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0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現代藝術

|
香港

藤田嗣治
無題
款識
藤田嗣治 巴里 Foujita Paris 1917(左下)
一九一七年作
水墨、水彩紙本
22.5 x 19.5 cm; 8 ⅞ x 7 ⅝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註:Sylvie Buisson已為此作提供認證

來源

歐洲私人收藏

相關資料

藤田嗣治:浮世掠影

日本江戶時期的俳聖松尾芭蕉,在著名遊記《奧之細道》的序章裡如此開首:「日月百代之過客,行年亦為旅人。舟上浮浮一生,攬馬首而迎老境者乃累日之旅、棲身之旅。古人多以旅終。」松尾於此文裡感嘆時光也只是大地的過客,而遊子乘舟過省、行跡遠至,一生浮浮沉沉,終究哪裡才是歸處,誰也無法預知。這當中的首句,其實是取自唐朝李白在《春夜宴桃李園序》中所寫:「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也;光陰者,百代之過客也。而浮生若夢,為歡幾何。」李白因為終生漂泊而有所感悟,人生短促如夢境,每個人都生為過客,互相擦肩,歡樂繁華亦只有片刻。

二十世紀初,巴黎雲集來自世界各地的藝術家,當中包括一群亞洲青年,他們長途跋涉,只為親炙傳說中藝術首都巴黎的燦爛,而藤田嗣治即是其中最重要的一員。1913年,二十七歲的藤田嗣治抵達巴黎,自此與此地結下不解之緣,即使後來他曾於三〇年代遊歷世界,並返歸日本,最終也選擇回到法國,餘生做個永遠的遊子。藤田的大半生也在異地中渡過,所見所聞孕育了他筆下源源不絕的創作靈感,或是人物肖像、或是生活百態,畫中盡是對塵俗人間彷如掠影的華麗刻劃,將日本起源於十七世紀的「浮世繪」重塑了一個更廣角的現代觀。

本次日拍,蘇富比特別策劃「藤田嗣治:浮世掠影」,呈獻三十一件珍貴作品,是繼2017年秋季的「藤田嗣治:雋雅麗影」後,又一大規模之專題拍賣;而本次集合之拍品,更是涵蓋一〇至六〇年代所有時期,並包攬油彩、水彩、素描、版畫等各種媒材,其中一部分更是最早源自藝術家妻子藤田君代之珍藏。在本次難得罕見的全景式專題上,讓我們一覽藤田嗣治一生中匆匆掠過卻又永存畫上的每個角色與風景。

巴黎沙龍:肖像專輯

本次專題共有二十三件人物畫像,而考查眾作之創作年份與款識,並比對藝術家年表,可發現幾乎全部都是創於巴黎。花都之中,藤田嗣治迅速融入蒙帕納斯的波希米亞氛圍,頻頻現身浮華派對,廣交結友,藝圈內外各人都爭相成為這位日本畫家的模特兒,成就他筆下一眾異國臉孔。

初抵巴黎時,藤田嗣治每日流連美術館觀摩自學,從中接觸到法國典藏之古典宗教畫。從輪廓勾線至顏色運用,創於1917年的《無題》(拍品編號720)皆表現出濃厚的中世紀色彩,施於背景的金箔經歷一世紀卻依然閃爍如初,畫面同時又呼應了日本十五世紀狩野派金碧輝煌的畫風。滲透宗教色彩的創作,於二〇年代末嘎然而止,並至五〇年代才重啟,尤其在藤田夫婦昄依天主教後,更成為了藝術家的主要題材,誕下如1966年的《耶穌像》(拍品編號862),表露虔誠奉獻信仰之心。藤田自一〇至六〇年代末的藝術發展,始於宗教,終於信仰,是一段首尾相連的蛻變過程。

除了宗教畫,藤田嗣治在溯源歐洲文明的過程中,亦深受西方藝術對女性完美胴體之歌頌所觸動,鼓勵他於二〇年代開始專注表現人體和肌理。現實中,他對女性媚態的啟蒙,主要源自其身邊兩位繆斯女神——「琪琪」和「小雪」。兩位在藤田手筆下的形象深入民心,其芳名亦廣為人知,事實上藝術家入畫之對象繁多,更多的是一眾不具姓名的角色,如《藍眼睛少女》(拍品編號721)和《少女肖像》(拍品編號722)兩件水彩肖像裡的西洋美人,在極為細膩的淡彩暈染下,兩張精緻的輪廓也透現出藤田於油畫中所呈現之乳白色光采;《丁香花叢中的女人》(拍品編號732)則呈現一個拈花微笑的躺臥少女,她令人窒息的白皙美肌讓人聯想到日本藝妓的妝容,而誕生於1950年的此作屬藤田的晚期作品,可見「乳白色肌膚」乃貫徹其畢生創作之精要。

