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1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無涯:吉利翁·庫維中國當代藝術珍藏

|
香港

岳敏君
風箏
1993年作
款識
yue minjun,1993.5
油畫畫布
181 x 248 公分,71¼ x 97⅝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香港,少勵畫廊
亞洲,私人收藏
香港,佳士得,2006年11月26日,拍品編號361
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展覽

香港,少勵畫廊,「竹簾後的臉」,1994年7月,頁18,載彩圖
布魯塞爾,穆塔德希藏館,「吉利翁・庫維收藏」,2007至2019年

相關資料

如果我要表現一種荒謬性,用誰的形像都不好,我覺得要是嘲笑自己總是可以的吧。

岳敏君


《風箏》作於1993年,是岳敏君「玩世現實主義」的早期珍貴傑作。它不僅是藝術家的重要生涯作品,更是中國當代藝術史上一段重要時期的歷史紀錄。在岳敏君的平生創作中,直接刻畫中國政治權力象徵——天安門廣場的作品數量甚少,而《風箏》就是其一;它是岳敏君數一數二的代表之作,與他目前的拍賣紀錄作品及其他重要傑作齊名,包括《轟轟》(1993年作)、《大狂喜》(1993年作)及《處決》(1995年作)。與上述作品不同的是,《風箏》是唯一一幅可以看見天安門廣場全景、沒有被懸浮在半空的經典大笑人物遮蔽的作品。畫中廣場的鮮明色彩與湛藍天空,令人聯想起董希文的社會現實主義鉅作《開國大典》,該畫呈現了毛澤東在1949年10月1日宣布中華人民共和國正式成立的情景。另外,本作另一獨特之處,在於岳敏君引用了亨利・德・杜魯斯・洛特列克在二十世紀創作的阿里斯蒂德.布呂昂海報。本畫引用了西洋藝術史,不僅道出這一代中國藝術家在中國首次對外開放下的成長背景,更強調了作品蘊含的諷刺不恭——它是岳敏君創作裡從不缺席的元素。

要審視中國當代藝術史,豈能不探討岳敏君的地位及「玩世現實主義」運動。岳敏君的瘋狂大笑人物是1990年代中國藝術崛起的代表;它是在動盪不安的政治形勢、社會經濟及文化理想互相衝突的時代裡,一眾當代藝術家默默耕耘的集體群像。這些毫無關聯的面孔是岳敏君的核心主題,反映藝術家認為面對現實的荒謬。這些人物雙目緊閉,象徵國家倡導的集體主義和平等主義等陳腐理念,更可解讀為岳敏君對中國淪為經濟機器的戲諷。對岳敏君來說,面對現實世界所充斥的荒唐之事,唯一的回應就是自嘲、歇斯底里和大笑。如他本人所言:「任何問題都可一笑了之,不往心裡去,轉變成虛無,從而能夠達到超平靜的內心世界」(岳敏君,〈有關作品的幾句話〉,《麻將:烏利・希克中國當代藝術收藏展》展覽圖錄,2006年,頁138)。

本作於1993年完成,是岳敏君在九十年代初在藝壇上嶄露頭角的首批作品。1991年,岳敏君搬進圓明園藝術家村,之後創作的首批油畫包括《發生在x城樓上的戲劇》。此畫描繪四位長相各異的少年站在天安門城樓上。1993年,岳敏君再度重演此景,這次加入了一排樣貌相同的經典大笑人物。在《風箏》一作中,畫面正中心的城樓建築毫無遮擋,讓讀者一覽無遺,在藝術家的同主題畫作中空前未見。這些在半空中浮浮沉沉的大笑人物,猶如在天際翱翔的風箏,教人回憶起市民曾經可以在廣場內放風箏、騎自行車、甚至自由集會的美好時光;畫面上空曠的前景,被大片璀璨的花卉佔據——這是國慶日的必要裝飾。可是,與《轟轟》一作相似,廣場上不見歡鬧的人群,導致四周瀰漫著一種詭秘的安靜,與畫面的繽紛用色顯得格格不入。

本作的獨特之處,在於加入了亨利・德・杜魯斯・洛特列克為諷刺歌手兼詩人阿里斯蒂德・布呂昂所創作的經典人像畫。這些布里昂人像在畫中人的衣服上反覆出現,俯瞰著空曠的廣場,彷彿對這個不協調的景象予以嘲弄並提出質疑。岳敏君不時會在自己的畫作中向西方藝術史取材,如受馬奈啟發的《草地上的午餐》(1995年作),以及受戈雅及馬奈啟發的《處決》(1995年作)。總括而言,《風箏》作為岳敏君經典大笑人物的早期優秀典例,並糅合西方現代主義及中國歷史,堪稱中國當代藝術史上的超卓鉅作。

無涯:吉利翁·庫維中國當代藝術珍藏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