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8
1038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艾軒
她走了,沒說什麼
前往
1038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艾軒
她走了,沒說什麼
前往

拍品詳情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艾軒
B. 1947
她走了,沒說什麼
款識
Ai Xuan 艾軒(右下)
一九八六年作
油畫畫布
53 x 65.5 cm; 20 ⅞ x 25 ¾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GHK公司收藏,奧克拉荷馬市
私人收藏,1987年
香港,佳士得,2007年5月27日,拍品編號260
現亞洲重要私人藏家直接購自上述拍賣

展覽

卡涅,格里馬爾迪城堡美術館〈第18屆海濱—卡涅國際美術展〉一九八六年

出版

〈艾軒〉關景宇編(香港,亞洲藝術出版社,一九九四年),15頁
〈艾軒·西藏風情·油畫〉鄭嘉德編(成都,四川美術出版社,一九九八年),13頁
〈中國當代油畫名家畫集:艾軒〉夏嵐編(北京,人民美術出版社,二〇〇八年),19頁
〈艾軒 心繫淨土〉馮戈編(香港,季豐美術出版社/米蘭,Mondadori Electa S.p.A.,二〇一九年),54頁

相關資料

回歸本真,中國寫實主義之新生

二十世紀上半葉,現代主義思潮之種子飄洋過海在中國大地落地生根。五〇年代起,中國美術在徐悲鴻的獨領下寫實主義大行其道,藝術逐漸偏離本真而成為政治之附庸與需要。建國三十年以來藝術形式上的統一,不僅是對藝術家的思想與創造力的禁錮,更是對現實社會的理想主義粉飾。此窠舊之風終於在一九七九年改革開放的春風拂來之時被摒棄,中國藝術家們得以擺脫官方整齊劃一之審美枷鎖,回歸到對藝術原初狀態和個人富足精神之求索,寫實主義也伴隨美術界風起雲湧的變遷得以回歸初衷,直面現實,匯聚八方之藝術語言震撼心靈。

七〇年代起,大批知識分子上山下鄉,艾軒、陳逸飛、陳丹青等同時期「知青畫家」都藉此契機將目光轉向邊疆鄉土人情,先後創作「西藏」題材作品,將中國美術版圖向西部擴張。一九七三至八二年間艾軒多次深入藏區,走進藏區人民的艱苦生活,從自然和社會現像中捕捉主觀心靈感受,尋找內心靈魂歸宿。藝術家曾言:「我在西藏感受到的不是壯麗和遼闊,而是作為人的孤獨和渺小。人在自然面前顯得太單薄、脆弱和無奈,地平線特別遼闊,人是那麼渺小,被遠方嚴峻的地平線回收和釋放。」八〇年代初的中國寫實繪畫受到美國懷鄉寫實主義大師安德魯 ‧ 懷斯的啟發,揭露藝術家內心感知和社會現實的「傷痕美術」一時間席捲全國,而艾軒通過平凡生活來揮灑胸中意氣的美學語彙,深得懷斯的認同和欣賞,因而受邀拜訪其美國工作室,二人在藝術上的投緣對艾軒個人風格的確立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但他沒有停留在對懷斯風格的表面模仿上,而是以豐富的情感去推開精神的門扉。《她走了,沒說什麼》(拍品編號1038)作為藝術家對西藏題材數十年如一日堅守的見證,於一九八六年代表中國寫實畫派參與法國海濱卡涅國際美術大展獲得榮譽獎,不僅鼓舞了同胞藝術家在藝術探索上勇求自我,更是艾軒個人藝術風格受到廣泛認證的里程碑。

雲淡風輕,喚醒珍貴時代記憶

本畫中,一個男孩孤單地坐在草地中央,衣領拉高遮擋住臉龐,髮絲被狂風掃亂,目光堅定地望向遠方,彷彿在追隨已悄然離去的畫外人;畫中寡淡的灰藍色調不禁讓人聯想到倪雲林筆下色彩單一的寂寥宇宙,草地的無垠與人物的渺小寓意著時空的無限與生命的短促,一股濃郁的荒涼、孤寂、無奈之感油然而生。人物之外,遠方無垠的草地化作一道畫面邊界線分割畫面空間,含蓄地構建出天空與大地的對應關係,無形中產生一種凝聚力,將觀者的視線和意識導向大自然中絕對自由和飄忽不定的無限空間。

作為中國重要現代詩人艾青之子,艾軒並未繼承父親的藝術新詩之路,可他與生俱來的語言天賦卻在作品中得到了充分的展示:圖像的意境塑造之外,充滿詩意的標題同樣動人,如同點金術一般將淹沒於圖像中的意味水到渠成地解放出來。本畫標題「她走了,沒說什麼」點出了艾軒心底的情感衝動:面對物是人非的惆悵與坦然。艾軒生於戰禍頻仍的時代,幼時便經歷家庭不合,後又隨部隊遠赴邊疆當行軍畫師,這些屬於過去的景色,卻承載了藝術家獨一無二的人生記憶。標題中的「她」在現實中並不一定有特指的客觀存在,但必定是結合了藝術家人生閱歷和情感過往的主觀敘事,他慨然地面對走遠的舊時痕跡,無形之中與父親艾青的詩句遙相呼應:

「而且我們又像那些 / 把人生看作浮萍的古人 / 慨然地接受 / 明天的離別

艾青《懷臨汾》節錄

生活中,艾氏父子關係可能並不算融洽,但在藝術上艾軒詩意的繪畫語言與父親卻實現了另一種人生意義上的互補,他以大自然的殘酷和凌厲突顯人物生命力的頑強,用雲淡風輕的筆觸感嘆歲月滄桑,以懷念的姿態激盪心中漣漪。《她走了,沒說什麼》作為藝術家八〇年代成熟風格的代表作登場本季蘇富比晚拍,讓我們與艾軒站在同一片歷史天空下,觸摸內心柔軟的情感,喚醒過往的記憶,期許更美好的將來。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