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1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現代及當代東南亞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勒邁耶
1880 - 1958年
陽台上的峇里少女
款識:藝術家簽名

此作連藝術家自選手工雕刻峇里畫框。
油畫畫布
75.5 x 90 公分; 29 3/4 x 35 1/4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新加坡佳士得,一九九八年五月十八日,拍品編號30
現藏家購自上述拍賣
歐洲私人收藏

相關資料

「我是一個印象派畫家,美麗、陽光與寧靜為我所愛。」[1]

勒邁耶將畢生的海量創作濃縮成三個字詞——美麗、陽光、寧靜,他在小小的峇里島覓齊這三種元素——翠綠蓊鬱的風景美麗如畫,陽光親吻海水,平和寧靜。這是印象派畫家的世外桃源,勒邁耶置身其中,對眼前所見深感著迷,迫不及待將景物畫下,並到戶外寫生,捕捉美妙光影。然而本作卻一轉鏡頭,從灑滿陽光的戶外移到陽台上的峇里少女身上,這是一幅出色的室內畫,展示畫家處理明暗的嫻熟手法。畫面籠罩在柔和的光線裡,流露溫馨的日常感,勒邁耶的標誌性畫作大多浸潤著陽光,而本作就如一節涼風習習的蔭下小憩。

勒邁耶戮力探求光影,甚至不惜改變身邊的事物,留住稍縱即逝的靈感。為了將峇里海岸的燦爛光輝引入門戶,他精心佈置自己的居所,令建築優美的沙灘小屋保持陽光充沛,其屋裡空間開揚,透過大窗可寰視恬靜的海濱。勒邁耶藉著改變小屋的氣氛,滿足自己對創作的渴求,而且不許聘請回來的峇里女子在傍晚工作。他在模特兒完全放鬆的時候找到其自然美態,用畫筆捕捉她們在屋裡活動的情景,並稱「在那些時候,我希望她們穿著漂亮的紗籠,坐下編織」[2]。在朦朧的夕照中,這位大師發現柔和的餘暉令他的室內畫更富表現力。畫家用樸實的大地色調掃出屋裡的陰影,為這群峇里少女築起一片舒適的安穩。勒邁耶對身邊的一切心馳神往,熱切希望在峇里島這個人間天堂,覓得屬於自己的伊甸園,「我明顯將一切用於藝術創作,所有行動都只有一個目標,就是讓工作更加順利」[3]

在安靜的陽台深處,一群少女正在小憩,勒邁耶將這個親密的靈性時刻留在了畫布之上。傳統峇里木屋的樑柱將畫面框起,少女們身處熟悉的環境裡,一派悠然自得。木柱上高高掛起一副金色面具,在微光中依然閃爍華麗,低眉婉轉地訴說著屋裡的女性氣息。這群少女圍繞著一尊雕像,又或是一副面具,神情入迷,臉帶敬意。她們在桌邊微微躬身,安靜地欣賞著桌上之物,將觀畫人的視線吸引到面具上,彷彿是它將她們以一條牢不可破的紐帶彼此聯繫起來。少女們虔誠地俯身輕撫雕像的面龐,即使隔著畫布,她們平靜的舉動中依然透出一股淡然的寧適。畫家運用厚獷的棕色和赭色,疊砌出少女的細膩肌膚,與赤褐色的屋內環境和諧映襯,洋溢陣陣暖意。即使在陰涼的遮蔭下,勒邁耶仍能將他畫中常見的熾熱暖陽滲入其中。他熱愛光線,人所共知,在這幅作品裡,他用簡潔短促的黃色筆觸,描繪穿透陽台屋頂的明亮陽光,灑落在圍坐一起的少女身上。畫家揮灑著嫻熟流暢的筆觸,將平淡愜意的畫面,變成滿載幸福、撫慰人心的日常生活場景。

光線從繁花似錦的園圃映照入屋,姿態曼妙的少女身上鋪著陰影,與身後的鬱蔥草木形成柔和的對比。遠處的蔚藍海水泛著粼粼波光,為畫面帶來層次和深度。薄薄的翠綠色顏料彎曲起伏,畫出有如在熱帶暑氣熏蒸下,看起來游移不定的植物。燈柱和雕塑錯落點綴在花園裡,茂密的自然景致和勒邁耶的小屋相映成趣:「……我在木屋四周種下一叢叢枝葉纏繞的植物。我用白色珊瑚建成一座座小小的廟宇,挖出一個個小小的池塘……」[4]。他對細節的留意也在本作中表露無遺。畫面左方的峇里式果盤上擺放著一把香蕉,襯托出白色和粉紅色相間的桌布。儘管他的小屋與世隔絕,屋裡各式各樣的峇里工藝品也不再只具實際功能,在獨具慧眼的藝術家眼中,它們還帶有美學意義,激盪出創作靈感。

本作是勒邁耶對簡樸日常的浪漫演繹。峇里島陽光普照,景色迷人,對他而言並不陌生,而他畢生以獨特風格繪下的作品數量依然驚人,可見直至人生盡頭,他仍創作不倦,水準亦保持一貫卓越。

[1] 約普・烏本斯及凱欣卡・赫森,《勒邁耶1880-1958年:畫家/旅者》,阿姆斯特丹,1995年,頁120。

[2] 烏本斯及赫森,頁119

[3] 烏本斯及赫森,頁105

[4] 烏本斯及赫森,頁120

現代及當代東南亞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