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1

拍品詳情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趙無極
1920 - 2013
21.04.59
款識
無極ZAO 59(右下)
ZAO WOU-KI 21, Avril, 1959(畫背)
一九五九年作
油畫畫布
130 x 162 cm; 51 ⅛ x 63 ¾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附:趙無極基金會開立之作品保證書

註:畫背貼有里斯本卡洛斯提・古爾班基安基金會、墨西哥城當代藝術文化中心、吉納爾Beaulieu-en-Rouergue修道院和洛迦諾魯斯卡美術館展覽標籤

此作將收錄於由梵思娃・馬凱及揚・亨德根正籌備編纂的〈趙無極作品編年集〉(資料提供/趙無極基金會)

來源

藝術家收藏
藝術家舊藏
現歐洲重要私人藏家直接購自上述來源

展覽

納沙泰爾,藝術歷史博物館〈趙無極〉一九七三年,編號3
蒙托邦,安格爾博物館〈趙無極〉一九八三年,編號11
台北,國立歷史博物館〈趙無極〉一九八三年一月五日至二十六日,編號7
圖爾,圖爾美術館〈趙無極:油彩、水墨,版畫〉一九九〇年十二月一日至一九九一年二月十七日,編號3
里斯本,卡洛斯提・古爾班基安基金會〈趙無極:油彩、水墨〉一九九二年
阿拉斯,諾羅特-阿拉斯文化中心〈趙無極回顧展:繪畫1955-1992〉一九九二年
台北,台北市立美術館〈趙無極回顧展〉一九九三年二月二十七日至五月三十日
墨西哥城,電視文化基金會,當代藝術文化中心〈趙無極:四十年繪畫(1954-1994)〉一九九四年三月三日至五月三十日
佩魯日,王子府邸〈趙無極〉一九九四年,編號3
薩拉哥薩,薩拉哥薩會議展覽中心〈趙無極回顧展〉一九九五年三月十四日至四月十二日
高雄,高雄美術館〈趙無極回顧展〉一九九六年一月至四月
香港,香港藝術館〈無極意象:趙無極回顧展〉一九九六年五月三日至七月二十八日
吉納爾,Beaulieu-en-Rouergue修道院,當代藝術中心〈巴黎新學院,1941-1965〉二〇〇二年六月二十二日至九月三十日
蒙彼利埃,法布爾博物館〈向趙無極致敬〉二〇〇四年七月三日至十月三日
比亞里茨,貝爾維尤空間〈趙無極:繪畫與中國水墨,1948-2005〉二〇〇五年
洛迦諾,魯斯卡美術館〈趙無極 (1920-2013):回顧展〉二〇一三年九月十二日至二〇一四年一月六日

出版

〈趙無極〉Jean Laude(布魯塞爾,La Connaissance,一九七四年),40頁
〈趙無極〉Jean Leymarie編(巴塞隆納,Ediciones Polígrafa/巴黎, Editions Hier et Demain出版,一九七八年),圖版74,124頁
〈趙無極〉Jean Leymarie編(紐約, Rizzoli International Publications出版,一九七九年),圖版74,124頁
〈趙無極〉Jean Leymarie編(巴塞隆納/巴黎,Cercle d’Art出版,一九八六年),圖版74,124頁
〈趙無極〉Daniel Abadie及Martine Contensou編(Ars Mundi,一九八八年),圖版17
〈趙無極〉Daniel Abadie編(巴塞隆納,Ediciones Polígrafa出版,一九八九年),圖版17
〈趙無極:油彩、水墨〉(里斯本,卡洛斯提・古爾班基安基金會,一九九二年),圖版3
〈趙無極回顧展:繪畫1955-1992〉(阿拉斯,諾羅特-阿拉斯文化中心,一九九二年),8頁
〈趙無極回顧展〉(台北,台北市立美術館,一九九三年),50頁
〈趙無極:四十年繪畫(1954-1994)〉(墨西哥城,電視文化基金會當代藝術文化中心,一九九四年),圖版5,77頁
〈趙無極回顧展〉(薩拉哥薩,薩拉哥薩會議展覽中心,一九九五年),圖版5,15頁
〈趙無極回顧展〉(高雄,高雄美術館,一九九五年),36、128頁
〈無極意象:趙無極回顧展〉(香港,香港美術館,一九九六年),圖版31,97頁
〈趙無極:繪畫與中國水墨,1948-2005〉(巴黎,Hazan/Biarritz,二〇〇五年),圖版20,54頁
〈趙無極 (1920-2013):回顧展〉(洛迦諾,洛迦諾市文化部,二〇一三年),91頁

