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13
明正德 青花穿花龍紋渣斗 《正德年製》款
前往
13
明正德 青花穿花龍紋渣斗 《正德年製》款
前往

拍品詳情

天民樓藏御瓷選萃

|
香港

明正德 青花穿花龍紋渣斗 《正德年製》款

來源

洛杉磯蘇富比1979年6月14日(拍賣代號252),編號1102
紐約佳士得1987年12月10日,編號226
香港佳士得1991年3月19日,編號523

展覽

《天民樓青花瓷特展》,鴻禧美術館,台北,1992 年,編號52
《天民樓青花瓷特展》,上海博物館,上海,1996年

出版

《天民樓珍藏青花瓷器》,上海,1996年,編號57

相關資料

渣斗紋樣妍巧精細,觀之如活龍騰躍纏枝蓮間,遊龍矯健而蓮花曼妙,動感十足,寓意祥瑞,教人注目難忘。穿花龍紋可追溯至明初御窰,時至正德,甚得上心而備受鍾愛。加之本品釉質油潤,器型周正,此皆本朝顯徵。

正德青花,上承成化而下啟嘉靖,乃明瓷由精細轉粗放之過度時期。物象既呈,便可推究,瓷器之變,實則社會、政治之變。是時武宗受奸佞教唆,荒淫享樂,怠政瀆職,以致宦官當道,擅權亂政,腐敗不堪。景德鎮御窰廠頗受其影響:一面,官窰品質要求依舊嚴苛,惟上上品可進獻宮廷,且頻見新式器型、紋飾,以足聖上所好。然同時,瓷業卻不免呈蕭條之勢,產量驟減,現今出土之正德器甚少便可為證。本品鈷青呈色微妙,青中略泛灰調,未見施於前朝器,亦有別於後代者,應屬國產料。據正德十年(1515年)《瑞州府志》載:「上高縣天則崗有無名子,景德鎮用以繪畫瓷器」,故知江西當為彼時青料產地之一(參見汪慶正,《青花釉裏紅》,香港,1987年,頁11)。

此渣斗之形、飾皆因循明初之制。渣斗之形,腹部圓碩如球,口沿寬敞外擴,源自高古青銅尊造型,瓷質渣斗則早見於十五世紀初。歷時數百載,器型略有演變,口愈大而身漸小。渣斗常被指作「唾盂」,但據元人閒箋載:「宋季大族設席,几案間必用筋瓶、渣斗」,可知或曾用於宴上,作盛放渣滓之用(參考敏求精舍展覽圖錄《日昇月騰:從敏求精舍藏品看明代》,香港歷史博物館,香港,2015-2016年,頁37)。

可參北京故宮博物院藏三件相似例,刊於本院《明代弘治正德御窰瓷器》展覽,北京,2017年,卷2,編號180-182,同錄一復原器,珠山御窰遺址出土,編號418。台北故宮博物院亦存一相若作例,圖載於《藍白輝映:院藏明代青花瓷展》,台北,2016年,圖版76。大維德爵士雅蓄中也有一近例,現貯倫敦大英博物館,錄於《東洋陶磁大觀》,東京,1980年,卷6,圖版124。此外,Lauritzen 典藏另有一例,存斯德哥爾摩遠東文物博物館,前述出處,卷8,圖版228。

拍賣市場有見重要私人收藏同類渣斗,可資比較,一類同作例曾為 L.F. Hay、H.M. Knight 及 Frederick Knight 收藏,展於《Oosterse Schatten. 4000 Jaar Aziatische Kunst》,國家博物館, 阿姆斯特丹,1954年,編號247,曾三度售於蘇富比,倫敦1939年6月16日,編號99,香港1982年5月18日,編號30,紐約1983年6月15日,編號278。另見一例,屬玫茵堂舊藏,售於香港蘇富比2011年4月7日,編號60。此外,Ira and Nancy Koger 伉儷珍藏亦見一近例,售於紐約佳士得2006年9月19日,編號245,後售於香港蘇富比2013年10月8日,編號212。

本品款識寫法獨特之處,值得一提,其「年」字筆劃由四短橫構成,而「德」字字體略顯細長,有一批正德青花器之年款寫法與之相同,或出一人之手,且上述出土器中也見有此類款識。

天民樓藏御瓷選萃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