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9
1019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關良
頤和園
前往
1019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關良
頤和園
前往

拍品詳情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關良
1900 - 1986
頤和園
款識
關良(右下)
一九五〇年作
油畫畫布
50.1 x 72.6 cm; 19 ¾ x 28 ⅝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台北,佳士得,1997年10月26日,拍品編號31
現亞洲重要私人藏家直接購自上述來源

展覽

台北,大未來畫廊〈關良百年紀念展〉二〇〇〇年四月十九日至五月十四日

出版

〈關良百年紀念展〉(台北,大未來畫廊,二〇〇〇年),43頁
〈關良 1900 - 1986〉CANS藝術新聞編輯團隊編(台北,華藝文化,二〇一二年),128頁
〈海派百年代表畫家系列作品集:關良〉上海美術家協會編(上海,上海書畫出版社,二〇一三年),101頁
〈二十世紀中國美術大家:高妙傳神——關良繪畫藝術研究〉北京畫院編(南寧,廣西美術出版社,二〇一五年),209頁

相關資料

京城新貌:共賞園林芳華

抗戰期間,良公曾走遍大江西北採風考察,在多個重要文化歷史地標誕下珍貴的寫生風景畫,惟當時物資匱乏,難以張羅油畫用具,故此藝術家多數以水墨或水彩為媒材;五〇年代以來,隨著中國進入社會主義發展階段,關良的風景作品亦呈現更多社會新景象,可見藝術家迎接新時代的萬分雀躍,憑藉畫作抒發對國家和人民的美好願景,創出極具民族特色的作品。曾於民國時期主張現代主義的先鋒人物,都應大勢所趨創作「紅色主題」,表達並宣揚愛國情懷,關良亦擁護政治環境下的藝術需求,多次以現代化建設、文化地標、農村生活等為題作畫,題材廣闊和全面,《頤和園》(拍品編號1019)即是當中之精選。

位於北京的頤和園原是清朝時期的皇室大型園林,五〇年代經由新政府撥款作出修繕,並對公眾開放,過往朝代的標誌性建築再不代表王朝統治,而是被賦予新的社會意義,與人民共享歷史的繁榮與滄桑。園內薈萃江南水鄉特色,對於出身南方的關良而言十分親切,他抓緊機會內進寫生,面對如此恢宏壯麗的景觀,便一改如《杭州靈隱寺》(拍品編號1018)裡「小中見大」的構圖習慣,以全景式的角度從昆明湖岸一端眺望萬壽山。頤和園的湖光山色一覽無遺,小橋置於前景,整體更似一座大型舞台,觀者如身處幕前,共賞中國園林建築的芳華與智慧。

頤和園集傳統造園藝術之大成,素來以巧妙平衡人工與自然的造園宗旨著稱於世,在表現皇家輝煌氣派之餘,又保留自然天成的妙趣,亦即所謂之「雖由人作,宛自天開」,依山造園、依水佈局,營造和諧共生的理想生態。此番美景讓關良倍生共鳴,因其風景畫亦往往透露「天人合一」的自然觀,擅長寫人物的良公一向著重人類與所處環境的互動關系,正如《頤和園》裡,即使主體為莊嚴曠闊的園林勝地,畫中偶見的人群仍依稀可辨,描繪甚為細緻,為畫面猶添生氣。

在「紅色主題」的框架下,社會主義現實主義主宰五、六〇年代中國藝術家的創作模式,反觀關良的創作卻依然保留了很大程度的風格自由,其表現手法不落陳套,引證他並未摒棄現代精神,始終追求自然真率。良公運用蓬鬆而輕細的筆觸,彰顯夏日園林各處繁茂,讓人不禁聯想起印象派大師雷諾瓦的園境畫作,由此可隱約感知曾留日習西畫的關良師承何處,其用筆之靈活、質樸又簡練,則是良公綜合所學而獨創,難以將之類比他人,成就一種與中國文化審美如出以徹的趣味。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