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16

天馬行空:重要歐洲私人收藏

費爾南・雷捷
《人像風景》
前往
16

天馬行空:重要歐洲私人收藏

費爾南・雷捷
《人像風景》
前往

拍品詳情

印象派及現代藝術晚拍

|
紐約

費爾南・雷捷
1881 - 1955年
《人像風景》
款識:藝術家簽名F. LEGER、書題目Paysage animé 1er état並紀年1921(背面)
油彩畫布
25 1/2 x 19 7/8 英寸
65 x 50.7 公分
1921年作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西蒙畫廊,巴黎

尼倫多夫畫廊,紐約

J・B・諾曼,紐約

西德尼・雅尼畫廊,紐約

塞繆爾・A・伯格,紐約(1965年或之前購入;身後售出:紐約蘇富比,1972年4月27日,拍品編號71)

私人收藏(購自上述拍賣)

拍賣:倫敦佳士得,1979年4月3日,拍品編號42

購自上述拍賣

展覽

紐約,沙萊特畫廊,「費爾南・雷捷:人像」,1965年,品號4,圖錄載圖

柏林,國家藝術館,「費爾南・雷捷1881-1955年」,1980-81年,品號29

特拉維夫,特拉維夫藝術博物館,「費爾南・雷捷 ── 私人收藏選作展」,1994年,圖錄載彩圖

狼堡,狼堡藝術博物館;巴塞爾,巴塞爾藝術博物館,「費爾南・雷捷1911-1924年:現代生活的韻律」,1994年,品號63,圖錄載彩圖

出版

喬治・博基耶,《費爾南・雷捷:專題目錄》,第二冊,巴黎,1992年,品號269,頁123載圖

相關資料

一戰之後,整個歐洲社會嚮往著復原、團結及和平的日子。「回歸秩序」、重視傳統成為一股廣泛的思潮,滲透生活中包括藝術等各個範疇。即使如立體主義和未來主義等前衛運動先鋒,也放棄了他們較為激進和分裂的藝術傾向,轉向慣有的具象及寫實主義詮釋手法,這一點從巴布羅・畢加索的新古典時期創作可見一斑。費爾南・雷捷亦在此時期尋找機械與自然之間的和諧,並創造出著名的1920年代作品系列,包括《豐盛的午餐》(圖1)及《人像風景》。

雷捷與早年的純粹抽象及機械性風格漸行漸遠,除了與當時「回歸秩序」的思潮吻合外,亦反映了他兩位藝術界朋友勒・柯布西耶與阿梅德・奧占芳的理念(圖2及圖3)——他們是純粹主義的主要倡議者。純粹主義運動摒除立體派較形象化的面貌,轉而傾向簡化的線條和形態,在藝術表達上強調數理秩序與邏輯,呼應着歐洲戰後重建時期的氛圍。在《人像風景》系列作品中,雷捷或許在無意之下清晰展示純粹主義的信條。勒・柯布西耶與奧占芳在1918年發表的宣言《立體主義》提到:「表面看來,大自然像包含著持續改變且充滿變數的事件,但仔細研究及體驗之下,大自然似乎並不是一個沒有規劃的童話世界,它其實如同一副機器。」(摘自C・格林,《雷捷與前衛藝術》,紐黑文及倫敦,1976年,頁255)

1920年代為雷捷帶來全新挑戰;在風景畫及人物畫的傳統範疇中,雷捷開始將自然有機的物像與早期經規劃計算的形態結合。《人像風景》匯集精細的形態與幾何線條,保留了簡化的效果。與此同時,作品展現充滿生命力的畫面,可見於畫作側邊的植物形態,以及置中的人、狗組合。雷捷特別注重色彩與結構的和諧,他以白色的開放空間平衡鮮紅色及黃色的人為建築,並以雲朵與動植物組成柔軟而起伏的線條,包圍幾何形狀的建築物。畫面中心人物的色調,跟天地間的元素引發共鳴,而其線條則呼應着景像中的人造部分,如此的處理手法有效地將人性置於自然動態和工業的領域之間。

1920年代是具象探索的旺盛時期,為雷捷後期的創作帶來影響。這些作品側重描繪各式各樣的人群,置於露營地點及建築地盤等不同場景,每每保留着藝術家標誌性的色彩平衡(圖4)。正如雷捷日後回憶道:「我需要休息一下,輕輕呼吸。經過之前機械時期的躍動後,接下來我需要尋求大型形體的靜態特質。早前我一直把人物形體分拆,現在我開始將它重組。從此,我會經常採用人物形體,並會慢慢發展成更為寫實、少有人為設計的表現方式。」(摘自J・卡蘇及J・萊瑪,《費爾南・雷捷:素描與水粉作品》,紐約,1973年,頁47)

印象派及現代藝術晚拍

|
紐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