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9
1019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林風眠
清芳
前往
1019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林風眠
清芳
前往

拍品詳情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林風眠
清芳
款識
林風眠 藝術家鈐印(左下)
彩墨紙本
68 x 68 cm; 26 ¾ x 26 ¾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潘其鎏舊藏
香港,中國嘉德,2014年4月7日,拍品編號412
現亞洲重要私人藏家直接購自上述拍賣

相關資料

大隱於世,提煉自然之美

林風眠胸襟广阔,心懷大志,肩負革新傳統之使命,將審美探索的觸角伸向四面八方,成就斐然,桃李天下。可以說,現代中國畫壇因有他,才得以呈現百花競香、萬馬齊鳴之勝景。而生活中的林風眠面大隱隱於世,面對時代喧囂和功名利祿,淡然處之,一心只在品尋自然之美。靜物畫是他人生歷練的升華:他以超凡的感受力提炼世物不可言喻之美,任何看似普通的日常靜物一旦被移植到畫面之中,都將呈現生命之張力。

《萬菊競香》:繁花似錦壯志益堅

林風眠愛花,不僅畫花,還種花、養花,不論環境多艱苦,他的生活中都必須有花;他筆下的花卉,品種繁多,姿態各有千秋,有的繽紛熱烈,有的素雅沉靜,但都洋溢著生命之活力。林風眠秉持追求東西融合之赤誠,推陳出新,以中國山水之筆墨營造西方油畫之質感,在《萬菊競香》(拍品編號 1018)中描繪了一幅花團錦簇、大氣磅礴之美景。畫面圍繞一個「滿」字而展開:構圖上,盆花成圓形放射狀開放,四處蔓延,幾乎佔滿整幅畫面;色彩上,繁花繽紛,赤、橙、紅、綠、青、藍、紫爭相綻放,色階完滿,飽滿肆溢,令人目不暇接。如此百花鳴祥,爭芳鬥豔的畫面讓人聯想到清朝乾嘉盛世流行的「萬花不露地」瓷器風格,盛開之百花,寓意吉祥呈瑞、四海昇平。畫中無處不在之「滿」,是林風眠飽滿的精神世界之映射:抒發壯懷激烈之遠大志向,滿載他對中國蓬勃發展之美好寄語。

而在這極具生命力的畫面背後,暗藏本畫的時代背景:七〇年代,林風眠經歷文化大革命之低谷,被指控為「黑畫家」,遭受身體和心靈的雙重煎熬。難能可貴的是,他胸襟寬廣,志向堅定,正如畫中菊花欣欣向榮,從未因生活的壓迫而黯淡,反而越挫越勇,極度盛開,更加璀璨奪目。這正是晚年時期的林風眠之自我投影:雖歷世間滄桑,卻始終一心至善,情懷豪壯,永葆淑世之情,正如王勃在《滕王閣序》中所吟:「老當益壯,寧移白首之心?窮且益堅,不墜青雲之志。」

《清芳》:平安長春歳月靜好

與《萬菊競香》之「滿」相對,《清芳》(拍品編號 1019)則著墨於「空」。此「空」非中國畫中不著筆墨之留白,而是指未置物處的空間構成,意境上與傳統留白有異曲同工之妙,予以作品呼吸之空間、騰出觀者想像之餘地。本作以月季、蘋果、圓瓶、几案、窗簾構圖,貌似尋常生活場景,實則暗藏喻意:花瓶中月季又名「長春花」,盤中蘋果與圓案諧音「平安」,實取「平安長春」之吉意。花雖開而未滿,果雖熟而常青,可見藝術家曲筆內斂,暗藏生機;在空餘之處,林風眠以張弛有度的色彩調配,大膽呈現勃勃生機:墨與色時而混合,時而相互覆蓋,流淌於畫中,帶來生命的悸動;色值濃郁豐厚、變幻莫測:棗紅的桌面、牙白的月季、青綠的蘋果、藍綠的枝葉、米黃的窗簾,明暗對比強烈,粗獷與溫潤共存,變奏中又歸於統一,靜謐平和卻引人遐想。

乍看之下,《清芳》頗似國畫傳統之「清供圖」,然而一經細品,即可見林風眠在構圖上受到立體主義啟發,構成東、西方元素平衡的藝術意境:畫中物像以幾何化呈現,使得方形、錐形、球面縱橫相間,看似互相對立,實則方圓交錯、層次分明,呼應互補、缺一不可;方桌斜置,連同後方墻面和窗簾一齊將畫面分割,三面鼎立,使得畫面結構穩如磐石;瓶花與果盤呈現出兩個倒三角形,一大一小,一左一右,一高一低,相互支撐,以幾何之美成就畫面之和諧,展現林風眠獨創性的繪畫語言和進取的時代精神;若以本作與吳大羽《繽紛》(拍品編號 1022)對比,可見兩位懷抱相同志向的國立藝專領袖,因為時代、際遇之相似,在作品不約而同的揮灑相似情懷,卻又因為秉性才情之不同,而在藝術語言方面各奔前程:林風眠更傾向於西方思潮民族化,吳大羽則更著力於東方語境國際化,兩者如同畫壇雙劍,開天闢地,以超凡內蘊革新傳統,將現代主義傳承發揚。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