,此盃均更勝一疇,冠絕同儕。此盃依成化鬪彩之制,採臥足、薄壁之式,然尺寸更小,袖珍盈握,只飾五雞,少於明代瓷盃所繪,卻不減雅致。雄雞翎毛蓬鬆,巧色妙添,盡見玉匠思密心細。此盃上各雞刻劃,有別於成化雛型,如公雞尾部並非綴以三根羽毛,母雞也採立姿而非作啄食狀,但整體佈局仍存十五世紀鬪彩雛例的寬廣疏朗,秀逸靈動。

高宗慕古好藏,尤惜成化鬪彩珍瓷,乾隆年間屢以雞缸盃為模,師古仿製,加上朝臣諳聖上喜好,時有上貢古玩華物,以悅君心。據檔案記載,不少玉雞缸盃奉旨送往宮中端凝殿茶房,以供備茶之用,可見高宗對茶之好。乾隆四十九年(1784年)便見有數道相關記錄,其中兩例如下(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合編,《清宮內務府造辦處檔案總匯》,北京,2005年,卷47,頁610及652):

「(四月)二十六日庫掌大達色、催長舒興,將蘇州送到青白玉雞缸盃三件⋯⋯持進交太監鄂魯里呈覽,奉旨:雞缸盃交茶房⋯⋯」

「於四十九年八月初二日,淮關送到江寧任內⋯⋯玉雞缸盃十一件⋯⋯呈進⋯⋯雞缸盃留上二件,熱河宴上九件訖。」

據道光十九年(1839年)所立陳設檔,自雍正始八代帝王所居之養心殿更貯有「青玉雞缸盃二件(紫檀木座)」,詳見(《故宮博物院藏清宮陳設檔案》,北京,2013年,卷11,頁675)。

玉盃細琢精刻,見證十八世紀玉雕的雅妙卓絕。盃上一雄雞形單隻影,獨立一旁,但將其與雞群分隔的並非花卉,而是菘菜,即白菜。以菘飾物,竹雕尤為常見,最晚明代已有,清初更是流行。此盃上菘,菜沿微皺外翻,偶有蛀孔,與竹雕上飾紋相類。參考北京故宮博物院藏一晚明三松款竹雕秋菘圖筆筒,其白菜與此有異曲同工之妙,筆同一面鐫乾隆四十四年(1779年)高宗御製詩,圖載於《故宮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竹木牙角雕刻》,香港,2002年,圖版4。

母子雞圖雖罕,但仍偶見於其他器形的玉雕上,如米莉森.羅傑斯(Millicent Rogers)舊藏白玉雞圖五足盌一對(徑16.8公分),2012年11月28日經香港佳士得拍出,編號2126。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