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2
明永樂 青花花卉紋菱口折沿盤
前往
2
明永樂 青花花卉紋菱口折沿盤
前往

拍品詳情

天民樓藏御瓷選萃

|
香港

明永樂 青花花卉紋菱口折沿盤

展覽

《天民樓藏瓷》,香港藝術館,香港,1987年,編號6
《天民樓青花瓷特展》,鴻禧美術館,台北,1992 年,編號22
《天民樓青花瓷特展》,上海博物館,上海,1996年

出版

《天民樓珍藏青花瓷器》,上海,1996年,編號23

相關資料

此盤腹繪五朵纏枝花卉,精雅奪目,且反映中國瓷匠與中亞受眾百年往來。成器碩麗,菱口折沿,尤見永樂帝產瓷外銷之雅好,花葉玲瓏,又融景德鎮演繹胡趣之巧思。

1270年代,蒙族南侵,建立元朝,蒙人治下,王土包絡更為廣博。絲路貿易,一派繁榮,瓷器華奢,波斯商客對之搜求備至。元代燒造此類大盤,專合中東宴飲風俗,可置於地,眾人圍坐而享。參考一幅十七世紀的袖珍畫,繪伊斯坦堡托普卡比宮宴會場景,詳見 Julian Raby 及 Ünsal Yücel 選圖,載於康蕊君,《Chinese Ceramics in the Topkapi Saray Museum, Istanbul》,約翰.艾爾斯編,倫敦,1986年,卷1,頁45。

永樂大帝,遠矚環球,欲於四海之外弘揚天朝聲威。為申「天子」王權,彰帝國盛勢,永樂授命穆斯林宦臣鄭和(1371-1433年)六下西洋,遍訪列國,經營外交。回朝貢禮,不乏異獸珍寶,鄭和航海以來,各國使節赴華,亦多進獻。朝廷以朝貢之制規束貿易,瓷器、絲綢遂成名貴商品,於亞洲乃至海外備受推崇。

伊朗薩非王朝及土耳其奥斯曼王室均藏有此類瓷盤。伊朗德黑蘭國家博物館藏三件紋飾類同之盤,原蓄阿德比爾寺,刊於 John Alexander Pope,《Chinese Porcelains from the Ardebil Shrine》,華盛頓,1956年,圖版29.101、29.106及29.109。伊斯坦堡托普卡比宮殿博物館也有二例,所繪花卉有別,錄於康蕊君,前述出處,卷2,圖版601及602,其一口沿飾水波,另一則畫纏枝花卉。

台北故宮亦藏一例,紋飾同此,載於《明代初年瓷器特展目錄》,台北,1982年,編號37。另一例,中國國家博物館藏,刊於《中國國家博物館館藏文物研究叢書:瓷器卷(明代)》,上海,2007年,圖版20。倫敦大英博物館又貯一例,錄於霍吉淑,《Ming Ceramics》,倫敦,2001年,圖版3.35。另有一例,見於康蕊君,《玫茵堂中國陶瓷》,卷2,倫敦,1994年,圖版663,曾售於香港蘇富比2013年4月8日,編號20。仍有一類例,陳永達雅蓄,曾見於敏求精舍展覽《日昇月騰:從敏求精舍藏品看明代》,香港歷史博物館,香港,2015-2016年,編號63。

天民樓藏御瓷選萃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