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9

拍品詳情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趙無極
1920 - 2013
01.11.86
款識
無極ZAO(右下)
ZAO WOU-KI 1.11.86(畫背)
一九八六年作
油畫畫布
89 x 116 cm; 35 x 45 ⅝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附:趙無極基金會開立之作品保證書

註:此作將收錄於由梵思娃・馬凱及揚・亨德根正籌備編纂的〈趙無極作品編年集〉(資料提供/趙無極基金會)

來源

原藏家直接購自藝術家
前藏家繼承自上述來源
巴黎,蘇富比,2013年12月3日,拍品編號12
私人收藏
台北,羅芙奧,2016年6月5日,拍品編號263
現亞洲重要私人藏家直接購自上述拍賣

相關資料

「趙無極的繪畫道路是一個畫家從東方到西方然後回歸的歷程。它不是一個旅程,沒有分段,亦無里程桿。他沒有依隨任何路線,眼前只有地平線,世界就在其間展開。帶領他一生的是源自一個宇宙觀、一個太陽軌跡的指引。」
前法國總理暨文學家多明尼克·德·維爾潘《在光線的迷宮中》節錄

縱觀趙無極繪畫事業之成就,與其不同時期的人生境遇一脈相承,六、七〇年代藝術家憑藉「狂草時期」盡顯澎湃生命力與意志力的創作享譽歐洲畫壇,進入歐美各大博物館機構典藏,但就在功成名就之時,趙無極痛失第二任妻子美琴,生活與藝術創作也因此陷入短暫的消沉。但他並未停滯藝術創作的腳步,而是轉變思考觀念,將人生種種經歷視為宇宙長河間的時間沉澱與生命的自然造化,繼而不斷攀升和超越自我的限制,重藉水墨之啟迪,探索無盡循環的宇宙定律,隨之迎來八〇年代創作上的又一次關鍵轉折,開啟數十載的輝煌「無境時期」,手執現代藝術之精髓魄力,重啟東方智慧之輪,再攀精神高峰。以《01.11.86》(拍品編號1019)為代表的此時期作品不再出現「狂草時期」橫向或縱向貫穿畫面的經典分段式構圖,而呈現出嶄新的開放式空間結構,虛實風景鞏固四周,迎納中心的生命之氣,反應藝術家此時期豁達開朗之心境。

坐看雲起,「無我」歸真

以虛實相生之風景圍構中央大片「留白」是「無境時期」最為顯著的特點之一,趙無極曾言:「我只想及一個相互連接的空間,冒著描畫空白的危險」。一如《01.11.86》中,山石僅盤踞下方,其連勾帶皴,濃淡互間的水墨般筆觸頗見石濤筆下「皴石」之百態,呈「凹」字形向上延伸、聚攏,逐漸被霧氣覆蓋。佔卻畫面三分之二的白霧,虛白飄渺,至善融合,沒有任何多餘之筆觸,在空間中迴旋,猶如山石間不斷生成的生命氣韻沸騰升空,一股前所未有的豁達力量應運而生,形成一個以「無我」為中心思想的新世界。此種聚氣留白的新形式,在另一幅由法國蓬皮杜藝術中心珍藏的一九八一年作油畫《01.04.81》中亦可尋得,可見同類型將東方文化底蘊並與個人情感思哲相互滲透之構圖的至臻藝術價值。而直至本畫誕生之時,藝術家對此構圖又已經過長達數年之持續探索,畫中瀰漫的霧團不斷被豐富、被耕耘,最終抵達爐火純青之精神境界。

《01.11.86》中畫面格局的新生映證藝術家心境上的巨大昇華,在視覺感官上的探索之外,亦源自趙氏對更深層人生哲學之感悟。西方傳統繪畫常用「單點透視」的集視角,以「唯我」為萬物之本,反觀東方繪畫,則一向以「散點透視」的發散角度,藉萬物之靈闡述「天地並生,無我合一」之上古思哲,趙無極從中參透「自然」才是恆古不變之宇宙本源之道,將舞台中心付諸於自然造化和生命輪迴之道,藝術表達和創作狀態更加從容不迫,落筆間體現出一種前所未有的由內而外的自信。趙無極曾說:「我希望手上的畫,要比上一副更大膽、更自由」,嵌於本畫的是藝術家人生歷練和對真理的沉思,亦是靈魂深處的某種舒緩,在畫面相互滲透、幾近融合的雲霧間,坐看雲起,交織著一種回歸真我之溫情和人生豁達之體悟,如今釋於拍場,本畫彷彿濃縮為趙無極心間的一束真理,引領藏家體悟藝術家八〇年代從容、釋然之人生境界與高度,完美呼應多明尼克對其之評論:

「風在疾駛,水在咆嘯。宇宙運動從左向右穿過畫面,彷彿脫韁的野馬。隨著大自然的潮湧一浪推一浪,無數個紀元被這巨大的搖撼穿過。時間靜止了,在存在與虛無的震盪中被吞噬了……這一切的中心是人。他來了,有如一葉輕舟。」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