相關資料

墨龍騰天甲骨鉅獻——趙無極《21.04.59

自華夏以來,龍即是民族的文化圖騰、信仰的精神代表;它既是萬物之上的王者,亦是瑞祥安康的象徵。南宋著名畫家陳容在《墨龍圖》上的自題詩云:「扶河漢,觸華嵩。普厥施,收成功。騎元氣,游太空」,充分表達了中國人數千年以來對龍的想像,其意指:龍在空中翩翩飛翔,它飛臨華山,轉眼又飛越嵩山,普降甘霖,惠澤人間,最終修成正果,駕馭天地真氣,遨遊天際。時光往前推進七百載,趙無極「甲骨文時期」的鉅作《21.04.59》(拍品編號1021)似是將「墨龍」的形象再現畫中,那些隱然呼應著遠古文字的磅礡筆觸,張弛有致地横貫畫面,並於畫幅邊緣轉折迴旋,組合成彎曲如弓的一道大弧線,正如一條黢黑巨龍翻捲著龐大的身軀,恣意盤旋於雲煙中的神勇姿態。

創作《21.04.59》之時,趙無極正經歷生命一場重要的轉折:伴隨著甲骨文系列的誕生,藝術家在國際藝壇上初露光芒,然而在1957年經歷過第一段婚姻破裂後,他毅然離開巴黎,先後壯遊美國、夏威夷、日本和香港,至1959年才返抵巴黎——此趟將近兩年的旅程,除了散心,亦讓他親炙歐洲以外的戰後藝術新浪潮,國際視野豁然開朗,助其確立日後的創作定位;期間他更邂逅了畢生摯愛的第二任妻子陳美琴,種種經歷令他衝破心理困境、思如泉湧,譜出幅幅創意沸騰的力作。本作即是創於趙無極一生中如此關鍵的黃金時刻,如畫中墨龍般傲視天下、化風弄雨,遂登至尊。

悉宏觀,融我於境

若說六〇年代「狂草時期」的中軸式結構,映照了趙無極唯我獨尊的雄心氣魄,而七、八〇年代「無境時期」的放空式構圖,代表著其豁然開朗的忘我心境,那麼回望至五〇年代的「甲骨文時期」,如《21.04.59》中時聚時散的佈局,正正反映了藝術家不斷反思、瓦解,再重拾自我的必經階段,無此一步,則無往後。1954年,趙無極開始潛心回顧自身民族歷史淵源,從甲骨上的鐫刻銘文裡獲取靈感,將深藏於體內的文化底蘊自然地流溢畫中,是為藝術家從具象跨入抽象的重要轉折。在系列發展的初期,古樸字形錯落有致、緊湊有序,畫中一筆一劃彷如寫字;整個甲骨文時期僅短短五、六年,卻在約1958至1959年的後期階段,出現了根本性的風格變奏:文字符號逐漸幻化為無形,力拔山河的筆觸奮力掙脫字型字義的束縛,正如《21.04.59》裡一串串縱橫交錯、似字非字的抽象形體,它們騰躍空中、互相碰撞,它們結聚畫面、散落四周,體現出前所未見、如創造乾坤的強大生命力。

