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2

拍品詳情

現代藝術

|
香港

劉國松
B. 1932
雪瀑圖
款識
劉國松 一九六八 藝術家鈐印(右方)
雪瀑圖 Waterfall behind the Snow 1968 by LIU, Kuo-sung(畫背)
一九六八年作
綜合媒材紙本
直徑:45.5 cm; 17 ⅞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註:畫背貼有Cellar畫廊標籤

來源

芝加哥,Cellar畫廊
Evonne K.英國藝術托管會收藏
亞洲私人收藏

相關資料

二十世紀五十年代中期,在西方現代藝術思潮的衝擊下,一群台灣年輕藝術家因對當時沈寂保守的學院派藝術氛圍不滿,自發組成了一個具有反叛性質、注重情感表達的藝術群體「五月畫會」。他們在汲取西方藝術形式的同時,傳承發揚本土文化之精髓,是次蘇富比現代藝術拍賣呈獻包括劉國松、莊喆、胡奇中、顧福生等核心成員在內的重要作品,意在展現年輕一代在革新傳統的強烈訴求之下,這群藝術家審美語言之個人發展,梳理薈萃華人戰後前衛藝術之行進軌跡。

筆墨新書:劉國松、楚戈

在抽象風格上,劉國松以水墨為媒材,大刀闊斧革新筆墨新傳統,解放傳統用筆中對中鋒之執著,尋求民族之自我認同。劉國松借鑑西方抽象表現主義之靈感,以傳統繪畫為根基,開創紙上「狂草抽象」系列。《雪瀑圖》(拍品編號822)與《臨流圖》(拍品編號823)作為藝術家早期代表作品,見證此番宏圖壯志之開端,畫面以綜合媒材表現山川瀑布雲霧繚繞、翻騰湧動之勢。藝術家六〇年代末受到人類首度登月的影響,巧用拼貼幾何構圖開創太空系列作品,而此兩幅畫中圓形的獨特構圖正是他在開啟宇宙拼貼系列之前對幾何形像哲學層面的嘗試與探索。《泉映朝霞》(拍品編號824)代表藝術家八〇年代更為成熟的風格,在他抽象意境的自由表現中,一種隱約的山水意味應運而生,其中山水之走向源流,落筆之間自然成形,他刻意隱匿的色彩與傳統皴法的使用,致力於突出筆墨交融之美,勻淨恬淡之間大有一種「氣動山河」之韻;雖不是「五月畫會」之正式成員,楚戈曾在國立故宮博物院擔任三十年的青銅器專家,與五月諸子關係深厚,作品古韻豐厚又富有現代意識,在現代化進程中極具代表性。《延綿無盡》(拍品編號825)中,他結合編繩文化圖騰與傳統書法筆觸,筆鋒連貫而迂迴、率性遊走,氣勢恢宏中妙趣叢生。

詩意油彩:胡奇中、莊喆、李磊

胡奇中於1961年加入五月畫會,並成為骨幹成員,創作時常以油彩摻揉細沙,在朦朧中尋求細微的立體感。《繪畫6953》(拍品編號830)與《繪畫7007》(拍品編號831)作為藝術家獨特個人風格的代表作,運用多層次的漸變色調,在畫面留白之處營造出宛如四季變遷一般的浪漫意境。藝術家對油彩的運用可謂得心應手,稀薄視感與厚重肌理並存,蘊藏詩意的生命力量;莊喆崇尚山水畫中寫意筆觸的極速感,他在作品中《醒春》(拍品編號826)與《鴻蒙》(拍品編號828)貫徹筆勢的律動,剛柔並濟,陰陽共存。「日所出,鴻蒙之外。」藝術家抽象語彙之視覺核心不在其繪畫之形式,而在於流動筆觸之下的真情流露,從作品的命名中即可窺見莊喆在其中隱喻的宇宙生命氣息,意義深遠,酣暢淋漓;改革開放之後,中國大陸的藝術家們也受到五月畫會革新傳統使命的影響,開始了抽象的嘗試,李磊作為其中代表之一,作品中充滿了詩意的文學色彩。《海上花73號》(拍品編號827)以飽滿的色彩醞釀熱烈的情感,極具視覺化的藝術語言亦反映出藝術家受到佛教思想的影響,心花怒放,卻開到荼蘼,寓意萬物盛極必衰,眾生平等的生命反思。

具象變奏:顧福生、夏陽

顧福生藝術風格鮮明,以近乎超現實主義的半抽象繪畫獨步六〇年代的台灣畫壇。《墮》(拍品編號834)與《日復一日》(拍品編號833)創作年份橫跨四十年,涵蓋了藝術家從早期沈溺在無盡孤獨和苦悶中的人體,到萬年脫離世俗的既定成規、謳歌奔騰生命力的轉變,展現顧福生不同時期人生價值觀在其藝術表現手法中的體現,在震撼視覺感知的同時,富有豐富的哲學意味。除此之外,正值同志議題全球升溫的當下,顧福生同志藝術家的雙重身份亦引領亞洲藝壇朝向國際化平權與愛的方向發展;與「五月」諸子並駕齊驅的尚有「東方」響馬,夏陽作為其中之一,革新傳統的藝術訴求如出一轍。他從自己的真性情出發,創作時介於認真與遊戲之間,作品充滿童趣質樸的特質。《大碗島的週日午後》(拍品編號832)中夏陽以後印象派大師秀拉的點彩同名畫作為基礎,將其對生命之觀察凝練而成的毛毛人形象融入畫畫中,同時加強色彩對比,他以豐富的視覺語言傳達幽默、詼諧的現代意識。

現代藝術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