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24

天馬行空:重要歐洲私人收藏

奧諾雷・杜米埃
《機智的辯方》
前往
24

天馬行空:重要歐洲私人收藏

奧諾雷・杜米埃
《機智的辯方》
前往

拍品詳情

印象派及現代藝術晚拍

|
紐約

奧諾雷・杜米埃
1810 - 1879年
《機智的辯方》
款識:藝術家簽名h. Daumier(左下)
炭筆、鋼筆墨水、水彩及水粉紙本
5 1/8 x 6 3/4 英寸
13.1 x 17.1 公分
約1855-60年作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此作將被收錄於K.E.邁松編著、杜米埃委員會籌備的新版奧諾雷・杜米埃專題目錄中。

來源

帕斯卡林,奧蘭省

于曼,巴黎

尚巴・德・洛韋,巴黎

博拉姆與羅蘭索畫廊,巴黎(購自上述藏家)

米歇爾・比佛爾,巴黎(1983年購自上述畫廊)

私人收藏,法國(家族傳承自上述藏家;售出:倫敦蘇富比,1994年6月28日,拍品編號1)

購自上述拍賣

相關資料

「在十九世紀的法國,法庭極具權威,影響力巨大,令杜米埃尤感興趣和關注。事實上,從未有一位藝術家如他般,對法律工作如此感興趣,或將法律本身的弱點展露得如此鮮明易見。」

杜米埃生性沉默寡言,他的名句是 「人必須忠於反映自己的時代」—— 他的作品顯然謹遵這句格言。奧諾雷・杜米埃活躍於十九世紀中葉的法國,他天生極具藝術和繪圖才華,同時亦敢於評論社會時政。他的創作相當豐富,涵蓋素描、水彩畫、油畫,這些作品往往流露他對社會的銳利觀察。只有極少數藝術家如杜米埃般,對法律興致勃勃。杜米埃在童年時經常出入法庭,陪伴父親處理錢財糾紛;他人生的第一份工作就是擔任執達吏的助手。從1831年開始,他隨家人住在巴黎司法宮的對面,因此經常見到法官、律師和形形色色的客戶出入司法宮大門。

《機智的辯方》描繪法庭內的一場訟辯,畫面中心可見一位慷慨陳詞的律師——他正在為身後那位看上去憂心忡忡的客戶辯護。二人身後的陪審團聚於陰影下,眾人身影模糊,令場面氣氛更顯緊湊難料。杜米埃筆觸細膩,而且著重描寫人物的身體語言,因此他筆下的角色充滿感染力。他用白色水粉點亮律師的雙手、頭和案上的紙張,凸顯其不修邊幅的姿態── 他的筆記散亂、頭髮稀疏、露出光亮的頭蓋頂。律師的激昂神態與客戶的緊張愁容,兩者對比之下,尤顯出標題的諷刺意味——「機智的辯方」。此後,法國藝壇上再無如此針對司法制度缺憾的精闢批評,直至五十年後喬治·魯奧以法官和律師為主角的一系列作品,再一次對它作出強烈的批判。

1830年七月革命後,杜米埃將創作力量轉化為針對法國政府架構的尖刻評論。在國王路易·菲利普治下新誕生的君主立憲制,賦予民眾更大的言論自由空間,隨之而來是鋪天蓋地、圖文並茂的時政評論單張和刊物。儘管路易·菲利普的政策已是相對開明,但他本人也逃不過民間的指點批評;新辦的政治評論期刊如《La Caricature》、《Le Charivari》就經常將矛頭指向這位國王。杜米埃以審判程序和法庭場景為主題,旨在揭露司法制度的漏洞和缺點——社會弱勢群體在它面前往往無法享受平等待遇。

杜米埃23歲時,成為了自小熟悉的司法審判的對象——他因創作一幅詆毀國王形象的作品(見圖1)而遭判刑半年,此判決使其他熱衷批評時政的藝術家引以為戒。在庭上和監獄的經歷對杜米埃影響深刻,他獲釋後經常到訪巴黎和附近各地的司法機關。從此時開始,他的作品不再聚焦於政治人物,而是描繪各類犯罪分子。杜米埃觀察法庭眾生相多年,逐漸熟能生巧,1840年代創作了一系列平面版畫《正義之士》,意在刻畫法國司法系統裡的律師、法官和檢察官的虛偽面目。

杜米埃在1850至1860年代的精美水彩畫,側證他在油彩畫方面的藝術才能(見圖3)。誠如藝術史學家兼策展人柯爾特·伊夫斯所言,「杜米埃在1860年代以律師和法官為主角的水彩畫細膩精美,是這位歷練豐富的藝術家憑著早年觀察所得、不斷反复試煉的主題。它們呈現一種固定的形式、自成一格,令人記住了這位藝術家——他並非為新聞報刊繪畫卡通插圖,而是以藝術鑑賞者和收藏家為目標觀眾,獻上自己的創作。」(柯爾特·伊夫斯等著,《杜米埃素描》展覽圖錄,現代藝術博物館,紐約,1992年,頁175)

印象派及現代藝術晚拍

|
紐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