此時此刻,趙無極再不需要援引一切外來之物,或是甲骨的契刻、或是銅器的鑄紋,而是完完全全往內心探尋,表達已臻成熟的人生觀和宇宙觀;畫作中那時有聚散的佈局,正反映趙無極從1957年至1959年間,對人生聚散無常,天地生生不息之至深領悟。《莊子・則陽》裡曰:「安危相易,禍福相生,緩急相摩,聚散以成。」安危能互相更替,禍福可互相轉化,聚散也是互相依存。畫面中那些古樸線條,看似獨立,卻又互相牽引,看似渾濁,卻又跌宕有致,達致平衡四方之觀感,繼而衍生出一股穿越視覺、觸動聽覺的韻致,猶如墨龍聽弦起舞,在色光流瀉之中強烈起伏,大鳴大放,震懾人心——這是趙無極甲骨文時期達到登峰造極、爐火純青之境界。

破天地,生命曙光

《21.04.59》中的墨龍馳騁於巨幅畫面上,讓人嘆為觀止,其空間佈局凜然大氣,有如宇宙洪荒,飄散著漫捲雲煙。藝術家採用了甲骨文後期具標誌性的深邃色調,大片的玄青汪洋深不見底,這裡透現絲絲銀灰,那裡又浮現幾抹大地褐色,如此層次飽滿的基底色,融匯了中國書畫中水墨分色的筆趣,使油彩也呈自然流淌之感,而每個細微的色彩變化都牽動著彼此,時而刻制、時而靈動;當中還交織著靛紫和午夜藍色,紫氣東來,迎接祥瑞降臨。這物境、情境和意境俱致的空間構造,盡顯趙無極胸中丘壑,任憑景象萬千,皆能一揮而就,雄渾氣韻由筆尖而生。

畫作上方忽然浮現一抹曙光,如墨龍騰飛後捲起千堆雪,更讓人聯想到威廉・透納筆下的驚濤裂岸,攝下大自然狂野咆哮的瞬間。在初遇美琴的這些日子裡,趙無極有如在混沌的宇宙間遇見閃爍星塵,他憐愛地形容美琴「既有電影明星的光彩,又有經歷過患難女子那種超越青春年齡的成熟、聰慧,但也始終保持着少女的純真,她懂我的畫。」在她的相伴下,藝術家得以濡養著內心浩然之氣,創作靈感紛紛湧現。十九世紀德國哲學家弗里德里希・尼采曾提出過以下的哲學論題:「白晝的光,如何能夠了解夜晚黑暗的深度」然而他們倆正是逆行其道,一陰一陽相依共存,啟發趙無極要在漆黑的畫面裡,尋找一個「放光的中心點」。本來籠罩大地的無盡黑暗,剎那消褪,節節潰散,更燃亮起往後的狂草之路。

藏瑰寶,立足寰宇

五〇年代正值戰後抽象藝術的巔峰歲月,趙無極憑藉甲骨文系列縱橫歐美藝壇,而見全球各大博物館典藏之趙無極作品,莫不以此系列為主軸,一如巴黎龐畢度中心、哈佛大學藝術博物館、魁北克國立美術館、京都國立現代美術館等。另外,蘇富比亦曾於2013年和2019年榮獲美國兩大重量級美術館委託,分別是芝加哥藝術學院典藏之《抽象》,以及所羅門・R・古根漢美術館典藏之《無題》,創於1958年的兩幅畫作均屬甲骨文時期的超級鉅獻,前者以89,680,000 人民幣高價成交,破當年拍賣紀錄,後者則以115,966,000 港幣震撼落槌,寫下破億傳奇。《21.04.59》不僅尺幅相近(100號),精彩程度更是足以媲美以上兩作;而三作並置而觀,更可見該系列末段的微妙蛻變:從《無題》中細緻銳利的線條,逐漸化為《抽象》中膨脹搖曳的形體,結果在《21.04.59》中脫韁騰飛,成最終完滿之形態。

七〇年代以來,本作曾多達十六次公開展出,足跡遍佈亞洲、歐洲和南美洲,成趙無極甲骨文系列之最強代表,亦出版於至少十五本畫冊和展覽圖錄中,無疑是同代作品中頂尖的博物館級別藏品,現首度釋於拍賣場,千載難逢。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