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9

拍品詳情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趙無極
1920 - 2013
15.02.65
款識
無極ZAO(右下)
ZAO WOU-KI 15.2.65(畫背)
一九六五年作
油畫畫布
97 x 195 cm; 38 ¼ x 76 ¾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註:畫背貼有庫茲畫廊標籤
此作將收錄於由梵思娃·馬凱及揚·亨德根正籌備編纂的〈趙無極作品編年集〉(資料提供/趙無極基金會)

來源

紐約,庫茲畫廊
私人收藏
倫敦,蘇富比,1990年10月18日,拍品編號57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出版

〈趙無極〉Jean Leymarie編(巴塞隆納,Ediciones Polígrafa/巴黎, Editions Hier et Demain出版,一九七八年),圖版348,292頁
〈趙無極〉Jean Leymarie編(紐約, Rizzoli International Publications出版,一九七九年),圖版348,292頁
〈趙無極〉Jean Leymarie編(巴塞隆納/巴黎,Cercle d’Art出版,一九八六年),圖版380,332頁

相關資料

時代尖鋒激盪雷霆

「甲骨文時期」(1954至1959年)之後,趙無極隨即進入「狂草時期」(1959至1972年)的創作巔峰;此一黃金階段的誕生因素眾多,藝術家本身創作觀念之成熟固是主因,而他1959年在香港邂逅第二任妻子美琴,亦被後世傳為佳話;此外尚有極為重要卻往往被忽略的一點,那就是紐約庫茲畫廊主人山姆.庫茲的推動:1957年,趙無極首次來到紐約,與推動抽象繪畫不遺餘力的庫茲建立友誼,隨即結交了當時美國最重要的抽象表現主義藝術家與收藏家,這不僅讓他在美國的影響力迅速擴展,更培養出他創作大畫之激情,正如他日後在自傳中提及:「(庫茲)習慣美國畫家作的大畫,買了也賣了不少我這個時期的畫,我在食髓知味之餘,有一段時期,甚至瞧不起小畫。」可見庫茲不僅長於把作品推薦予頂級藏家,自己亦對狂草作品愛不釋手,其自1959年開始每年為趙無極在紐約舉行個展之後,藝術家開始有意識地專注創作120號畫布,此種畫布長達195公分,是常規畫布的最大尺幅,成為狂草時期巨作之標誌。由於巨幅作品創作不易,狂草時期的120號油畫亦為數不多,過去三十年來,國際拍場出現者不過二十餘幅,每有釋出,必定引起激烈競爭,並強勢成交,因此在分析藝術家市場之時,往往被視為重要指標。

庫茲畫廊為趙無極舉行個展的數年之間,藝術家亦同時在倫敦、巴黎、馬德里、東京等戰後藝術重鎮展出,但其最精彩的作品,依然留給庫茲畫廊;本次晚拍的焦點《15.02.65》 (拍品編號1029)不僅屬於120號的經典鉅作,其背後附有庫茲畫廊標籤,更象徵趙無極與庫茲畫廊乃至整個戰後紐約畫壇的關鍵契合:本作誕生之後不久,庫茲即因為倦勤於二十多年的畫廊生涯,而在為趙無極舉行第六次紐約個展之後,旋即於1965年4月9日終止畫廊業務,趙無極自此亦有長達十五年的歲月未在紐約舉行個展,直至1979年由好友皮耶.馬諦斯(野獸派大師亨利.馬諦斯之子)接手其推廣工作,才再度起動。因此,1965年實為「狂草時期」的關鍵年份,若仔細觀察趙無極此年前後的作品表現,即能發現「狂草時期」當中著實具有微妙變化,而《15.02.65》即可視為當中重要的研究座標。

「繪畫是畫布與我之間的一場鬥爭,一場體能角力。面對大幅作品時尤甚,它們容納更多全身運動,需要名副其實的奮勇向前。畫家必須全身投入。」

1964年,趙無極按藝評家好友施耐德之建議,參與巴黎美國中心舉行的「超越維度的繪畫」聯展,成為十五位參展藝術家之一,上述感言即在此時發表;「狂草時期」作品普遍尺幅宏大、構圖緊湊而力量賁張,其標誌性的中軸式結構貫徹了整整十多年的創作歲月,然而在色彩運用方面,則當數1963至1966年初的三、四年間最為鮮明大膽,尤其是對於明黃色調的運用,更顯藝術家對於抽象語言的完美掌握,發揮狂草抽象的最大能量:《15.02.65》磅礡恢宏之處,在於其用色方面將狂草結構的感染力發揮得淋漓盡致,橫向的畫幅結合破空而出的書法線條,形成一瀉無垠的宇宙風景;在這洪荒之初、萬象將甦的場景,藝術家以璀璨的金黃色調燃亮畫面,正如《聖經.創世紀》裡提到:「上帝說要有光,於是就有了光」,讓趙無極的抽象世界閃出一道普世神光,富涵無比的創造能量,飽含生機與希望,充份反映此時他的充沛激情與體力:如此震撼人心的景象,殊非一蹴而就,若參考本作誕生前後年份的作品,即能發現趙無極在1963至1964年之間已經開始嘗試以類似尺幅、構圖與色彩創作,唯在色彩的明暗變化與筆觸的剛柔發揮方面,當以《15.02.65》更顯得心應手,足見藝術家對此構圖與色彩之組合情有獨鍾,力求在反覆錘煉中精益求精;本作誕生之後,藝術家於翌年創作出「狂草時期」的唯一巨幅三聯屏《01.04.66》,論色彩與構圖,此幅三聯屏應被視為《15.02.65》之擴大與發展,而《15.02.65》則當視作《01.04.66》之母本。兩者俱以迅疾膨湃的狂草墨線從左右兩邊進入畫面、並交擊於中央,引發強大的力量衝突;又似涅槃重生的鳳凰展翅飛翔,所經之處風捲雲騰,滌蕩一切昏暗混濁;此種磊落分明的下筆與用色,彰顯了趙無極此時的強大意志與清晰思路,身心與技法融通無礙;1966年之後,趙無極的狂草作品少有如此完美結合的橫幅作品,頂尖之選多數見諸直幅,在空間廣度的無限伸延與電光火石的時間捕捉上,及至《15.02.65》已成典範,由是益見本作之精彩與珍稀。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