精於肖像,自然也就吸引了一群贊助者慷慨解囊,為求一件藤田嗣治的親筆畫,《妮莉·高斯瑪莉肖像》(拍品編號724)即為當中典範,而另一件油畫《加斯頓·佩里耶肖像》(拍品編號733),乃藝術家筆下少見的男性人物,其輪廓鮮明、衣衫畢挺,揭示他的身分尊貴;他身旁的非洲木雕和書籍並非單純的裝飾,而是透露了畫中人的專門與興趣,以至當年歐洲濃厚的學術氣氛。

是次的肖像專輯中,有十三件皆為五〇年代的素描原稿,當中的《母親的連衣裙》(拍品編號736)、《小廚師》(拍品編號737)、《拿著麵包和牛奶瓶的孩童》(拍品編號739)、《洋娃娃女孩》(拍品編號740)和《小廚師》(拍品編號861),均在Sylvie Buisson出版之藝術家全集裡找得到構圖與尺幅對應之油畫原作,比對之下可見一眾素描初稿的構思完整、觀感完善,反映藝術家在起稿時絕不馬虎,甚至可作獨立作品來觀賞。就主題而言,這批素描體現了藤田於五〇年代的題材轉向,裸婦的形象已淡出畫面,《坐姿裸女》(拍品編號731)屬此時期難得一遇的裸女素描,其餘絕大部分的主題亦圍繞著永恆純潔的稚齡少女,包括《妮可肖像》(拍品編號727)、《露肩裙裝少女》(拍品編號728)、《專注的女孩》(拍品編號729)、《德國女孩》(拍品編號730)和《流浪的孩童》(拍品編號735)。藤田終生未有子嗣,在晚年時尤感孤寂,因此他在畫中誕下一個個精靈甜美的小天使常伴左右,並藉此慰藉經歷戰亂後的心靈創傷。

曾走進藤田嗣治生命裡的角色,還有一些可愛靈動的小動物,如罕有繪於棉布上的《側臥的犬》(拍品編號725),小狗一身長毛蓬鬆軟綿,彷彿觸手可及;而《貓》(拍品編號726)裡的小貓咪炯炯有神地直視著觀者,形態逗人,甚有靈性——牠們都是曾陪伴藝術家在畫室中渡過多少日子的靈感繆斯。

與藤田嗣治一樣,美國大文豪海明威曾於二〇年代旅居巴黎,他在回憶錄裡動人地形容「巴黎是一席流動的饗宴」,就如《馬克西姆餐廳的私人晚宴》(拍品編號734)中那取之不盡的酒精與甜點、遇之不盡的人與事,滋潤著畫家狂想半生的巴黎夢。

人間百景:浮世合輯

藤田嗣治對美的執著,並不僅止於人像,他的畢生創作裡亦穿插了不少風景與靜物畫,本輯帶來五件相關作品,讓我們緊追藝術家的步伐,欣賞人間百景的壯麗與平凡:《拉貝卡西亞》(拍品編號744)繪於藝術家一次旅行途中,更附有一張藝術家與本作合影之文獻照片,珍貴無比;《屋舍》(拍品編號745)描繪的是法國鄉鎮一處寧靜風光,從小橋到屋舍都散發出一種無可抵禦的熟悉感,讓觀者感受到藝術家在晚年時所渴望的溫暖歸宿;《山景》(拍品編號742)的尺幅精巧,卻承載了一個壯闊的瑞士雪山景觀;《帆船》(拍品編號743)是罕見的蠟彩畫作,寓意藤田雖然年紀漸長,卻未阻他一顆遊子之心,乘坐帆船踏上征途;而《玫瑰花束》(拍品編號741)則是本輯唯一的靜物素描,盛開的花束在天主教裡有著崇高聖潔的意味,其花瓶設計呈人手握捧之形,創意無量。

現代藝術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