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7
1027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藤田嗣治
玫瑰少女
前往
1027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藤田嗣治
玫瑰少女
前往

拍品詳情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藤田嗣治
玫瑰少女
款識
Foujita 59(右下)
一九五九年作
油畫畫布
35.5 x 24.4 cm; 14 x 9 ⅝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附:東京美術俱樂部鑑定委員會及Sylvie Buisson開立之作品保證書
註:此作將收錄於Sylvie Buisson即將出版之〈藤田嗣治全集—第四冊〉(作品編號D59.128.H)

來源

藝術家舊藏
巴黎,Petrides畫廊
前藏家家族於1960年代直接購自上述來源
巴黎,Cornette de Saint-Cry拍賣,2017年12月5日,拍品編號59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相關資料

藤田嗣治的第一段巴黎時期(1913-1930)是充斥著香水和酒氣的浮華派對,他以異鄉客的身分闖進巴黎畫派,在夜夜笙歌的蒙帕納斯廣交結友,法國女人的開放與嫵媚使他神魂顛倒,啟發了他的乳白色裸女畫,並成功征服藝壇。三〇年代,藤田嗣治與女伴遨遊南美,並於二戰前夕返抵日本,其後獲政府任命為軍方畫師;過往畫中讓人臉紅耳赤、嫣然一笑的女人與貓換來了一幕幕殘酷入骨的戰爭場景,但誰知道他筆下這些喚醒人性的寫實畫面,竟在戰後被冠上了支持軍國主義的罪名。在此起彼落的謾罵聲中,藤田嗣治嚐盡不獲理解的苦楚而抱憾離開祖國,相隔二十載再重返巴黎,展開第二段旅法時期(1950-1968)。

年屆花甲的藤田嗣治再次踏足此地,對人生的感悟與創作心境已不盡相同,裸婦的形象淡出畫面,昔日生活的熾熱激情也變得平靜豁達。藝術家晚年的題材轉向宗教、孩童或少女,並藉此撫平和蔚藉戰後的心靈創痛,以及沒有子嗣的孤寂。創於此階段的《玫瑰少女》(拍品編號1027),將緊接早年經典之《少女與幼犬》(拍品編號1026)亮相本場拍賣,並而觀之即可見藝術家在經歷半生的種種際遇後,欣賞女性柔美的初心未泯;若然前作代表著濃情蜜意的浪漫與情慾,那麼本作便是純摯和聖潔的完美化身。


遭難之後必獲歡欣:曠野和乾旱之地必然歡喜;沙漠也必快樂;又像玫瑰開花。」《以賽亞書第三十五章》

1959年是藤田嗣治一生中關鍵的一年,他與妻子君代在法國漢斯大教堂接受洗禮,從此昄依天主教,並為自己取了聖名為里奧納德,代表著他不僅身分上歸化法籍,文化思想上也以當地為本,再不是那個來自東方的異鄉過客,而《玫瑰少女》即是誕生於同年。浸淫於宗教的氛圍裡,藤田嗣治的筆下有了一種無形的力量,肖像依然是他的主要繪畫形式,而此時期的畫作卻體現比過去更多一層的宗教意涵。《玫瑰少女》中的金髮妙齡女子甜美可人,她勝雪之肌膚還是隱隱透現著乳白色的光采,卻絲毫未覺二〇年代女體畫的色情意味,而是象徵著純潔與無暇。畫中少女戴著頭紗,雙手放於胸前,並凝望前方,其神態呼應了文藝復興以來畫家們對聖女瑪麗·瑪德蓮娜的描繪——瑪德蓮娜雙臂抱胸、盼望獲得救贖的姿態,屬天主教畫中的經典意象——藤田嗣治取其身姿符號,除了反映他對人體律動美的細緻觀察,更隱射著他晚年誠虔奉獻信仰,期盼自我救贖與重生之心境。

《玫瑰少女》中少女身後的玫瑰花圃也惹人注目,有的含苞欲放、有的爭芳鬥艷,映照著少女的青春芳華,楚楚動人。在天主教的傳統裡,盛開玫瑰的形象亦有崇高和聖潔的寓意,就連經文也取名玫瑰,比喻串串禱文就如玫瑰花般馨香;而撇除對當中宗教意旨的諯測,玫瑰於世俗的含意也是同等的優美。戰後餘生,藤田嗣治只希望專注於畫作中栽種對世間的純摯願景,雖然年紀漸長,其所勾勒的線條卻是無比堅定,色彩又是如此豔麗均勻,畫面滿載美滿的幸福感。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