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
251
前往
251
前往

拍品詳情

瓊肯:中國高古藝術 II

|
紐約

戰國至漢 銅錯金銀部件一組

來源

盧芹齋,紐約,1958年11月8日
史蒂芬•瓊肯三世(1978年逝)收藏

展覽

《Bronzes Chinois des Dynasties Tcheou Ts'in and Han》,橘園美術館,巴黎,1934年,編號15
《中國藝術國際展覽會》,皇家美術學院,倫敦,1935年,編號390
《An Exhibition of Ancient Chinese Ritual Bronzes. Loaned by C.T. Loo & Co.》,底特律藝術博物館,底特律,1940年,編號50
《Exhibition of Chinese Arts》,盧芹齋,紐約,1941年,編號66

出版

梅原末治,《歐米蒐儲支那古銅精華•雜器部》,冊二,大阪,1933年,圖版110
梅原末治,《洛陽金村古墓聚英》,東京,1943年,圖版LXXXIX

相關資料

本品尤為奇罕,製工精良,紋飾華美,車馬之部件,包括一組蓋弓帽及軛角飾,據傳出自河南洛陽金村,目前尚未見同制之例,當為孤品。

華蓋為古代王公貴族和高級官僚馬車的一部分。裝有羅傘的馬車象徵權力,彰顯車主的社會地位,身後隨之入殮。馬車多為木造,容易腐化,但銅鑄馬車則可保存至今,最著名之例為陝西省西安市附近秦始皇陵所出土的青銅馬車模型,錄巫鴻等,《Chinese Sculpture》,紐黑文、倫敦及北京,2006年,圖1.28及1.29。

另見一略小馬車例,出土於甘肅省武威雷台的一座東漢將軍墓或官墓,見Annette L. Juliano及Judith A. Lerner,〈 The Silk Road in Gansu and Ningxia〉,《Monks and Merchants: Silk Road Treasures from Northwest China》,亞洲協會美術館,紐約,2001年,頁41-2。

此組戰漢時期的車馬部件紋飾繁複精美,可見其主地位之重要。銅錯金或錯銀為名貴裝飾工藝,同時錯金銀則更顯華貴。此類精製銅飾反映其主的社會地位,代表其顯赫身份,見馬麟,〈From Diversity to Synthesis. Changing Roles of Metalwork and Decorative Style in China〉,《Asian Art: The Second Hali Annual》,倫敦,1995年,頁170-187,圖版10收錄一件公元前二世紀後期至一世紀之銅錯金銀蓋柄箍;並載於展覽圖錄《Inlaid Bronzes and Related Material from Pre-Tang China》,埃斯卡納齊,倫敦,1991年,編號16。

本品精緻的錯金銀圖案靈感或許來自同一時期的漆器和織物花紋,見G. Andersson,〈The Goldsmith in Ancient China〉,《The Bulletin of the Museum of Far Eastern Antiquities》,斯德哥爾摩,1935年,頁1-38,詳述每部分圖案的風格和嬗變。

蓋弓帽例可見滿城漢墓出土發現,錄《滿城漢墓發掘報告》,北京,1980年,冊上,頁168-195,卷2,圖版117、120、129及130。巴黎吉美博物館收藏一相類錯金銀例,斷代公元前四至三世紀,載圖於Catherine Delacour,《De bronze, d’or et d’argent. Arts somptuaires de la Chine》,巴黎,2001年,頁151-2,據載可能出土自洛陽附近的金村古墓。另見一相類銅鎏金蓋弓帽,繭山龍泉堂舊藏,2013年3月19日售於紐約蘇富比,拍品編號44。

本品兩側所飾為軛角飾,馬車裝飾,套於馬軛兩端。關於軛角飾的詳細介紹,可見本場拍賣編號217。相類形制的平頭軛角飾,可見一銅錯金例,載於Pierre Uldry,《Chinesische Gold und Silber》,蘇黎世,1994年,編號63;另見一銅錯金銀例,曾展於《青銅聚英:中國古代與鄂爾多斯青銅器》,香港藝術館 ,香港,1990年,編號95。

瓊肯:中國高古藝術 II

|
紐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