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6

拍品詳情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藤田嗣治
少女與幼犬
款識
嗣治 巴里 Foujita 1929(左下)
一九二九年作
油畫畫布
73.3 x 100.5 cm; 28 ⅞ x 39 ½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出版

〈藤田嗣治全集 第一冊〉Sylvie及Dominique Buisson編(巴黎,ACR Edition,一九八七年),圖版29.38,409頁

相關資料

1913年,時值一戰爆發前夕,藤田嗣治孑然一身離開日本、抵達巴黎,見證戰前戰後持續萌興的前衛藝術。而至二〇年代初,他已是「巴黎畫派」中最耀眼的東方寵兒,以日本藝術家的身分締造了傳奇名聲。當時的巴黎畫派以一批落腳於蒙帕拿斯的異國藝術家為核心,包括莫迪里亞尼、蘇汀、夏加爾等,他們擁抱自由和多元性,在繁華之都享受兼容並蓄的文化氛圍,激活旺盛的創造力。異鄉的無限包容,讓藤田嗣治放膽追求「和洋合璧」的獨特風格,他的女體畫解放了日本繪畫傳統,又挑戰著歐洲學院派的侷限,其筆下女性柔嫩滑膩的「乳白色肌膚」風靡整個巴黎藝壇,創於1929年的《少女與幼犬》(拍品編號1026)即屬此系列之經典。在西方所熟悉的「斜躺女體」畫題中,一股東洋氣息穿梭其中,主角嫵媚傾城,給予觀眾從視覺到觸覺上的驚艷感受,畫中每處皆瀰漫著藤田嗣治對於畫中人的濃郁情愫,浪漫演繹二十世紀花都巴黎的情與「色」。

情迷乳白:專屬的繆斯

二〇年代,藤田嗣治專注表現人體和肌理,而他對女性美態的啟蒙至傾慕,主要源自他身邊兩位繆斯女神,其一為當時在蒙帕納斯最著名的模特兒琪琪。她豐腴魅惑的體態、豪邁不羈的性格,贏盡巴黎畫派諸位喝采,成就無數以她為名的經典作品;而在1922年,藤田嗣治所繪的巨作《裸女與印花布》即以琪琪為主角,此作入選巴黎秋季沙龍並深獲讚揚,使藤田一舉成名,日後更進入了巴黎市立現代美術館典藏。本作《少女與幼犬》與該畫的構圖甚為相似,引證藝術家經常反覆錘煉相同佈局,在近乎抽象的純色背景襯托下,女人悠然優雅地斜躺於絲質白布臥榻上,不論裸體與否,都散發著神秘且性感的氣質。比較蘇富比於2018年春季呈獻的《小雪肖像》、2017年春季呈獻的《夢中的裸女,小雪》以及多件於同時期以「小雪」命題的作品,畫中人與本作的少女同樣擁有閃亮的金色短波浪捲髮、畢挺的鼻樑,以及灰藍色的晶瑩瞳孔,據以上的面容特徵可推測兩幅畫作中的模特兒應為同一人,而她正是藤田嗣治的另一位繆斯女神兼愛妻——小雪。

1923年,藤田嗣治邂逅原名為露西‧芭杜的小雪,「小雪」(“Youki”)是藤田因其肌膚白皙勝雪而為她而取的日語暱稱,兩人從相識、相戀,至別離的八、九年間,與藤田埋首鑽研仕女畫——尤其是裸女——的巔峰歲月大致重疊,而小雪正是他名揚巴黎的「乳白色肌膚」的靈感泉源。藤田情迷小雪的肌膚,是源於東方傳統審美中「以白為美」的觀念。數之不盡的草稿、水彩畫與油畫皆是建基於小雪的純淨容貌與絕代丰姿,她屢次出現藤田筆下,讓「小雪」也成為了廣為人知的芳名,他倆偶爾邀請各方好友舉辦奢華的派對,又活躍於舞會等社交活動,成為巴黎藝圈的一時佳話。有別於一絲不掛的裸女畫作,本作中的小雪一身珠光寶氣,雍容華麗的洋裝配搭璀璨首飾、精緻妝容和高跟鞋,讓人猜想此畫可能是繪於一次派對盡興之後,一對佳人回到愛巢裡,獨享靜謐的氛圍,畫面蘊藉情到極致的愛戀滋味。

