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0

拍品詳情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趙無極
1920 - 2013
19.01.61
款識
無極ZAO(右下)
ZAO WOU-KI 19.1.61(畫背)
一九六一年作
油畫畫布
113.6 x 161.9 cm; 44 ¾ x 63 ¾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註:此作將收錄於由梵思娃·馬凱及揚·亨德根正籌備編纂的〈趙無極作品編年集〉(資料提供/趙無極基金會)

來源

萊茵畫廊,多倫多
現美國私人藏家於1969年4月直接購自上述來源

展覽

多倫多,萊茵畫廊,約一九六九年

相關資料

「我和丈夫一起拜訪多倫多的萊茵畫廊,當看到趙無極的畫作,我重拾童年時在保羅·克利作品跟前所感應到的那份親切,而丈夫亦深受其層次豐富、貼近自然的抽象表現所打動。後來,我們買了新房子,渴望著往那空蕩蕩的牆壁高掛一幅趙無極的作品,當時屋內連傢俬都沒有多少,我們便迫不及待地駕車回到多倫多。萊茵畫廊裡還有好幾張紅色的趙無極畫作,唯獨這張靜謐的藍色作品觸動著我們倆。

那片深靛色的大海奔騰不息,既似是風暴將至的預兆,又似是風雨過後的狼藉之象。趙無極在他那深邃的畫作上投射海龍踏浪的蹤影;位於畫面左下角的『龍』,悄然潛伏在海洋裡,恣意翻騰的海水捲起一波波巨浪,直逼海面上的風潮。趙無極的畫將情感的力量結合自然;那道發自內心的筆勢,朝向畫面右方的雷光逆向而上地揮灑。這張畫時刻也在變,它安慰過我,亦挑戰著我。

作為一位徘徊於東西文化和傳統美學之間的藝術家,趙無極曾經談到雙重身份所產生的內心衝突。購藏這張畫時即將成為母親的我,背負著雙親因文化差距而離異的矛盾,只盼望將來兒子出生以後可以免受如此煎熬。在某些時刻,畫中的那條深海神龍會給予我反思的力量,並安撫我的心情;在其他時候,遊走在風暴漩渦之中的牠,又會挑釁著我的思緒。」

現藏家《冥思趙無極畫作》節錄

半世紀珍藏,狂草之巔19.01.61

六〇年代是趙無極「狂草時期」的巔峰歲月,畫布處處流露源源不絕的創作激情,展現非凡的磅礡氣勢,筆觸如狂草般馳騁,飽滿情感與流溢色彩交織於寬闊的空間裡,盡顯藝術家的自信與魅力。本季晚拍呈獻之鉅作《19.01.61》(拍品編號1030)即此時期之經典範例:從恢宏壯麗的尺幅,至熱血沸騰的畫風,完美體現藝術家席捲天下、鵬路翱翔的創意與氣魄。這突如其來的創作狂潮,與趙無極於1957至1959年的寰球遊歷密切相關:五〇年代中期,趙無極憑藉「甲骨文系列」在國際藝壇上初露光芒,成功走進全球戰後抽象熱潮的核心,但經歷過第一段婚姻的破裂,使他毅然離開巴黎,遨遊美洲和亞洲;此番行程,趙無極親身感受戰後藝術新浪潮之激盪,更讓他邂逅畢生摯愛的第二任妻子美琴,二人閃電締盟,種種嶄新經歷令他思如泉湧,重新回到歐洲時,他已養精蓄銳、深化紮根,直奔突飛猛進的黃金時代,譜出幅幅攝人心魄的狂草力作。趙無極受到了美國抽象表現主義大師的感染,有感大型畫布方能承載其澎湃創意與情感,《19.01.61》即選用經典之100號畫布,讓藝術家大刀闊斧、暢快淋漓地揮灑筆桿,以解胸中超然逸氣。

半世紀以來,《19.01.61》從未公開亮相,原美國藏家伉儷早於1969年到訪多倫多萊茵畫廊時遇見本作,兩人深深被其靛藍如深海、奔騰如蛟龍的構圖所觸動,於是果斷收入囊中,珍藏至今。《19.01.61》的深靛色如滔滔大海,在幽暗中透現一陣強烈光線,照耀著頻頻拍岸的潮水,就如愛情裡的熱情與奔放,一直滋潤、激勵著藝術家的創作靈氣。本作不僅標誌著「狂草時期」的趙無極事業愛情皆如意,亦平行地見證著藏家倆的鶼鰈之情與對藝術之熱誠,賦予作品更深一層的意義;神隱五十載,如今終於輝煌亮相,更顯珍貴難得。

叱吒北美,風靡全球

原美國私人藏家伉儷於1969年專程來臨多倫多的萊茵畫廊,為倘大的新居添置藝術品,心有靈犀的二人毫不猶豫便鎖定了趙無極的《19.01.61》,雄渾壯闊的靛藍構圖教藏家著迷不已,更使其聯想起年幼時在保羅‧克利作品跟前的那份真摯的感動;這件珍愛至極的作品,燃起他們收藏藝術的熱誠,共渡五十載光景。

