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6

拍品詳情

中國藝術珍品

|
香港

明宣德 青花海水雲龍紋高足盌《大明宣德年製》款
盌撇口,高足微侈。盌外妙繪五爪雙龍,軀體矯健,身披密鱗,神態各異,一昂首,一回頭,遙相對,泳游洶湧澎湃中,揚威耀武。秀石上,淡畫波濤瀲灧,適遇濃青悍龍,剛柔並濟,出神入化,盡在深淺明晦間。盌內添飾暗花雙龍,天威蘊藏,環繞中心二行六字雙圈款,見證宣窰雅製。
徑 15.6 公分,6 1/8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倫敦佳士得1968年4月1日,編號121
香港蘇富比1981年11月24日,編號65
趙從衍(1912-1999年)收藏
香港蘇富比1986年5月20日,編號15

出版

Adrian M. Joseph,《Ming Porcelains: their Origins and Development》,倫敦,1971年,圖版28
Anthony du Boulay,《Christie's Pictorial History of Chinese Ceramics》,倫敦,1984年,頁120,圖1
《香港蘇富比二十週年》,香港,1993年,圖版61

相關資料

潛龍天子見
康蕊君

除了此高足盌及少數相近例,宣德青花瓷中,幾乎沒有另一種飾紋,能如此充分展現當時景德鎮瓷匠的絕藝巧工。匠人妙採新技,心手相應,對鈷料的配方、燒造拿捏精準有度,成就恬水悍龍,淡藍濃青,深淺有致,剛柔並濟,達致出神入化之境,空前絕後。此法顯然傚仿傳統水墨,學其以濃灰黝黑表現深邃之處,且有助突出主題或戲劇效果。

猶若巧技如斯還未夠吸引,御窰能匠更添暗花龍紋。暗花之法,尚存神祕不解之處,後朝嘗學仿製,卻始終不得要領。自宣德肇始,景德鎮御窰在宮廷備受注目,保持一貫水準已不足夠,他們必須精益求精,期望更上層樓,聲名大噪。藝匠費力勞心,在供御瓷器上添飾隱約暗花,無非搏取龍顏欣悅,望得天子垂青,輕撫細賞,珍其絕妙巧工。

永樂年間,成祖力興藏傳佛教,供養藏僧,修建寺院,到了宣德一朝,宣宗續崇其教。器形與此相近的高足盌應曾用於佛教儀式及置壇前供奉,永樂年間便製有不少同類之器,多施單色白釉,素雅靜穆,宣宗也曾命製同類,然飾紋不一,五花八門。當中飾有五爪龍紋或署年款者,無疑乃屬皇家獻奉,以得超脫,永垂不朽。永宣二帝所供高足盌,西藏至今尚存多例,存於日喀則市薩迦寺及拉薩布達拉宮等地,部份曾在《雪域藏珍:西藏文物精華》展出,上海博物館,上海,2001年,編號93-97,其中包括永樂甜白暗刻龍紋高足盌,以及宣德五彩蓮池鴛鴦高足盌,其外壁還畫有青花五爪龍紋。

樣式與此相同之品,僅見另外三例,均署宣德年款,且有四器,與此類近,多屬博物館收藏。北京首都博物館存一極為相似之高足盌,收錄在《首都博物館藏瓷選》,北京,1991年,圖版101。北京中國國家博物館且有一例,載於《中國國家博物館館藏文物研究叢書.瓷器卷.明代》,上海,2007年,圖版40。第三例前屬玫茵堂所蓄,收錄在康蕊君,《玫茵堂中國陶瓷》,倫敦,1994-2010年,卷4,編號1662,曾先後在香港佳士得及蘇富比拍出,分別為1997年4月27日,編號71及2012年4月4日,編號29。

另一相類式樣,高足下方環繪一圈輕波細浪,石卻略少。北京故宮博物院藏例,正為此式,圖載於《明代宣德御窰瓷器》,北京,2015年,圖版28(圖一);台北故宮博物院也有一器,見《明代宣德官窰菁華特展圖錄》,台北,1998年,編號108(圖二)。巴黎吉美國立亞洲藝術博物館又存一例,原屬 Grandidier 典藏,但不確定是否有暗花,錄於 Xavier Besse,《La Chine des porcelaines》,巴黎,2004年,圖版11。西陵典藏還有一件高足盌,偶展於堪薩斯城的納爾遜.阿特金斯藝術博物館,曾兩度在香港蘇富比拍出,分別為1992年4月28日,編號32及2007年10月9日,編號1552,2016年11月30日又在香港佳士得易手,編號3310,見西陵收藏圖錄封套(《Xiling Collection》,出版地不詳,2011年,編號15)。

還有一類高足盌,同樣以淡青海水配湛藍游龍,但龍的數目更多、身軀較小。參考倫敦大英博物館藏五龍高足盌,收入霍吉淑,《Ming Ceramics in the British Museum》,倫敦,2001年,編號4:14。台北且有一器,1998年曾在該院展出,前述出處,編號109。多倫多也存飾九龍者,見《皇家安大略省博物館徐展堂中國藝術館》,多倫多,1996年,圖版104。

以柔筆波濤烘托主題之法,也有用於不同器形或圖案之品。參考台北故宮博物院藏盤,外飾相類海水雙龍,盤內畫一青龍,另添暗花雙龍,見於該院1998年宣德展覽,前述出處,編號187,同場並有海獸紋高足盃,隙地同樣淡畫水波,編號74,兩者均書宣德年款。景德鎮窰址也有出土以淺色波浪為背景的海獸高足盃及魚藻紋盌殘器,見《景德鎮出土明宣德官窰瓷器》,鴻禧美術館,台北,1998年,編號51-1及102-1。

中國藝術珍品

|
香港