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3
1043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朱銘
關公
前往
1043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朱銘
關公
前往

拍品詳情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朱銘
B. 1938
關公
款識
朱銘 '90(背面)
一九九〇年作
木雕
73 x 83 x 216.4 cm; 28 ¾ x 32 ⅝ x 85 ¼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附:財團法人朱銘文教基金會開立之作品鑑定報告書

來源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相關資料

武神降臨・忠義無雙

關羽,字雲長,漢末三國時期名將,中國歷史上最傳奇的將領,其形象經過近兩千年的正史、文學、戲劇、影視之發展,不僅成為家喻戶曉的人物,更進入不同信仰與思想體系,被尊為護法神祇與道德楷模:關羽生前獲東漢獻帝封為漢壽亭候,蜀漢昭烈帝(劉備)時官至前將軍,西晉時名列陳壽《三國志・蜀書・關張馬黃趙傳》之首,在東晉十六國、南北朝以至隋唐時期,一直被視為猛將的代名詞;自北宋開始,歷朝統治者開始不斷為關公追封爵位,從侯、公、王、大將軍,及至明清臻至「關聖帝君」的尊崇地位,成為今日稱呼關公為「武聖」、「關帝」之由來;關公在道教被尊為協天大帝、伏魔大帝、翊漢天尊,在漢傳及藏傳佛教則被奉為「伽藍菩薩」,與韋馱菩薩一同守護法教;元、明、清時期,關公信仰除了流傳漢地,更廣被蒙古、西藏、朝鮮、越南、日本、琉球等地,譬如日本室町幕府第一代大將軍足利尊氏、江戶大名水戶黃門(德川光圀),均崇拜關公;按朝鮮《李朝實錄》,李宣祖亦曾按宗主國明朝指示修建「關王廟」;時至今日,亞洲各地始終普遍對關公保持崇敬,尤其是軍警、財金、治安相關行業,更視之為重要的守護神。

「(關羽)利不動,爵不縶,威不屈,害不折,心耿耿,義烈烈,偉丈夫,真豪傑,綱常備,古今絕。」
唐 虞世南

關公之所以獲得如斯推崇,除了身負過人武藝,更重要的是他處身複雜世局之中,始終秉持無所動搖之忠誠與義氣,成為中國乃至整東亞文明傳統價值之象徵:關公的傳奇事迹,長久以來混合了正史與演義,從「桃園結義」、「溫酒斬華雄」、「三英戰呂布」的英雄序章,到「身在曹營心在漢」、「夜讀春秋」、「過五關斬六將」的忠義典範,及至「義釋曹操」、「水淹七軍」、「單刀赴會」、「刮骨療毒」的智勇無雙,莫不讓人熱血沸騰,成為無數藝術創作的靈感泉源。本次晚拍場之朱銘木雕《關公》(拍品編號1043)高逾兩米,按藝術家主要出版、拍賣與公共收藏資料,乃藝術家最大型的關公木雕,其正氣凜然、威儀非凡,堪稱他最重要的傳統題材鉅作。

朱銘以廟宇雕匠出身,自青少年時期即拜台灣名匠李金川為師,習得一手嫻熟的傳統雕刻工藝;關公作為福建、台灣一帶的重要信仰,對於藝術家而言可謂最熟悉的主題。本座《關公》蠶眉深鎖、鳳眼緊閉,似在沉思內觀,予人高深莫測之感;其臉如重棗、美髯飛揚,面容不怒自威,讓人心生敬仰;為了強化關公形象,藝術家通過高聳的巾幘突顯其身高與威武,背後的青龍偃月刀收斂鋒芒,筆直佇立,寓意保境安民,止戈為武,突顯守護神的形象。七〇年代開始,藝術家矢志從傳統工匠轉型為雕刻藝術家,並以鄉土主題作品嶄露頭角,被視為當時鄉土運動的象徵,本座《關公》深邃內斂的精神能量,讓人肅然起敬,生起親近信仰之心,正是他人生與事業轉捩時期所散發的藝術魅力。

在決意發展成藝術家之後,朱銘即於1968年拜入當時已經名揚國際的華人現代雕塑家楊英風門下。楊英風主張「摒棄雜念、天人合一、崇尚簡樸」,讓朱銘在創作過程中學會「減法」,也就是丟棄原本嫻熟的技法,使作品從傳統工藝變成現代雕刻,為藝術家帶來至為關鍵的啟發。《關公》的整體造型,即可見藝術家因物為用,利用整條巨型原木圓雕出此座關公立像,過程當中不加拼接,最大程度上保留材料的天然紋理;在表現關公的戰袍與身體語言上,亦以大寫意章法為之,不作繁縟的細節修飾,產生渾然天成的效果,以大自然材質之美,豐滿關公的精神氣度。本作乃拍賣市場歷來出現最大尺寸的神像主題木雕,題材難得一見,盡顯藝術家出入於傳統與現代而游刃有餘的藝術風采,實乃可遇不可求之重要藏品。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