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拍品詳情

天民樓藏御瓷選萃

|
香港

明永樂 青花纏枝番蓮紋折沿盆

來源

藍捷理,紐約,1986年

展覽

《天民樓藏瓷》,香港藝術館,香港,1987年,編號13
《歷代文物萃珍:敏求精舍三十週年紀念展》,香港藝術館, 香港, 1990-1991年, 編號129
《天民樓青花瓷特展》,鴻禧美術館,台北,1992年,編號29
《天民樓青花瓷特展》,上海博物館,上海,1996年
《日昇月騰:從敏求精舍藏品看明代》,香港歷史博物館,香港,2015-2016年,編號61
《香江雅集:香港回歸祖國二十周年特展》,首都博物館,北京,2017年,編號115

出版

《天民樓珍藏青花瓷器》,上海,1996年,編號30

相關資料

永樂宮廷奇葩
康蕊君

此折沿盆器心圖案抽象獨特,論飾紋或僅此一例,其棱角分明,曲直得宜,當為罕珍。永樂年間(1403-1424年),景德鎮御窰受啓於伊斯蘭器物,模其形、倣其飾,創燒一系列御瓷,型式不一,卻皆卓絕非凡,本品正為當中佳例,見證明朝(1368-1644年)陶瓷發展史上之重要革新。此盆平底,深直壁自下而上斂,寬折沿,正如許多永樂瓷器一樣,其形顯然並非在拉坯過程中自然衍生,而是由中東金屬匠所創。

永樂年間,宮廷與中東皇室關係密切,特別是帖木兒帝國,並與伊斯蘭各地互贈國禮,造就中東金屬器的傳入,為中國瓷匠所識。十三至十四世紀器形相類之黃銅折沿盆,多配合執壺使用,讓人於餐宴前後洗手,敍利亞與埃及一帶尤為普遍。參考巴黎羅浮宮藏一件著名的馬木留克王朝嵌銀折沿盆,約製於1240年,乃為埃及蘇丹所造,曾展於《The Arts of Islam》,大英藝術協會,海沃德美術館,倫敦,1976年,編號198,同展並見一件敍利亞玻璃折沿盆,器形相近,畫彩飾金,約製於1325年,編號137。大都會藝術博物館藏埃及黃銅折沿盆也可資比較,詳見該館展覽圖錄《Defining Yongle. Imperial Art in Early Fifteenth-Century China》,紐約,2005年,頁29,圖10,同書並刊一件中國青花折沿盆,圖版2。

景德鎮窰仿中東金屬之青花瓷,對於大明宮廷而言,想必充滿異域風韻、備受青睞,是以永樂一朝燒製甚殷,尺寸紋飾包羅萬象,至宣德年間續有延燒,惜我們至今未能確定這類珍瓷的生產對象。若用作國禮送予中東君主,理當合宜不過,但國外皇室所蓄比兩岸故宮更少(台北有至少三器,北京有二,見下文)。國外宮廷藏例之一,乃屬奧斯曼蘇丹珍藏(康蕊君,《Chinese Ceramics in the Topkapi Saray Museum, Istanbul》,約翰.艾爾斯編,倫敦,1986年,卷2,編號611),但薩非王朝收藏(伊朗阿德比爾聖寺)卻不存一例。中國故宮舊藏一件宣德署款例,以及雍、乾兩朝署款之仿明折沿盆,同樣暗示此類瓷器為中國宮廷所用。

