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2

拍品詳情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趙無極
1920 - 2013
01.10.62
款識
無極ZAO(右下)
ZAO WOU-KI 1.10.62(畫背)
一九六二年作
油畫畫布
60 x 92 cm; 23 ⅝ x 36 ¼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註:畫背貼有寫上「萊恩畫廊 多倫多」之亞瑟・萊納斯公司標籤

此作將收錄於由梵思娃・馬凱及揚・亨德根正籌備編纂的〈趙無極作品編年集〉(資料提供/趙無極基金會)

來源

台北,佳士得,1998年4月12日,拍品編號4
亞洲私人收藏
香港,佳士得,2007年5月27日,拍品編號231
現亞洲重要私人藏家直接購自上述拍賣

相關資料

奔騰的六〇年代

五〇年代中後期,趙無極與謝景蘭婚姻破裂,情感生活上的打擊亦波及到其創作理念上的探索,在此極端矛盾的時刻,他毅然決定暫時拋開一切世俗紛擾,離開巴黎,遠赴美洲、亞洲輾轉傲遊。旅途中受到美國戰後抽象表現主義風格之激盪,明確了接下來十年抽象繪畫的發展方向。返回巴黎後的趙無極,思如泉湧,正式拉開「狂草時期」之序幕,正如藝術家形容當時的自己:「我那十年全速前進,就像駕駛一輛高速飛馳的車。」1961年,趙無極搬到巴黎蒙帕納斯區中貴街的新畫室,他在這處寧靜隱秘的小天地靜心作畫,將其對生命的全新感悟揮灑畫面,悉心創作出一系列傳世佳作,備受國際畫壇的青睞。法國權威藝術史學家施耐徳對藝術家此時期作品給予了極高的肯定:「趙無極六〇年代的作品比舊作更寬闊,更有聲色,更巧妙地勾勒出他的氣質和特殊本性。」《01.10.62》(拍品編號1022)便是藝術家步入六〇年代事業沐浴新生,人生邁向新高峰的代表之作。

靛藍禮讚:響徹東西之宇宙觀

由中世紀聖母瑪利亞身著的神聖藍袍,到享譽全球的「克萊因藍」,藍色亦是趙無極鍾情的顏色,它高貴莊嚴,平和靜謐,神秘莫測,同時象徵著理想於希望。趙氏於《01.10.62》中以藍色為主色調,透過不同深淺的層次變化,煙青、蔚藍、藏青、鈷藍隨用筆的輕重與收放,於畫面起伏、波盪、激昂,散發陣陣漣漪,孕育出無限能量。是次晚拍中另一幅甲骨文早期作品《淹沒的城市》(拍品編號1020)同樣以藍色為主角,若與之並觀,前畫帶有百轉內斂的柔情,本畫則猶如刀劍光影般氣力鋒芒,兩畫分別代表不同時期的創作技巧與理念,完美展現趙無極對藍色精彩多元之演繹。

本畫以橫軸三段式構圖,趙氏剛勁的筆法一氣呵成,橫穿畫布,極具速度之韻律感。水平分割的三大區塊中,中間區塊鮮明濃郁的白色由上下兩端沉鬱幽暗的藍色背景的擠壓中崩裂而出,將畫面瞬間點亮,墨色的書法筆觸以「飛白」的形式沿對角線縱橫分佈其間,猶如青銅器上的鑿字一般,下筆鏗鏘有力,氣勢如虹,完美體現中國書法抑揚頓挫的節奏韻律與悠揚的視覺美學;黑白兩色於畫面中心猛烈碰撞、交鋒並相互擠壓,彷彿宇宙起源天地崩裂能量爆發之一瞬,無垠生命張力應運而生,擲地有聲地穿透畫布。如此玄境誠如巴黎前現代美術館館長馬卻索所言:「趙無極的繪畫帶有神秘主義色彩,那是一種自然而然,毫不造作的神秘感。從畫面上呈現的諸般矛盾,微妙差異及相應性等特質均可得到印證,從這些特質中亦衍生出變化萬千的意象,成為藝術家筆下宏觀的宇宙。」

脈動天地:穿越時代之巨浪

「狂草時期」的趙無極由物像寫實走入主觀心像,創作過程中常藉以自然現象抒發奔騰的內心情感與精神能量。本畫中充滿戲劇性激昂交戰的筆鋒,極似英國自然主義畫家威廉·透納筆下狂風奏響的幻變海景。透納的海,基於對客觀的觀察,自然中夾雜夢幻的宏大敘事,乃時代浪漫主義之產物;而本畫中,趙無極內心早已歸於自然,他將現實中的自然現象沉澱、內化於心,真實地掌握和操控大自然的脈搏,由一紙畫布抒寫內心風暴,既創造了驚心動魄的戲劇張力,又描繪出一瞬即逝的情感起伏與內心無畏險惡的冒險精神,在情緒的一收一放之間,達到了完美的平衡。正如趙無極摯友、法國詩人亨利·米修所言:「精粹,沉澱,未被牽引的嘎然而止,繼過形體化為線條,壓縮的呼喚,生者仍嘈雜。」

作為畫家,趙無極放開身心擁抱自然世界,於《01.10.62》這一潭靛藍中交出了自己的脆弱與堅強、浪漫與粗獷,他帶著對生活的滿腔熱情以及對藝術的雄心壯志,以一桿畫筆為船槳,在大海一般的無垠心像中自由地乘風破浪。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