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3
1043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林壽宇
一九六七年五月十五日
前往
1043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林壽宇
一九六七年五月十五日
前往

拍品詳情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林壽宇
1933-2011
一九六七年五月十五日
款識
RICHARD LIN 15 MAY 1967(畫背)
一九六七年作
油畫畫布
143.5 x 71.8 cm; 56 ½ x 28 ¼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現亞洲重要私人藏家於1998年直接購自藝術家

展覽

台北,世界貿易中心展覽一館〈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二〇一六年十一月十二至十五日

出版

〈投入與映射:亞洲世代〉(上海,龍門雅集,二〇一七年),33頁

相關資料

「永遠全身上下一身白的林壽宇,為當時台灣畫壇帶來極簡藝術創作形式的神髓。八年代返居台灣後,居所坐落山明水秀台北市郊,同樣是純白色的工作室光線明亮小巧精緻。每次拜訪他,進門目光所及永遠是十數把油畫刮刀一絲不苟排列畫桌上。

林壽宇創作時過人的專注、絕對、冷靜、理性、毅力,加上固執幾乎達到偏執的天性,都促成他三十二歲進入馬博羅畫廊後『白色平行線時期』作品的誕生,一系列白色作品油彩層次分明卻往往精密到肉眼難辨的極致程度,而在他進入四十歲前達到巔峰。這個為數不多的系列精品大部分集中完成於1965至1970年之間,與他更年輕時期的塊狀結構的系列作品,形式與內涵都十分不同。至今我仍記得他曾不止一次告訴我,許多白色平行線條作品都是他生活裡的日記。

後來許多人喜歡問他以後畫風走向何方?他也總眼神定定地看著對方,似笑非笑地說:『已經全部都是白色了,沒有後面了,都空了嘛!』接著會朗朗大笑幾聲。

1990年代中期,嚴筱良走入林壽宇生命。她熱愛藝術,崇拜林壽宇,除了終日照顧林壽宇起居作息,同時對於藝術與市場互動機制的運用與搭配,常常能夠機敏協助溝通,給了不擅長應付市場『干擾』的林壽宇許多有形無形的幫助;1998年春,筱良來電,我在林壽宇畫室看到了《一九六七年五月十五日》(拍品編號1043),筱良告訴我這件作品比例特殊,層次細膩,是林壽宇一直放在身邊的私房畫,是他極端純粹巔峰年代的重要的作品之一。林先生還清潔整理了一番,像女兒要出嫁一樣;見到《一九六七年五月十五日》,當時的我受寵之情不可言喻。林壽宇還笑瞇瞇的對我說:『我的油畫,只有我會整理、修理。』就這樣《一九六七年五月十五日》也成為了我的私房畫,跟在我身邊一晃二十多年。總畫齡超過半個世紀。

後來我從他的展覽史料中得知,1966、1967他在歐洲、美國兩地的各項正式展覽總數竟然超過十六項,是他從藝生涯中極端重要與忙碌的代表時期。」

《一九六七年五月十五日》現藏家
與蘇富比專家訪談節錄,二年一月九日

年代,林壽宇在歐美戰後藝壇迅速崛起:自1959年簽約倫敦金貝爾・斐斯正式出道計算,藝術家僅僅用了五年時間,即獲選參展1964年德國卡塞爾文獻展,開華人藝術家之先河;1966年,又與英國倫敦馬博羅.新倫敦畫廊開始了經紀關係,獲得當時已臻殿堂地位的超現實主義大師米羅參觀其工作室,並對他的白色系列欣賞不已,留下了「在白色的世界中,你無人能比及」之經典評價;同年,林壽宇更榮獲北愛爾蘭藝術委員會主辦、並舉行於首都貝爾發斯特的阿爾斯特博物館的英國「公開繪畫展」首獎;在大西洋彼岸的美國,林壽宇則於1967年與趙無極、朱德群、丁雄泉、莊喆、胡奇中共同入選美國匹茲堡第44屆《卡內基國際美術展》,而林壽宇更榮獲「威廉佛瑞紀念收藏獎」,參展作品由卡內基學會所收藏,同時獲獎的,則是英國現代繪畫大師培根,而本次晚拍的《一九六七年五月十五日》正是誕生於藝術家問鼎歐美藝壇巔峰的榮光時刻。

此時,藝術家的白色美學已經成為其獨標一幟的藝術語言,其源自東方的禪機與道家哲學,又呼應西方的極簡與幾何抽象;在抽象構成方面,藝術家更擅長以簡馭繁,通過一絲不苟、細膩重疊長方形線條,建構意象深邃的白色系譜。《一九六七年五月十五日》長度正好為寛度之兩倍,尺幅如國畫中堂掛軸,在主要以正方形畫布呈現的林壽宇作品之中顯得甚為罕見,按藝術家主要文獻及拍賣紀錄統計,本作堪稱孤例;藝術家以長度整齊精準而寛度錯落有致的白色線條層疊而上,似是以極簡之方式呈現東方山水之美,將北宋郭熙在《林泉高致》之中所提及的山水「高遠」之美,在現代幾何抽象重新詮釋;其中上方的金屬棒點亮畫面焦點,尤其可見藝術家以抽象寫山水之妙思,並讓人聯想到清代宮廷畫家袁江、袁耀父子獨步畫壇的山水樓閣界畫,在精準計算與自然造化之間揉融為一。《一九六七年五月十五日》自林壽宇事業巔峰面世以來,首先由藝術家本人珍藏長達三十一年;及至1998年,始進入與藝術家早有深刻友誼的現藏家之手,此後經歷足足二十二年,本作方首次見諸拍場,而蘇富比亦特意邀請現藏家分享其與藝術家之珍貴友誼與收藏歷程,以彰顯本作難能可貴的歲月光輝。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