這類盆器壁內外、折沿上下之紋飾均極富中國色彩,然器心所繪寶相花,款式不一,綴六或八瓣,幾何抽象,風格與中東裝飾圖案接近。此盆器心巧綴瓣葉,片片相互交鎖,縱橫相貫、起伏有序,中央編成八瓣小星,往外輻輳,放綻寶相團花,極為獨特,他例無尋。輪花如此,或非依照中東藍本臨摹之作,卻應乃瓷匠博覽中東藝品如織物、青銅、陶器、木作等,習其常見圖案後歸納而成(參考《The Arts of Islam》,前述出處,編號9、177、393及440)。在中東地區,畫師採用圓規及直尺以精確地繪畫此類輪花圖案,但對於習慣揮毫勾勒的中國匠人而言,這些幾何結構繪圖技術極為陌生。同類御窰折沿盆,見有至少四款不同輪花圖案。除了此盆上所飾圖案,另有曲瓣及尖葉共二款六瓣輪花紋,還有一款乃畫師在常見圖樣的基礎上繪飾,畫八瓣蓮花,花瓣內添八吉祥紋。

較諸他例,此盆紋飾尤為獨特。此類折沿盆器壁內外所飾纏枝花卉紋,一般而言花之品種多樣,但此盆外壁,卻只繪纏枝蓮紋,沿下常見之折枝花葉也以小花代之,枝葉從缺。

永樂盆折沿之上,多以水波作飾,間綴浪濤漩渦,洶湧澎湃。仿伊斯蘭器形之品,也多以石竹花紋作飾,彷彿兩者尤為匹配,正如此盆沿上所綴,捲延滿溢芬芳。繪石竹花紋作例可見於器身較高之方流執壺頸上(見耿寶昌編,《故宮博物院藏明初青花瓷》,北京,2002年,卷1,圖版92),另有伴飾雛菊之例,如綬帶耳葫蘆扁壺頸上繪紋,這類扁壺腹上輪花與此盆心所畫相近(例如仇焱之舊藏葫蘆扁壺,該器曾為東京出光美術館所蓄,見香港蘇富比2017年4月5日,編號3608,圖一)。

此器邊上石竹花紋也與其他例子有別。同年代之中國花卉繪畫,旨在寫生傳神,是以花、果、葉之組合,必須忠於自然,此盆沿上花紋卻不似為寫生而畫,彷彿是刻意繪製之圖案,或許古人以為,石竹與點飾而成之小花,配合銀杏似的葉片,散發伊斯蘭風格。其他珍稀瓷器上,也有相類以點畫成之小花輔飾,例如永樂淨水瓶口沿所綴,琵金頓舊藏便是一例(香港蘇富比2016年4月6日,編號15),又或是橢圓筆盒,如大維德爵士所藏(見霍吉淑,〈A New Concept for a Classic Collection. The Ming Ceramics in the Sir Percival David Collection at the British Museum〉,《Arts of Asia》,卷39,編號3,2009年5-6月,頁101,圖版10),然而它們均非御窰式樣大宗。

有兩盆與此品尤為接近,其沿上均繪飾石竹,然畫風迥異,分別藏於兩岸故宮博物院。台灣所藏,器心綴六瓣輪花,瓣葉曲捲婉麗,沿邊畫石竹,以大片掌狀葉子相間,圖見該院展覽 《適於心:明代永樂皇帝的瓷器》,台北,2017年,圖錄頁131-3(圖二),圖錄並刊另外兩件永樂盆,器沿皆以水波紋為飾,其一繪與前述相同之六瓣輪花(頁128-30),另一花瓣卻較尖(頁134-5),還有清代仿明二例,也繪水波為邊,分別署有雍正及乾隆年款(頁162-5)。北京故宮藏例,則繪八吉祥輪花,沿邊則飾以纏枝石竹,伴綴齒葉卷草,錄於耿寶昌編,前述出處,2002年,卷1,圖版27(圖三),同書另載一盆,器心畫曲瓣輪花,折沿環飾水波紋,見圖版28。

大和文華館藏宣德署款折沿盆,器心飾六瓣輪花,其花瓣形狀更尖,折沿綴以卷草,間飾四瓣菱式開光折枝花卉,詳見《大和文華館所蔵品図版目録 7:中囯陶磁》,奈良,1977年,編號134。

天民樓藏御瓷選萃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