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六合和熙-重要私人珍藏

|
香港

明永樂 冬青釉高足盌

相關資料

冬青瑞澤
康蕊君

冬青釉,應屬景德鎮御窰研發的單色釉中,最罕見亦最空靈秀雅之品。「冬青」一名,要較「常青」更顯詩意,意指多種植物,如「萬年枝」。冬青其名相應其色,祝意長壽無疆。

永樂時期,朝廷管理監燒御瓷,力求陶藝埏埴之臻善臻美,促使中國瓷業發展興盛,創新紛呈,無論器形、風格、釉色、紋飾皆新品層出,大放異彩,技術巧思,一日千里,幾近極限,以致後世數百年間未見重要創新。縱觀中國歷史,應唯有三百年後雍正一朝的瓷藝發展,可與之媲美。

冬青釉色淡雅含蓄,呼應當朝龍泉窰備受推崇之藻青色。永樂時期,江西景德鎮御器廠與浙江龍泉窰皆受命燒造御瓷,及大型器皿以作賞賜異邦之用,然景德鎮製瓷胎骨白緻,形制、釉色、火侯控制均精良,得造宮廷所需小型器皿,包括永樂帝御用瓷器,即如是件高足盌。

早於蒙元年間,景德鎮與龍泉窰已有燒製高足盌,造形簡樸,工法較顯粗略,龍泉例多見高足細刻二道橫紋作竹節(見朱伯謙,《龍泉窰青瓷》,台北,1998年,圖版199、200),與永樂作例差異甚大,永樂御窰得朝廷嚴密監督,材質、工藝皆突飛猛進,器形比例更趨和諧優美,應以畫稿為礎,而非拉坯而得。本品線條諧美雅致,釉色淡雅勻淨,積釉處瑩亮翠青,釉薄處柔雅透白,皆為永樂御瓷之特色。

明代高足盌為佛壇供器,永樂帝信仰藏傳佛教,詔命御作製作許多前所未見的器物用於祭佛,如鎏金銅佛、漆面佛經,各式媒材之法器與禮器,其中高足盌用於宮內供佛,或賞賜予西藏高僧及寺院。至今西藏仍存數件明初高足盌,與僧帽壺相配使用;見《雪域藏珍:西藏文物精華》,上海博物館,上海,2001年,編號93-97。並配以裝飾華麗的訂製盒,用於保存、運輸,足見高足盌珍貴非凡(同上,編號95、99)。

清宮亦極為珍視明初高足盌,為其特製木座,藏高足於內,以保安全。倫敦維多利亞與艾伯特博物館藏1729年《古玩圖》中描繪一件白釉高足盌,應為永樂窰,立於木座,載於《盛世華章》,皇家藝術學院,倫敦,2005年,編號169,頁255左下。

著錄與本品相類的冬青釉竹節紋高足盃,僅見二例,其一存於北京故宮博物院,刊於《故宮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顏色釉》,香港,1999年,圖版124(圖一);另一竹節紋例,先後售於倫敦蘇富比1981年4月7日,編號252,以及香港蘇富比1983年5月11日,編號105。

無竹節紋之冬青釉高足盃,參考一器屬西藏博物館所藏,見於《西藏博物館藏明清瓷器精品》,北京,2004年,圖版26。另一例則略殘,現藏北京故宮博物院,載於耿寶昌編,《故宮博物館藏古陶瓷》,北京,2005年,卷1,圖版88。還有一件曾二度售於香港蘇富比,1986年11月19日,編號215,及2013年10月8日,編號3028。另有一件冬青釉暗花龍紋高足盃,盃心刻永樂四字年款,1981年11月24日售於香港蘇富比,編號133,後於紐約蘇富比2001年3月22日售出,編號90。

如斯含蓄蘊藉之色,依仗精心選材與適當火候,一絲不苟。然永樂以後,巧技未得久持,直到雍正年間才得復燒。永樂窰並發展出另一類同青釉,「翠青」,色澤隱隱帶藍,僅施於特定器形,如小型瓷罐(參考香港蘇富比2009年10月8日,編號1624),精緻完美。後世僅清世宗一朝瓷藝精湛,可與之齊肩,再造類同本品之淡青釉瓷,雖已屬相近,二者之間但仍可清晰辨其差異。

六合和熙-重要私人珍藏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