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3
1013

歐洲重要私人收藏

貝爾納·布菲
小丑
前往
1013

歐洲重要私人收藏

貝爾納·布菲
小丑
前往

拍品詳情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貝爾納·布菲
小丑
款識
Bernard Buffet 68(右方)


一九六八年作
油畫畫布
115.8 x 81 cm; 45 ⅝ x 31 ⅞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註:畫背印有莫里斯·賈尼耶畫廊標籤
本作之真確性已獲莫里斯·賈尼耶畫廊確認

來源

巴黎,莫里斯·賈尼耶畫廊
法國私人收藏
巴黎,Loudmer拍賣,1993年12月6日,拍品編號63
現歐洲重要私人藏家直接購自上述拍賣

展覽

埃爾內埃〈第40屆埃爾內埃藝術展〉一九九九年,彩圖

相關資料

畫壇奇才,時代遺珠

法國畫壇奇才貝爾納·布菲少年得志,在百廢待舉的戰後巴黎,布菲令人炫目的名聲是藝術史上的一個傳奇:年僅十八已被法國權威藝術雜誌《認知藝術》評選為「戰後十大藝術家」之一,未滿二十又獲得法國藝評獎的褒賞,三十歲時更以前無古人的姿態,獲邀於夏邦提耶畫廊舉辦大型個人回顧展,堪稱當時藝圈最受青睞的法國藝術家。頂著耀眼光芒的布菲,創作力十分驚人,為他帶來前所未有的名氣與財富。五〇年代以後,隨著世界藝術中心從昔日的巴黎遷移至彼岸的紐約,抽象藝術的時代降臨,堅持具象畫的布菲在國際畫壇上因而遭受冷落;這種頹勢終於在近年被推翻,屬於布菲的聲浪在市場上有著捲土重來之勢,為其忠於自我的藝術創作平反。

無盡丑角,戲劇人生

布菲的作品彌漫著濃厚的存在主義氛圍,當中以身軀枯瘦、鬱鬱寡歡的丑角最具標誌性。小丑系列始於巔峰時期的五〇年代,對於當時剛從二戰恢復過來的社會而言,屬極具震撼性的題材;畫中戴上面具的人物神秘莫測,予人距離之感,正好捕捉法國人在戰後世界的不安與惶恐。本作《小丑》(拍品編號1013)採用經典的肖像式構圖,當中可見布菲在人物性格的描寫上故意留白:角色雖然頂著滑稽的外表,但其眼神恍惚和空洞,充滿稜角的線條勾勒出緊抿的雙唇,將可能是焦慮之情緒努力抑制著,讓觀者看不穿其複雜的內心世界。與此同時,他將整體色彩度予以增加,毫不吝嗇地以誇張色調點綴小丑的厚重脂粉和浮華戲服,再配上碧綠的空靈場景,不僅形成強烈的視覺衝擊,更藉繽紛色彩覆蓋主題所隱含的的晦暗面,畫面的層次與張力頓生。

被問到為何獨鍾筆下的丑角時,布菲表示:「小丑可以放縱自我於任何形式的偽裝與模仿。」在於布菲而言,在畫布上塑造一個個小丑角色,是一種擁抱自由的表現,讓他能夠在殘酷的現實之外獲得喘息的空間,戴上又換上面具,應對累人的社交生活。在布菲的傳記《貝爾納·布菲:現代超級藝術家之崛起》裡,藝術史學者霍爾斯對小丑系列有如此分析:「人們經常說當布菲描繪一張臉時,無論是人物或動物,都是自畫像;這當然不完全正確,但無可否認,他習慣將自已的面貌特徵都併入某些小丑作品的構圖裡面。」作亦有「自畫像」之含意:六〇年代末,布菲的名氣再不復從前,大眾對於他的豪華名流生活以及過度商業化的創作均持批判的態度,遭受藝壇與社會的無情冷諷,難免將心理上的陰霾都發揮在畫布之上。畫中的小丑穿著模仿十九世紀法國宮廷的服飾,到底是在表現高傲的皇者風範,還是悼念曾經輝煌稱霸的過去?這冷面笑匠獨對群眾,除了散發幾分飄零憂傷,更強烈的是那不卑躬屈膝、忠於自我的精神,正是藝術家對自身的寫照,笑看戲劇人生。

街景、靜物和小鳥,皆是布菲不厭其煩地反覆詮釋的意象,而備受藏家追捧的「小丑」題材亦是屢屢再現於作品中,形成龐大的油畫系列,包括創於1968年本拍品《小丑》。2018年秋季,香港蘇富比首度於現代藝術晚間拍賣上拍布菲的作品,成績斐然,今季有幸徵得經典的「小丑系列」,將布菲的創作特色更完整地呈現,以回應亞洲市場的狂熱關注。布菲乾脆俐落、簡練粗獷的畫風貫穿畢生創作脈絡,不落庸俗陳套,在頹廢與孤獨的畫面之中獨創特殊的美感,無疑是戰後藝壇裡的時代遺珠。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