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0
1040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喬治・馬修
構圖
前往
1040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喬治・馬修
構圖
前往

拍品詳情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喬治・馬修
構圖
款識
G. M(左下)
約一九五〇年作
油彩木板
68 x 193 cm; 26 ¾ x 76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註:本作將收錄於喬治·馬修委員會正籌備編纂的藝術家作品集(編號GM50003)

附:喬治·馬修委員會開立之作品保證書

來源

米蘭,Carlo Frua de Angeli收藏,1954至1956年
前藏家繼承自上述來源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展覽

香港,季豐軒〈綠磨坊街〉二〇一八年五月九日至六月十六日

相關資料

馬修的狂草:揭開法蘭西抽象之序

喬治・馬修,法國抒情抽象奠基者,1976年獲頒法蘭西藝術院士。馬修天才早慧,論年紀,其與趙無極(1920年生)、朱德群(1920年生)等戰後大師同年,若論他對於全球抽象藝術發展的貢獻,更可媲美華人抽象大師吳大羽(1903年生)以及美藉俄裔抽象大師羅斯科(1903年生) :早於四〇年代,馬修即以三十歲不到的年紀,開創法國抒情抽象主義理論、組織首次抒情抽象繪畫團體展覽,並身體力行創作出精彩絕倫的抽象作品,同一時期分別為中國及美國抽象繪畫奠基的吳大羽與羅斯科,都要比他年長近二十歲;馬修之可貴,在於他在推動法式抽象與個人創作過程當中,始終懷抱開放平等交流的態度,因此他在1948年率先將美國抽象表現主義大師波洛克介紹到法國;1950年起,又與趙無極因為共同經紀人婁艾柏而建立畢生友誼;1956至58年,他在日本的展覽及旅行更造成極大轟動,具體美術協會領袖吉原治良在「具體美術宣言」即明確指出,具體派的創作行為是向當時波洛克與馬修的作品致敬。由此可見,五〇年代的馬修作品,在全球抽象藝術發展的意義上有著非比尋常的重要性,巴黎龐比度中心、芝加哥藝術學院、紐約現代美術館、古根漢博物館及岡山大原美術館等,莫不紛紛收藏藝術家此時傑作,論年代之罕貴,以及色彩、構圖之經典,本次晚拍登場之《構圖》(拍品編號1040)即屬可與上述國際級美術館藏並觀之頂尖作品。

「在東方世界,沒有人會托辭書法因為是揮筆而就的創作,而對其藝術價值產生絲毫懷疑。」

喬治《從亞里士多德到抒情抽象》節錄,一九五九年四月

馬修自五〇年代開始深入鑽研東方書法與哲學,以此作為他的抒情抽象理論與創作的重要靈感。《構圖》以漆紅與墨黑雙色創作於本板,從媒材到色彩,都呈現此時的創作特徵,不僅體現出東方漆藝之靈感,更呼應著偉大的書法傳統;藝術家以西方本位理解東方藝術,從中汲收書法的符號性、結構性、速度與力量之概念,大大啟發他創作抽象繪畫的方法論。面對此幅法國抒情抽象奠基之作,觀者即能直觀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東方氣質:畫面縱橫擺闔的線條,分明是東方狂草之章法,其從右至左、從上至下奮筆直書,甚至連簽名都署於左下方,迥異於西方繪畫簽名於右下角的習慣,恰似一卷橫軸,龍騰鳳舞地書寫著擺脫字義的《草書千字文》;反覆出現於右、中、左方的圓形符號,更直指東方禪學之「圓相」,似在訴說法國抒情抽象的起點,顯然與東方書法與哲學有著深厚淵源,正如藝術家在1963年撰寫《超越滴色主義》時指出:「我發現『書法』—這種卓越的符號藝術—已經將它自己從書寫文字內容的本質上解放,它亦因此變成一股純粹而直觀的力量,讓書寫超越其原本的價值。」六〇年代,具體派領袖吉原治良在馬修訪日之後開始以「圓相」為符號,開創個人的抽象語言,可見馬修代表法國乃至歐洲藝壇,與東方抽象藝術互相呼應、共同前進的發展關係。

《構圖》最早來自米蘭著名工業家卡羅・富華・德・安祖力(1895-1969)收藏,德・安祖力以現代藝術收藏名重一時,除馬修之外亦收藏馬蒂斯及德・基里科等大師之重要作品,可見本作面世之初,已備受重要藏家關注。馬修作品素以五〇年代作品領銜國際拍賣市場,與本作尺幅相近的作品,成交紀錄己經多次衝擊400,000歐羅(約港幣4,000,000),《構圖》年代罕貴、意義非凡,如今現身香港晚拍,實為藏家不容錯過之選!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