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2
3612
宋至金 定窰白釉持蓮童子紋盤
前往
3612
宋至金 定窰白釉持蓮童子紋盤
前往

拍品詳情

中國藝術珍品

|
香港

宋至金 定窰白釉持蓮童子紋盤

來源

卡爾肯普博士(1884-1967年)
倫敦蘇富比2008年5月14日,編號265

展覽

《Kinas kunst i svensk og dansk eje [瑞典及丹麥珍藏中國藝術品]》,Danske kunstindustrimuseum,哥本哈根,1950年,編號307

出版

Bo Gyllensvärd,《Chinese Ceramics in the Carl Kempe Collection》,斯德哥爾摩,1964年,圖版461
Jan Wirgin,《Sung Ceramic Designs》,斯德哥爾摩,1970年,圖版88a,圖21d

相關資料

本品巧飾童子紋,繚繞池蓮花葉。紋飾深淺清晰分明,花葉形態自然,童子五官與衣衫鉅細靡遺,難得罕見。如此精巧構圖之盤均為模製,北宋十一世紀末或十二世紀初,定窰始採模印之法,令圖紋更為細緻。此類模具與銅器鑄模相類,兩者國案也有接近之處。雖尚沒有發現飾紋與此相同之銅盤,但吉林長春出土一面銅鏡,上飾童子繞藤圖,可資參考,現藏吉林省博物院,圖載於《中國青銅器全集》,卷16,北京,1998年,圖版195。

持蓮童子紋,屬宋代典型飾樣,見飾於各類器物,形形色色,如銀器、青銅、織品與各類瓷器。Ann Barrott Wicks 在《Children in Chinese Art》(檀香山,2002年,頁6-15)中追溯此紋飾之源,認為始於羅馬帝國,尤見於小男童天使像,小天使後與基督教藝術中的天國意境息息相關。此類圖像被引入薩珊王朝與中亞藝術,再經絲綢之路進中土。例見山西大同出土銅鎏金盃,應自中亞進口,傳為公元五世紀製,圖載於羅森,《Chinese Ornament. The Lotus and The Dragon》,倫敦,1984年,圖15。

童子圖隨即融入中國三教紋樣,至唐代發展成多子多孫之象徵。釋曰彌勒淨土之靈,乃經蓮萼輪迴轉世。此論或受道教上清派與投胎重生之說影響。公元八世紀,持蓮童子最先見於非宗教畫像,至宋代有連生貴子、傳宗接代之意。

模印如此生動細膩之定窰圓盤,實為罕見。台北故宮博物院藏兩件定模印嬰戲圖盌,繞飾藤蔓,收錄於該院之《定窰白瓷特展圖錄》,台北,1987年,編號65-66。倫敦大英博物館 H.J. Oppenheim 舊藏且有一例,圖載於《東洋陶磁大觀》,卷5,東京,1981年,圖版61。卡爾肯普博士舊藏還有盌,圖載於 Bo Gyllensvärd,前述出處,圖版457,2008年5月14日售於倫敦蘇富比,編號264。

中國藝術珍品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