畫中女神曖昧的眼神柔情似水,可想像框外的畫家本人也正凝視著小雪,一舉一動盡收眼底,戀人關係讓藤田在捕捉對象的神髓時更得心應手,也因為專心聚焦眼前伊人,所以刻意虛化背後場境,只以甜美宜人的粉橘色大幅塗抹,襯絕模特兒令人窒息的白皙美肌,場面也如夢似幻般的不真實。縱觀藤田嗣治此時期的仕女畫,幾乎全都只以謹慎的黑灰白階表達簡約而冰冷的場境設置,而《少女與幼犬》裡迷人的粉色調則具初霞的溫煦感,浪漫滿溢、珍罕無比。

浪子柔情:再現維納斯

日本傳統美學並不乏仕女的形象描繪,卻鮮有表現裸露的人像,即使是喜多川歌麿或鈴木春信兩位浮世繪大師所繪的美人圖,亦僅會微露膝蓋或頸部,以呈現人物的肌膚觸感。裸女卻是西方藝術史裡的恆久題材,畫家描繪神話女神「斜躺」的姿態,自文藝復興時期起已成典型。藤田嗣治經常流連羅浮宮觀摩自學,又曾到訪意大利飽覽古典藝術,在溯源歐洲文明的過程當中,他深受西方藝術對女性完美胴體之歌頌所觸動,更將女體繪畫視為和洋融合、革新傳統的立足點。《少女與幼犬》中的小雪慵懶地以單臂支撐軟綿的半身,展示雙腿交叉的媚態,傾斜的躺姿盡是誘惑,讓人聯想到提香的《烏爾比諾的維納斯》,而同樣的構圖亦曾被挪用於愛德華·馬奈的《奧林匹亞》之上,可見藤田毫不吝嗇地表明其靈感出處,蓄意觸發觀者的多重聯想。

《烏爾比諾的維納斯》中愛美神旁的小狗是象徵「忠貞不渝」的符號性語言,而馬奈則將含有「性欲」、「放蕩」等隱喻的黑貓放諸《奧林匹亞》裡的平凡女子身旁,以諷刺西方傳統美學和社會道德之間的矛盾面;藤田嗣治素來鍾愛貓咪,卻選擇於本作之上繪製溫馴靈巧的幼犬,又罕有為畫中女子披衣穿鞋,反映藝術家對模特兒一塵不染的尊重和珍視 。藤田嗣治是巴黎花都的浮游浪子,個性俏皮不羈,筆下卻柔情得有如春風吹拂,揮灑著秀麗婉約的筆觸,為擁有雪肌的美人鋪墊出美滿安寧的棲息地。

初霞映雪:東方色彩學

藤田嗣治身處巴黎,無懼對西方文化展開雙臂,尤其推崇古典繪畫給予他的靈感,但他並未忘懷自身所繼承的日本美學精粹,將東洋畫的細膩技巧也融併於女體畫中。當現成材料再承載不住藤田嗣治無邊的創作慾望,他便自己動手研發新的繪畫顏料,據聞他更將牡蠣殼磨成粉狀調和油彩,以達致人像所呈現的半透明象牙基調,為筆下伊人塑造出陶瓷般平滑亮澤的乳白色肌膚。在已用砂紙打磨過的顏料基底上,藤田嗣治以纖毫而蜿蜒的工筆線條勾勒出小雪精靈的輪廓,又以浮世繪中「暈色」的技法,在肌膚上擦拭柔和的淡灰陰影,營造體積與立體感,一種屬於東方的溫婉情調油然而生。主角肌膚的嫩滑和柔軟,對比裙擺和綢布上自然皺褶而成的波浪紋,以及幼犬一身篷鬆順滑的毛髮,一切彷彿觸手可及,帶動觀者對於觸感的聯想。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