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4
1014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關良
白蛇傳
前往
1014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關良
白蛇傳
前往

拍品詳情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關良
1900 - 1986
白蛇傳
款識
關良 藝術家鈐印(左下)
藝術家鈐印(右上)
彩墨紙本
95.5 x 178 cm; 37 ⅝ x 70 ⅛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藝術家家屬收藏
北京,中國嘉德,2005年11月5日,拍品編號2068
現亞洲重要私人藏家直接購自上述拍賣

展覽

上海,上海美術展覽館〈關良畫展〉一九八二年五月

出版

〈CANS藝術新聞 二〇〇六年一月96號〉鄭乃銘編(台北,華藝文化,二〇〇六年),61頁
〈關良 1900 – 1986〉CANS藝術新聞編輯團隊編(台北,華藝文化,二〇一二年),46至47頁
〈CANS藝術新聞 二〇一二年三月170號〉(台北,華藝文化,二〇一二年),108至109頁

相關資料

作為超級戲迷,關良對於舞台表演的詮釋極盡赤誠和嚴謹,一筆一畫皆來自對於現實表演的細緻觀察與斟酌。有別於同樣鍾情戲劇題材的林風眠與丁衍庸,良公不僅觀戲時用心體悟,戲外還廣交戲曲界名伶大師深入交流,更親身參與體驗扮戲之樂趣,他對戲的痴迷早已超越「觀眾」角色的限制,在藝術創作時,細緻地考量人物眼神、捕捉肢體動勢,將靜態的瞬間分外鮮活和傳神地演繹。本季晚拍呈獻關良兩幅戲劇人物紙本作品《白蛇傳》(拍品編號1014)與《牧牛圖》(拍品編號1015)旨在展現良公收乾坤於筆底之功力,以詮釋其仰望一世的人生戲台。

《白蛇傳》:愛恨交織,筆底情深

《白蛇傳》作為中國最廣為流傳的民間傳說之一,誕生至今已被廣泛應用到眾多文學、戲劇、乃至影視作品中。關良亦鍾情於其京劇版本,《白蛇傳》就取自其中經典橋段《斷橋》:白素貞金山寺戰敗,行至西湖斷橋,因胎動腹痛短暫停留,恰逢悔恨思妻逃出古寺的許仙,小青恨其薄幸,拔劍欲刺負心郎,白素貞念夫妻舊情,奮力阻止。此段戲中情節起伏、情感細膩、層次豐富之程度,在戲劇史上都堪稱經典,而本畫接近180公分寬的尺幅絕對是良公眾多版本的《白蛇傳》中最大手筆。

關良的戲劇人物創作從不訴諸宏大敘事,而是專注於筆底人物的愛恨情仇。畫中小青一襲黑衣英姿颯爽,雙手執劍,直指許仙;而許仙驚魂不定,狼狽跌倒在地;白素貞則以身護夫立於二人之間,化身本場戲中情感衝突和矛盾的焦點。橋上白娘子「看斷橋,橋未斷,卻寸斷了柔腸」(《白蛇傳·斷橋》)之憤慨和對許仙不責不甘、责又不忍的愛恨交織被良公在畫中演繹得淋漓盡致。京劇中,除唱腔和身段之外,水袖是女旦的基本功夫,因其靈巧多變的特質,常被用來傳達情感:翻袖代表悲痛或激動,拋袖表達憤怒和不滿,抖袖則可延伸表達成各種情緒。畫中白娘子左臂高揚,水袖翻起,幾欲拋出,將主角悲痛、憤怒、痛惜之矛盾情緒隨搖曳的衣裙動人地傾灑於畫面。關良能夠精妙地捕捉下這一瞬間的動勢,表明他對此劇目早已爛熟於心,亦印證《白蛇傳》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意義非凡。

另一方面,畫中人物造型和線條極盡稚拙,卻從淺入深,由簡現繁,人物形象特質和性格特點的呈現則完全交於靈動的眼神,如良公曾言:「眼磨亮了,把角色、演員兩層心靈都讀透,由通而化,水到渠成。」畫中人物之間的眼神往復宛若神來之筆,一瞪,一挑,一垂,清晰地點出三人微妙的關係,道出生於妖怪身上的人性:青蛇與白蛇之間同生共死的友誼;白娘子明知許仙的愛並不堅定,卻依然付諸信任。這比人類尚要真誠、善良的品質,通過關良極簡而有力的筆觸,毫無保留的躍然紙上,讓觀者如同親臨戲台觀戲一般,隨情節的演繹怒之、慟之、哭之、笑之,精彩紛呈,響徹心扉。

人物之外,近處的斷橋垂柳、遠方山尖的雷峰塔均清晰入畫,可見關良對本畫之創作極為用心,亦從側面加深《斷橋》這幕情節的完整性。縱觀良公作品的重要出版,帶有背景潤色的戲劇人物紙本不超過十件,而其中能有如本畫一般大手筆並細緻雕磨每一處細節的必當世無其二。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