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9
3119
清雍正 白釉菊花盤 《大清雍正年製》款
前往
3119
清雍正 白釉菊花盤 《大清雍正年製》款
前往

拍品詳情

雅静清靈:清代御瓷私人珍藏

|
香港

清雍正 白釉菊花盤 《大清雍正年製》款

來源

K.W. Woollcombe-Boyce 收藏
香港蘇富比1978年5月24日,編號185

相關資料

菊瓣形之式,早見於宋,此盤採菊形,或受古物啟思。宋代菊式漆盤,參見一例,展出於《The Monochrome Principle. Lacquerware and Ceramics of the Song and Qing Dynasties》,Museum für Lackkunst(漆器藝術博物館),明斯特,2008年,編號13,同展並見定窰模印菊花盤,編號14。

據清宮記事錄,雍正十一年(1733年)世宗下旨內務總管年希堯:「各式菊花式磁盤十二色(內每色一件)」,「每色燒造四十件」。然而,十二色釉菊瓣盤並無完整成套傳世,且已知雍正菊瓣盤之釉色遠多於十二種。北京故宮博物院已出版共十三色不同來源之菊瓣盤例;此外,已知至少仍有其他六色類例。薛好佩博士在其專文〈In the path of Tao Qian: 'Chrysanthemum' wares of the Yongzheng Emperor〉中,論及雍正時期菊式器之發展,並認為此類器或可體現雍正帝對詩人陶潛之傾慕,承其愛菊之情(《Arts of Asia》,2015年5-6月,頁72-85)。陶潛(365-427年),不為五斗米折腰,棄官歸隱故土柴桑,閒居田壟菊院,寄情山水,逍遙自適,開創「田園詩」體例。世宗尤崇農耕勞作,故此類田園題材作品備得聖心。

見一白釉例,載於《盛世華章》,英國皇家藝術學院,倫敦,2005年,編號172(第四行右),或參考《故宮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單色釉》,香港,1999年,圖版257(第二行右)。再見一相似菊式盤,售於紐約蘇富比2017年3月15日,編號520。

可比較數例其他釉色之菊瓣盤,比如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十二例,曾赴英參與前述《盛世華章》展覽。這一組中,其一湖水綠盤,器底敷彩,僅年款一圈留白。香港蘇富比曾售出多例:如西雅圖藝術博物館及趙從衍舊藏天藍釉對盤,1987年5月19日,編號279;保羅.白納德伉儷及 Hall 家族遞藏松石綠盤,2000年5月2日,編號553;樂山堂舊藏粉青釉盤,2008年4月11日,編號2503;以及玫茵堂舊藏紫釉例,2013年4月8日,編號4。

雅静清靈:清代御瓷私人珍藏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