本作的誕生,正值趙無極打開國際知名度的的革命性時刻,他以巴黎畫室為據點,海外的邀展接踵而至,全球性發展進行得如火如荼,成就觸及前所未有的高度,傲視同儕。六〇年代,巴黎法蘭西畫廊為趙無極在巴黎及其他城市舉辦過許多展覽,穩固其卓絕歐洲藝壇裡的地位;在好友皮耶‧蘇拉吉的推薦下,趙無極亦成為了重量級的紐約庫茲畫廊旗下藝術家,打破美國普遍並不容易接受歐洲抽象風格的局面,成功取得赴美發展的金鑰匙;趙無極與鄰近的加拿大亦頗有淵源,因加國境內有法語地區,自然對於來自巴黎的藝術持更開放態度,1969舉行的第二次作品回顧展即選址於蒙特利爾當代藝術博物館及魁北克博物館,而率先將趙無極的藝術推廣至加拿大的,即本拍品之最初來源 ── 多倫多的萊茵畫廊。

萊茵畫廊的主理人布萊爾‧萊茵是二十世紀最活躍的加拿大畫商之一。在獨具慧眼的萊茵的帶領下,畫廊雲集當年戰後藝術圈的最亮新星,為原本在國際社會上處於邊緣的多倫多,注入更多藝術光環,激活當地的收藏氣氛。趙無極與萊茵結緣於1959年,在八〇年代出版的《藝商回憶錄》裡,萊茵憶述當年到巴黎徵集藝術品時,在羅浮宮策展人查爾斯‧斯特林的推薦下,拜訪過一眾當代法國抽象畫家,包括皮耶‧蘇拉吉和漢斯·哈同等,還有趙無極「這個個子不高,充滿陽光氣息的北京藝術家」。當年的趙無極的「狂草系列」正處萌芽階段,萊茵深深被「那散發東方韻味的抽象構圖」所吸引,決心將其畫作連同五十多件巴黎畫派作品帶回多倫多策展。這批畫家當時在巴黎境外的知名度並不高,萊茵別具前瞻性的眼光,促成了一段戰後歐洲與美洲抽象藝術的世紀交流,更成為趙無極的「狂草系列」從崛起到風靡全球的最強齒輪。

靛藍鉅獻,鶼鰈情深

狂草時期的趙無極,從客觀的物象走向主觀的心象,但其純粹抽象的詞彙並非全然的虛無飄渺,而是援引自然現象,借喻並抒發內在的巨大能量。在《19.01.61》,幾道亮白光芒乍現,自左至右、逆向而上地劃過一片寂靜的藏青色,猶如衝破一切混沌綻放光輝,映照著暗藏畫中央滄桑古樸的銹色;於此,趙無極以書法中飛白行書的技法,創造極富張力的構圖,有如雲捲浪奔、有如疾風驟雨,引起驚心動魄的視覺衝擊和戲劇效果,藏家更以飛騰的「龍」比喻筆勢。畫面緊貼大自然的脈搏,雷電交擊的能量隨著縱橫恣肆的筆勢迸發而出,將原是一瞬即逝的景象凝結畫中。富有書寫性的線條在色彩的交融下特顯灑脫不羈、豁達大度,讓人聯想起唐代懷素的狂草書法,如驟雨旋風,千變萬化。半世紀以來與之共處的藏家,仍然感覺作品變幻莫測,久視彌珍,在深邃的結構裡,迴盪著一股深奧浩渺的氣息。

《19.01.61》的色彩架構澎湃且緊湊,其靛藍色主調深邃無底,卻仍蘊含豐沛和細膩的層次感,呈現出超然於塵世的空間,不斷誘惑著觀者的眼球,讓人不其然地深入其中,聆聽那翻騰飛濺的浪濤聲,並感受那大自然不為人類所征服的崇高和狂野;若與英國浪漫主義風景畫家威廉‧透納的作品並而觀之,可見一脈相承之處,甚至達致超越前人的視界。藍色是趙無極長久鍾愛使用的顏色,其靈感源自在法國親睹文藝復興時期的宗教畫像,畫中聖母身上披著那象徵聖潔、莊嚴的藍色罩袍。在十五、十六世紀,藍色顏料以罕為貴,因此在西方藝術史上一直有珍貴、聖靈的含義。從「克利時期」、「甲骨文時期」,到「狂草時期」,趙無極對藍色的演繹和運用亦隨之變遷,先脫離基本的敍事性,繼而昇華至體現精神與哲學性的深度。在色彩心理學裡,藍色是知性與靈性兼具的顏色,深沉的藍色象徵信任、權威、忠誠、堅定與恆久,與藏家倆的鶼鰈情深、形影相隨產生巨大共鳴。

如今原藏家首肯割愛上拍,為瑰寶尋新歸處,並情深地提筆寄語《19.01.61》的下一任藏家:「我們與這張充滿禪意的畫作生活了近五十年之久,並深深愛上它。我們盼望著新藏家,在這風雨如磐的畫面跟前,也能夠體會當中引人深思之妙處。」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