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6
1016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林風眠
宇宙鋒
前往
1016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林風眠
宇宙鋒
前往

拍品詳情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林風眠
宇宙鋒
款識
林風眠 一九四七年 藝術家鈐印(左下)
一九四七年作
彩墨紙本
68.5 x 65.2 cm; 27 x 25 ⅝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出版

〈林風眠全集·上卷〉杜孜齡編(天津,天津人民美術出版社,一九九四年),220頁
〈林風眠全集·貳〉楊樺林編(北京,中國青年出版社,二〇一四年),91頁

相關資料

抗戰结束后不久,林風眠離開國立藝專,移居上海,生活得以暫時空閒,可以專注探索自身的藝術發展之路。當時,同為國立藝專老教授的關良恰巧也於上海居住,在這位京劇狂熱友人的邀請與引導下,林風眠很快也迷上了這項傳統國粹,兩人時常一同前往觀劇,並將其融入到藝術創作中。可以說戲劇主題畫作是二人之間濃厚友誼的見證,更是開啟林風眠藝術新天地的一扇窗。在人物情節和唱腔韻味之外,戲劇對他的啟發更多在於舞台所觸發的精神哲學和時空自由的創作觀念。

微言大義,抗爭逆境之精神

與友人關良筆下忠於舞台、注重人物情態、表達拙雅稚趣的戲劇人物截然不同,對於林風眠來說,戲劇觸動了他人生經歷和感受之弦,因此作品微言大義,更加注重表現京劇舞台之外的精神內涵。《宇宙鋒》是中國戲曲的傳統劇目:奸臣趙高盜取開國元臣匡家之寶劍宇宙鋒,行刺秦二世,嫁禍於匡家,趙女作為匡子之妻,裝瘋買傻博取皇后同情與信任,大義滅親,巧破奸父預謀篡位之詭計,匡家得以平反,寶劍物歸原主。此劇是著名京劇大師梅蘭芳的代表作,也是他此生最愛的劇目。林風眠的同名畫作《宇宙鋒》(拍品編號1016)描繪的就是其中趙女「金殿裝瘋」之經典橋段:畫中趙艷榮在啞奴的陪伴下,雙手高舉,衣袍飄揚,嬉笑怒罵,雖呈瘋癲之態,但面容姣好,眼神從容淡定,臨危不懼,散發出正面人物之光芒;而趙高的形象則被幾何化,以抽象臉譜的形式化作幽暗動蕩的背景,瀰漫出陰沉邪惡的氣息。美與醜,明與暗,善與惡,三組對照,不僅是繪畫形式所需,更是林風眠愛憎分明的人生信條,意在表達一種勇於抗爭逆境、挑戰權威的精神哲學,而這抗爭之態度正代表了現代主義文藝思潮的核心價值。

東西融合,並置時空之語言

林風眠一生不斷探索東西融合的藝術境界,然而他始終覺得光學習他人的表面形式,而不實踐體驗,作品將有缺深度。戲劇的出現則恰好彌補了這一缺陷,讓他得以從最傳統的國粹藝術觀賞中體會西方立體主義認識世界的方式,重新審視事物的時空關係。《宇宙鋒》中,他大膽擺脫現實的限制,參酌中國民間剪紙藝術、皮影戲和西方立體主義佈局,將趙女和啞奴的形象平面化,並以大量幾何元素勾勒背景中趙高的形象,將其形變、扭曲、重複和疊加。他在同一個畫面中融入具象與抽象,營造時間與空間並置的氛圍,巧妙地捕捉人物動態,傳遞時間與情節的延續感。色彩上,他強調京劇濃墨重彩、雍容華貴的舞台效果,大面積平塗上色,以黑色、紅色、白色為主,以藍色、黃色為輔,對比強烈,豪放的線條與濃重的色塊互相交錯,頗具馬蒂斯野獸派之神韻。他更在趙女裙紗上加入光影效果,在局部營造出皮影戲的透明感,賦予人物動態之韻律,唯妙唯肖,加強畫面時空交錯的戲劇性。

吳冠中曾評價尊師林風眠:「從東方向西方看,是林風眠的身影,從西方往東方看,還是林風眠的身影。」在近現代以「全球化」為共識的藝術世界,他開天闢地,打通東西藝術之牆,既吸收西方飽滿熱情而動感十足的藝術效果,又保留民族文化內斂而含情脈脈的東方韻味,在這種相互依存之中發掘藝術本質。本畫被收錄於天津人民美術出版社以及中國青年出版社的兩本《林風眠全集》中,前者為追念林風眠逝世,回顧梳理了其一生的藝壇耕耘,後者則是目前為止以公家收藏為主最齊全的林風眠畫集。兩本權威著作是學術界對林風眠畫作中所展現的語言形式、精神內涵和人生哲學的強有力認證,更是對這位現代主義宗師一生藝術成就的最崇高致敬。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