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2

拍品詳情

重要私人收藏明宣成瓷珍

|
香港

明成化 青花萱草紋宮盌 《大明成化年製》款
宮盌弧壁圓滑,口沿微撇,雋秀蘊藉。淡青細筆,畫出萱草婉麗,內外各繪四美連枝,蕊上花絲或露或藏,伴以長葉、彎莖,蜿蜒有致。看似循規守律,細觀卻諳匠心巧運,一花獨簪曲瓣兒,單葉傲佔枝莖上,便是盌內團花畔,也有一葉妙分岔,更添意趣。通體罩施釉料,柔潤如玉。器底署青花雙圈二行六字楷書款。
14.9 公分,5 7/8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出版

朱湯生,《中國瓷器—莊紹綏收藏》,香港,2009年,圖版14

相關資料

成窰稀綻萱草花
康蕊君

永樂、宣德二朝,景德鎮燒造延續無間,所出青花瓷器質優藝高,創意滿溢,締造後代難以企及之高峰。奉命製作媲美永宣之品,成化御窰藝匠定必費索思量,精益求精,瓷土力達凝煉細膩,又推陳出新,嘗採清逸秀朗之風,終成美瓷雅器。論典麗,沒遜色於前,論名聲,過之無不及。

成化御瓷胎釉之溫潤精緻,超前絕後,其釉面如脂若玉,摸撫手中,柔滑之感,他朝難及。「宮盌」一詞,僅限用於顯然為供御所作之成化青花官窰瓷盌,燒造時期不足十年,約製於1480年代,或為宮廷食器。它們工精藝絕,比例合宜,材佳質優,撫之如玉,實難出其右。縱然含蓄簡潔,卻又暗含巧思,鈷青勾勒清晰,卻不減逍遙,剛中蘊柔,讓人不禁凝神。宮盌樣式共約十二,多僅繪外壁,盌內留白,卻也有部分內外圖案有別,但有數款,猶如此盌,花紋裏外呼應,相得益彰。

此宮盌圖案柔美雅絕,同類中最罕。同以萱草為飾者,傳世僅知倫敦大英博物館兩例,同時在該館展出。縱觀三盌,其萱草描繪獨特,壁內外各畫四花,其中兩朵花絲外展,上綴花藥,自然如生,下承尖細長葉,柔然曲卷。另有一式宮盌也繪相類花種(見圖三),且較此普遍,所畫朵妍花蕊內藏,僅以中心白點交代,且瓣片中軸脈絡清晰,葉非纖長。兩式宮盌,紋飾布局甚為接近,器內、足外均繪弧曲連枝,方中見圓,各發四葩綻放,盌心加綴團花,疏朗秀逸。

二式繪畫有別,應為便於區分兩種花卉之故。百合與萱草花朵雖則貎似,品種卻迥然不同,細觀植物生長便可輕易分辨,百合枝莖滿發短葉,萱草葉片則於根部簇生,纖長如劍。可是運筆取捨以後,兩花難分難辨。此盌所繪,葉片細長,應乃萱草,而另一圖案則為百合。據謝瑞華專書(《中國吉祥圖案》,三藩市,2006年,頁67),「萱草」在中國又稱「忘憂草」或「宜男草」,雖然花綻不過一天,卻蘊含延年、益子之祥瑞美意。

成化宮盌飾紋,勇於序中求變,不因循單一規律,此舉甚是獨特,有別於其他歷代御窰,傾向抑壓個人風格,以求成品完美一致,毫釐不差。觀此萱草圖案,盌內一片長葉突發小刺,為工整旋律迎來小小的變奏,壁外葉子則多自莖下延生,徧徧一片獨踞枝上。如同其他宮盌一樣,正是插曲如此,讓圖畫盎然生趣。

多年來,朱湯生專研成化御瓷,以冀編輯通考,羅列傳世例子(遺憾英年早逝,終未出版)。他提及此盌獨特之處時指(《中國瓷器—莊紹綏收藏》,香港,2009年,頁23):「其纏枝圖案的細節便有若干變化,這些地方驟看像是畫師隨意為之,但若細心比較此盌及二件近似例……紋飾的差異卻一般無二。由此可見,該等變化乃畫師故意為之……」。

傳世同式宮盌僅二,均屬吳賚熙舊藏,1937年5月26日在倫敦蘇富比拍出,編號45及46。前者與此盌尤為相近,早年已展覽甚頻,著錄極豐,例如 A.D. Brankston,《Early Ming Wares of Chingtechen》,北京,1938年,圖版25a及26a,後再三度在倫敦蘇富比易手,先在1940年5月29日由喬治.尤莫弗普勒斯(George Eumorfopoulos)賣出,編號237,轉入 Lionel Edwards 典藏,繼售於1945年2月8日,編號87A,1946年6月25日再從 Lindsay Hay 少校舊藏釋出,編號43,由 Sparks 競得,納入 Seligman 寶蓄,1973年惠贈大英博物館,載於霍吉淑,《Ming Ceramics in the British Museum》,倫敦,2001年,編號6:7(圖一)。

吳賚熙庋藏中另一萱草紋宮盌,在最初的蘇富比圖錄中並未載圖,其鈷青發色較濃,1937年由 Bluett’s 購得,納入大維德爵士典藏,如今同存大英博物館,錄於蘇玫瑰及畢宗陶,《無瑕至寶成化瓷器》,倫敦,1995年,圖版3,又載於康蕊君及霍吉淑,《大英博物館大維德爵士藏中國陶瓷精選》,倫敦,2009年,中譯本,北京,2013年,編號36,頁73右下(圖二)。

此式萱草紋宮盌,北京、台北兩岸故宮典藏乏例,景德鎮珠山明代御窰遺址堆積中也似未有發現相關殘片。

繪飾百合之宮盌則最少有十例傳世,其一藏台北故宮博物院,圖見《成化瓷器特展圖錄》,台北,2003年,編號35。Cunliffe 勛爵舊藏也有一對,其中一盌在1980年5月20日經香港蘇富比售出,編號39,圖載於《香港蘇富比二十年》,香港,1993年,圖版102,以及《香港蘇富比三十年》,香港,2003年,圖版246(圖三)。

在莊紹綏收藏圖錄中(前述出處,頁22-23),朱湯生指:「多款成化青花盌於二十世紀三十年代登陸歐洲,並獲得了「宮盌」的雅稱,自此之後,它們方以卓絕之姿脫穎而出,在各式御製青花瓷器中獲得了應有的重視。宮盌的釉色柔和悅目,帶成化時期特有的象牙色澤,所施的國產青料亦發色淡雅,與亮麗的進口料迥然有別,故被視為最柔美秀麗的青花器物之一。……像本藏品一類的佳作,其內外壁俱飾以相同的纏枝花卉紋,布局疏朗明快,與永樂和宣德二朝繁縟細密的裝飾風格大異其趣……」。

重要私人收藏明宣成瓷珍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