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天民樓﹕歷代華瓷萃集

|
香港

元 青花蓮塘鷺鷥紋匜

來源

購於日本,1990年7月2日

展覽

《天民樓青花瓷特展》,鴻禧美術館,台北,1992年,編號15
《天民樓青花瓷特展》,上海博物館,上海,1996年

出版

《天民樓珍藏青花瓷器》,上海,1996年,圖版17
《中國美術分類全集:中國陶瓷全集11(元)》,上海,2000年,圖版215

相關資料

匜,為日常重要盛水器皿,伴隨玉壺春瓶使用,如〈Social Life Under the Mongols as Seen in Ceramics〉,《Transactions of the Oriental Ceramic Society》,卷59,1994-5年,頁 44,述及在考古發掘中,匜常與瓶器或酒盃一同出土,陝西蒲城洞耳村墓,建於至元六年(1269),墓中壁畫描繪了墓主張按答不花與李雲線夫婦,對坐屏風前,兩側桌案放置花瓶酒器,當中有白色玉壺春瓶與相配匜各一,詳見《The World of Khubilai Khan. Chinese Art in the Yuan Dynasty》,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紐約,2010年,頁83,圖115。

此匜之形,或源自金屬器。安徽合肥窖藏發現之銀匜,與本品十分相似,伴隨出土的還有一銀玉壺春瓶,同上註,頁287f,圖330-31。

匜綴蓮塘鷺鷥紋者,甚是罕見,參考一件玫茵堂珍藏釉裏紅例,錄於康蕊君,《玫茵堂中國陶瓷》,倫敦,1994-2010年,卷2,編號632,2013年4月8日售於香港蘇富比,編號34。

比較一件青花蓮塘鴛鴦紋匜,出自 David L. Nathan 舊藏,現藏維多利亞國家美術館,售於倫敦蘇富比,1962年5月15日,編號55;倫敦大英博物館藏一件青花月兔紋例,錄於霍吉淑,《Catalogue of Late Yuan and Ming Ceramics in the British Museum》,倫敦,2001年,編號1: 22;甘肅出土二件鳳鳥紋匜,現藏臨洮博物館,載於《幽藍神采:元代青花瓷器特集》,上海博物館,上海,編號42。

天民樓﹕歷代華瓷萃集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